一名日本學員的北京之行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14日】 我叫小林秀行,日本人,20歲,修煉法輪大法已1年半了。因我想了解大法弟子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請願的情況,在台灣法輪大法交流會結束之後馬上回日本,第二天就乘船去天津。為甚麼乘船呢?因為乘船一天即可拿到簽證,而乘飛機則需一個月左右才能拿到簽證。還有中國駐日使館已經知道我是法輪功學員,所以很可能不會給我簽證。

12月31日,我到達天津,天氣非常寒冷,我就在附近的賓館住下,迎接二十一世紀的到來。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前往北京,在北京車站找到了一家賓館,住了八天。其中五天我去了天安門廣場,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和平請願活動。元旦那天,在我的眼前就有二十多人被捕,在廣場有六輛警車不斷地把學員帶走。有一位女學員被掐著脖子押上車,七名男學員被毆打、謾罵著押上車,在我附近就有學員喊著「法輪大法好」後,馬上就被附近的便衣帶走。我感到非常痛心,不知道他們將會被怎樣地虐待。他們是用生命來證實大法,而我只是在附近站著看,甚麼也幫不了,我痛心極了,眼淚在不斷地往下流著。然後我離開了廣場。第二天我拿著錄像機來到了天安門廣場,我知道我只能做這麼一件事情。第三天我也是把錄像機放在包裏錄像。當我親眼看見法輪功學員被捕時,我心裏難過的無法用語言來表達,這種心情不在現場是很難感受到的。就在我去天安門證實大法的前一日,已被賓館的人告密了,可能有人跟蹤了我。在賓館就有七個便衣警察用日語問我:「你拿著書嗎?」,我一下子想起來他們問的是日語《轉法輪》,我沒辦法把書藏起來,就把書拿出來給他們看,警察又問我︰「你現在煉法輪功嗎?」,我馬上回答:「是的」。於是在房間裏對我進行了三個小時的審查。結果警察說在中國煉法輪功是違法的,就像xx教一樣的,我馬上否定,我馬上就告訴他法輪功有多麼好,他們馬上就笑起來了。從他們的表情看來,他們不解日本人為甚麼這麼相信法輪功?還是個孩子呢。被調查結束時,他們問我︰「你還有甚麼要說的嗎?」我說︰「如果你們要學大法的話,我還再一次把書帶給你們。」他們只是笑,然後把我的書、經文、護照和船票都沒收了,我被軟禁在賓館裏。

賓館裏有位服務員是日本人,對像我這樣的法輪功學員被這樣軟禁感到非常吃驚,想幫助我,但又沒有辦法幫助,我馬上跟日本駐華使館說明了我被睏的情況。警察說我違反了中國的法律,違反了外國人出入境管理法。理由是:我是法輪功學員。我請求他們儘快幫助我回日本。北京公安警察叫我趕快離開中國。我想這是我中國之行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第二天,崇文區的警察和兩個便衣警察把我押送到天津。在被押送的途中,他們不允許我與日本駐華使館聯繫,我想打電話,馬上被強行制止,沒收了我的電話卡,用日語說︰「不行,不行!」在把我押送到北京車站的時候,我的腦袋一直想著︰不去天安門廣場的話,此次中國之行就沒有意義了。在北京車站,我把藏在衣服裏的「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橫幅拿出來,並且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兩手高高舉起橫幅,最後說︰「中國再見」。在車站裏的人們和警察,大家都感到大吃一驚。押送我的警察喊著︰「快點走,叫甚麼!」在列車上,我流著眼淚想著︰師父,對不起,我只能做這些,我感覺到很慚愧。跟警察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們大吃大喝的樣子,使我感到吃驚,我想他們的錢從哪兒來的呢?我想付自己的飯錢,他們說︰「不要,不要,這只是可樂,沒關係」,這使我想起昨天類似的事情,我明白了他們是把飲食費作為可口可樂飲料費來報銷了,包括今天的交通費、出租車費和餐飲費一共有數百元人民幣的費用,為甚麼要花這些錢?這個疑問解開後,我感到非常吃驚,到了天津附近的勝利賓館住下來,被24小時監視。我就不斷向他們介紹法輪大法,可他們聽不進去。我感到非常的痛心。第二天早晨我們就到天津港了,我最後用中文向他們說︰「法輪大法好」。他們說︰「知道了,知道了,快點走。」我心裏想:這一切結束了。出國檢查時,邊防人員問我為甚麼簽證被停止了?我用中文說因為我是法輪功學員。然後上船,船頭有一位先生問我︰你在煉法輪功嗎?他又跟我說:我們入中國海關時被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有沒有帶法輪功的書籍(被三次問到),我感到非常吃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