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21日綜合媒體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22日】 最新審查新聞:法輪功觀察 6月7日 - 8月7日
索引通訊員

中國
更新版:2000年9月8日

儘管法輪功成員們在警察的手中受到殘酷虐待,在宣傳攻勢中承受著不斷升級的攻擊,他們繼續為信仰權利和獲得官方的承認與容忍而抗議著。在天安門廣場,每日仍然有數十人被逮捕,這裏是全國性抗議的焦點。在警察拘押中被毆打和死亡的報告經常出現。

黑龍江省的王秀英因在北京被逮捕而進行絕食抗議,於5月22日,即絕食的第9日,在一個拘留中心被強迫注射靜脈點滴。她失去知覺,次日死於附近的一間醫院。

山東的田世強在6月6日被逮捕後不久就死於北京警察的拘押中。他的家裏人沒能看到他的屍身,因在此之前屍身就已被火化,致使家人懷疑他可能曾被毆打。

蘇剛,山東省的一位32歲的電腦工程師,今年早些時候因向政府請願要求撤銷取締法輪功的立法而被捕。他於5月23日被帶往一個精神病院,在那裏他被強迫注射破壞神經中樞系統的藥劑。在他的家人抗議以後,他於5月23日被釋放,但是據報導,因受到嚴重摧殘,他的身體狀況非常之差。他於6月10日因心臟衰減而死亡。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打破了自去年法輪功被禁之後一直保持的沉默,儘管他的去向仍然不詳。GAIL RACHLIN,此團體在紐約的發言人說李洪志先生自去年7月以來一直未露面,但「據我所知,他仍然在紐約地區。」在發表在法輪功網站上的詩及經文中,李洪志先生稱此次官方鎮壓曾為諾查丹瑪斯所預言。他稱讚了不畏鎮壓,堅持信仰的追隨者們,說他們已經通過了邪惡勢力的考驗,並要求他們在他不在的情況下,堅持學法煉功。

在李洪志先生的經文發表在因特網的這一週內,在整個中國範圍內,大規模的抗議和逮捕行動立即升級。據估計僅僅於6月18-25日之間就有1200人被逮捕。300名成員在廣州的一個公園內公開集體煉慢動作功法練習時被逮捕,在其他9個省市,包括北京也有數百人被逮捕。在北京6月19日被捕的人中,北京工商管理大學的趙昕教授開始了絕食抗議。但是,在警察對她強行灌食期間,她的頸部遭嚴重損傷而導致癱瘓。

據6月28日報導,人民解放軍中校趙新立(音譯)因拒絕放棄他對法輪功的信仰而於5月23日被送入精神病院。他與至少五位其他官員共同關押在一起,並經常被注射藥劑,致使他的身體極度虛弱。他是在中國春節期間身著便裝在天安門廣場抗議而被逮捕的。

根據西班牙ABC報刊的網站的報導,TERESATERUINA,一位CATALUNYA電台