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死難者一個公道

——山東龍口市豐儀鎮政府迫害法輪功弟子情況反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11日】法輪大法是佛家高層的修煉大法,因其修心重德,祛病健身效果顯著,而且使人的道德很快得到昇華,棄惡從善,有益社會、有益他人、有益自己,短短幾年內就受到億萬人民的歡迎。即使在今天,面對報紙,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百分之百的謊言,面對毆打、謾罵、勞教判刑,多少善良的正義之士抱著對國家和人民高度負責的態度挺身而出,善意的揭穿謊言,向國家和人民講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2000年7月,山東龍口市豐儀鎮十幾名大法弟子先後進京上訪,被遣送回豐儀。此前,已有曲沛試,刁忠興,於水等未上訪的學員被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關押,隨意謾罵毆打。7月12日上訪的田香翠等學員,13日被押回豐儀鎮,13-17日在押期間,每天早晨至晚上10-12點被強制在屋外罰站、曝曬,不給水喝,晚上在屋外地上睡幾個小時,白天繼續罰站,還要被逐個叫去,污言穢語,拳打腳踢。有時5、6個人毒打一個人,不問死活。有的學員挨過五六次打,有的被強制坐在椅子上,腳擱在另一個椅子上,懸空的腿坐上人,幾天下來,這些學員個個鼻青臉腫,遍體鱗傷。回來的第一天不給飯吃,從第二天開始給午飯、晚飯,每頓乾啃半個饅頭,只有17日的早上給了一點飯,中午破例給了一點菜,不給筷子,只能用手抓,這是他們的真實情況,毫不誇張。豐儀鎮曹承緒書記對有來看學員的家屬說:來領人先拿1萬2千元錢(罰款也是他們的慣例),但這些清貧的學員當然拿不起這麼多錢。17日下午,這些學員被送至張家溝拘留所。

這裏有必要說明的是:7月12日上訪的學員田香翠,年近60,豐儀鎮曲家溝人,身體健康,家裏地裏的活幾乎全靠她。上訪前身體狀況良好,13日押回後,被曹承緒書記大罵過一次;16日上午十點左右,又被曹承緒書記、趙金田書記、柳延波等人毫無人性地毆打,後又被繼續罰站,在烈日下曝曬。後來田香翠實在堅持不住,坐在地上昏迷過去,此後經常頭暈、噁心、嘔吐,不能吃飯。17日送到拘留所,仍不能吃飯。駐張家溝拘留所工作組的公安人員見狀不妙,沒按慣例繼續毆打,但伙食仍然是老規矩:一天兩頓,每頓一個小窩窩頭,田香翠健康狀況日趨惡化。於21日下午,張家溝人員見勢不妙,通知豐儀政府,豐儀政府通知其家屬領回,家屬將她送至北海醫院搶救。此時的田香翠渾身是傷,面無人色,口不能言,奄奄一息,經搶救無效,於23日上午8點死亡。家屬向北海醫院要病歷,醫院拒絕交出。這明顯違反了住院常規。

駐張家溝拘留所的工作組人員怕承擔責任,讓與田香翠同拘室的人(曲洪蓮,刁海蓮,慕福芸,韓貴珍)寫證明,證明工作組人員未打田香翠,是豐儀鎮政府打的,並按手印。

以往在張家溝拘留的學員,到期後,按慣例,豐儀政府來人接回豐儀,軟硬兼施,採用罰款、罰站、扣押20、30天不放等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這次,田香翠死後,出人意料,其他人到期後,政府一反常態,竟無人露面,其心懷鬼胎,不言而喻。

善良的人們不禁要問:豐儀鎮政府曹承緒書記、趙金田書記、柳延波等人,作為黨的領導幹部、百姓的父母官,置黨紀國法於不顧,濫施淫威。豐儀很多學員僅僅因煉法輪功或他們認為可能上訪就被無理扣押,打罵勒索;田香翠,這樣一位年近60的勤勞善良的農家婦女,僅僅因為上訪講了幾句真話就被他們採用如此野蠻酷刑、流氓行徑,如此玩忽職守、草菅人命,如此百般虐待、迫害致死。人性何在?黨性何在?田香翠等人的人權又何在?

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對國家機關及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提出申訴、控告、監督、檢舉的權利。新聞媒體對法輪功的失實報導嚴重損害了國家形象和人民的利益。而法輪功學員完全抱著善心向國家政府機關反映事實真相卻屢遭拘留、毆打乃至勞教、判刑,試問老百姓說句真話,何罪之有?

豐儀鎮政府曹承緒書記、趙金田書記、柳延波等人的所做所為嚴重敗壞了黨在人民群眾心目中的形像,違背了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天理難容,國法難容,不能使罪惡再這樣延續下去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們呼喚良知,呼喚正義,我們強烈請求龍口市委市政府儘快查清此事,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嚴懲兇手,以正國法,還死者一個公道,為百姓伸張正義。廣大龍口市人民乃至全世界善良的人們拭目以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