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河北第一勞教所的血淚控訴

——沉痛悼念為堅修大法而被迫害致死的朱有榮大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9日】 殘酷迫害

2000年10月10日,是被關押在河北省第一勞教所所有法輪功弟子刻骨銘心的日子。這天女隊大院裏擁滿了男幹警和醫護人員,所有法輪功女弟子被集中在食堂裏,然後10個人一組回宿舍,被強行搜身,所有衣服被扒光,翻檢,沒收所有經文及紙筆,宿舍裏像遭劫一樣被翻得一片狼藉。夜晚突然停電,室外陰風煞煞、落葉沙沙,惡鳥怪叫,值夜崗的勞教人員被嚇得毛骨聳然。為了防止痛失大法經文的法輪功學員自殺,數名男女值班幹警來回巡視,往復用手電筒在每個法輪功學員臉上照,折騰了一夜。第二天據說有人吞了釘子,就又大搜了一遍,沒收了全部針線、腰帶,在床板上拔了幾顆釘子。

10至12月間,這樣的大搜捕達10餘次。這期間女隊趕製了一批「舒服帶」用以吊、綁煉功和背經文的法輪功學員,又一輪嚴酷的迫害開始了。

女隊一分隊長是劉小華。一分隊大法弟子每天因煉功被「舒服帶」綁上用「飛著」的姿勢吊在菜園的柿子樹上,從中午一直吊到午夜一點,個別吃飯的可以在吃飯時鬆綁,絕食的就始終吊著,有的弟子的手臂都變黑了,如李青等,有的昏死過去。李鳳英已50來歲,昏死過去後給放下來,緩過來後又吊上去。她們在班裏要求坐姿,稍不符合就會招來踹罵。賈雪豔因帶頭背經文被路玉蘭隊長帶到二分隊庫房,讓勞教人員皮素俠給她脫掉衣服褲子,用帶鐵頭的皮帶抽打臀部,路隊長帶賈雪豔往回走時說:「你說你甚麼苦都能吃,還沒真正讓你嘗苦頭呢!」張鳳德、張志彬也因為「不老實」被這樣帶到二分隊痛打了一頓。劉振嶺因為被發現身上藏有經文,被拷打逼問經文來源,但劉振嶺始終也沒說,咬牙挺過。最令人佩服的大法弟子龔玉枝在長期絕食的情況下堅持煉功,被隊長劉小華和一個男隊長用電棍和帶刺的棒子一頓毒打,臀部皮開肉綻,褲子打爛在肉裏脫不下來,逼她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她寫法輪大法好而被撕掉,最後她寫「要煉功找隊長」,第二天,她又因為煉功而被吊了起來,劉小華問為甚麼騙她,龔玉枝說:「我沒騙人,我被監控住,找不到隊長,我一煉功不就找到隊長了嗎?」

原女隊二分隊隊長是王文平。二分隊大法弟子因煉功,大部份被「蘇秦背劍」式的綁在室內,或面壁罰站或吊在門前樹上,幾乎是天天遭受毆打和人格侮辱。有一次,值大崗的勞教人員李竣青把鞋脫下來往朱有榮的臉上、嘴上擦,58歲的周桂英因不走隊列,被李竣青長時間拳打腳踢,並抱起木凳往身上、頭上打,直到周桂英瞳孔放大,昏迷不醒,才被送到室內醫院搶救過來,全部醫藥費自負,而打人者卻被立功和減刑8個月。勞教人員皮素俠是監控大法弟子的得力幹將,她雖然屢屢吐血,身體虛弱,可是對付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待她像自己孩子一樣的大法弟子,卻招數很多、花樣翻新。有一次,她用膠鞋底把朱有榮、史玉榮、張海珍、楊鳳芹等人抽得臉腫眼青好長時間才消下去,很多善良的人看到她們這個樣子,常常不忍目睹而低下頭去。她常常施展其腳上功夫,專踢學員的要害部位,踢王玉華胸部使其差點昏過去,踢邱立英胸口一腳連一腳,使她趴地不起,踢段晶晶陰部,使她陰部腫痛,好長時間小解困難。有一次,她把被「蘇秦背劍」式的綁著的張海珍一腳從屋裏踹到門外,倒在地上,臉被蹭掉了一大塊皮,然後過去揪住她的頭髮讓她站起來。還有一次,皮素俠把一名學員打得承受不住,寫了保證,她覺得這招挺靈,想讓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過一遍,第二天她還把楊鳳琴綁起來,照陰部踢了幾腳後,又給扒掉褲子,按倒,讓李竣青用帶鐵頭的皮帶抽她的臀部,可是抽了幾十下,楊鳳芹就是一聲不吭,此時正趕上一個小隊長查班,見此情景,小隊長嚇得尖叫一聲,捂著嘴跑掉了。這個邪惡的皮素俠居然受到減刑三個月的獎勵。

一分隊的大法弟子轉到二分隊時,朱有榮、史玉榮、何靜、張鳳德、龔玉枝、張海珍、張繼嶺、王玉華、宋錫黃九人因長期絕食,而被編在一個班裏,雖然她們至少也有兩個月沒吃飯(何靜四個月以上),可還是要求她們走隊列,在大院裏走不好,就弄到見不得人的地方「訓練」,扒掉她們的棉襖,不符合口令就脫掉她們的鞋,然後再踩她們的腳,再不行就踹,張鳳德、何靜都被踹傷,大家尤其聽說純淨、端莊的小何靜受此迫害,心裏非常難過,流下了眼淚。

在給絕食的大法弟子灌食這件「工作」上,李竣青和皮素俠狼狽為奸。拿周桂英舉例,先把她手腳綁起來,然後坐在肚子上,用毛巾捂住鼻子、嘴,想使她迷糊後再用勺子撬嘴,周桂英被窒息,屎尿拉在褲子裏,牙齒被撬活動了,咽喉被勺子捅破了,最終被灌進了吐了痰的食物,有時食物加很多鹽,有時灌大肚。有一次,閆鳳霞被灌了滿滿兩盆粥,過後坐不下躺不下,一位好心的隊長陪著她到半夜兩點多才離去,閆鳳霞在第二天卻因此挨打,下巴青了好幾天。有的法輪功學員對它們說:「我們絕食後果自負,這樣野蠻灌食,灌死了要追究你們的法律責任的。」它們說:「沒有隊長支持我們敢這樣做嗎?」

12月6日,全部二分隊和一部份三分隊的大法弟子組成了四分隊,搬到了男隊「入所隊」。還由隊長王文平負責,共分五個班,九個長期絕食的關在小號裏。儘管隊長們一再聲明不會動「法輪功」一手指頭,可還是發生了打人事件。有一天,大家在院裏煉功,小號裏的張繼嶺被打倒在地,四班的段晶晶小肚子被皮素俠踹了一腳,四班的大法弟子見段晶晶手捂肚子臥在床上都吃不下去飯,隊長王文平領來皮素俠替她道歉,皮素俠本人沒道歉,說是她們不該煉功找麻煩,四班學員提出它不適合在此工作,在一位好心隊長的支持下,把它送回女隊。

朱有榮之死

12月16日6點鐘,被人扶著往大門外走的張繼嶺對正在洗漱的大法弟子賈雪豔喊:「朱有榮被它們逼死了!」賈雪豔回到四班,把這噩耗告訴了大家,四班大法弟子借打飯之機向正值班的隊長問情況,只得到回答說不知道朱有榮為甚麼上吊,已送醫院輸液。

四班大法弟子全體絕食都站到室外,要求見朱有榮及小號裏的其他大法弟子,其時小號裏的張繼嶺、何靜、史玉榮、宋錫黃已被轉走,還剩張鳳德、王玉華、張海珍、龔玉枝及趙玉環。這時五班的大法弟子也敲窗戶、門,要求出來,因為早上一直沒有放她們出來上廁所。在她們的強烈要求下,僵持了很長時間,才在四班保證不和她們說話的條件下放五班出來上廁所,而五班上完廁所後也不進屋了,和四班大法弟子站在一起要求見朱有榮,說她們昨天夜裏11點左右看見朱有榮像死人一樣被拖走了,想問問到底怎麼回事。

過了一會,趙處長來了,要求進屋談,但大法弟子擔心被鎖在屋裏出不來,不願進去,因為昨夜就有一個弟子被以隊長談話為由騙到室外凍著。趙處長見大家不動就迴避開了,大法弟子們開始在院裏集體背誦《論語》、《洪吟》,然後集體喊號煉功,其他班被鎖在屋裏的也一起做,最後她們搬開床從沒有欄杆的窗戶跳了出來。

大家開始跟小號裏的人喊話,向小號裏要人,小號裏就搬床板把窗戶、門堵死,僵持中趙處長有來了,說大家很亂,沒有秩序,他很鬧心,要求大家進屋坐下來談,大法弟子們堅決要求先把小號裏的人放出來再談,趙處長同意了,親自放出了她們。看到這四、五個身體虛弱、面容憔悴的同修,大法弟子們抱在一起,相擁而泣。

大法弟子們向趙處長提出要見朱有榮、張繼嶺等其他五人,要求見檢察院的領導,查明真相,追究責任者,並釋放所有無罪被押的大法弟子,同時又進一步向他闡明大法蒙難的真相,如剖腹自殺的馬建民的單位同事親自證實馬建民是患病多年的精神病患者,等等。

到了中午,四分隊80多名大法弟子全部進入四班,進一步問清了小號裏發生的事情:她們始終遭受著迫害,小號裏終日不見陽光,修暖氣那兩天更是寒冷,長期絕食的人不耐寒,可還是逼她們坐在地上,也不許蓋東西,發現就拿掉,一坐一天不許上床,為了刁難,給她們都安排在二層鋪上。有一天,朱有榮煉功,就給她拉到外面凍了很長時間。15日這天因為她們煉功就給她們綁了起來,放在地上,發現上床就拽下來,最後她們忍受不了了,張鳳德自己解脫綁索割腕,龔玉枝撞牆,朱有榮用鎖頭砸頭,都被監控人發現制止住。晚上朱有榮上吊了,被張繼嶺發現時喊來了人,監控的勞教人員焦泰麗為她做了15分鐘的人工呼吸也沒搶救過來。

朱有榮,高中文化,河北秦皇島青龍縣大法弟子,原籍河北省張家口宣化,離開人世時40多歲。一個至今為止一直保持正念、一直做得很好的大法修煉者,在飽受了邪惡的迫害後,竟以上吊的方式走了,除了對邪惡的血淚控訴之外,她身後留下了千古遺憾:這今生的修煉將做如何結論呢?

但願還在惡劣環境中遭受苦難的功友們保持冷靜,記住我們大法弟子的生命是用來證實大法的,所有個人經歷的苦難和我們今後將成就的果位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法正人間的那一天終將到來,現在承受不住的應該是邪惡江澤民和追隨它的那些人間邪惡,歷史即將證明這一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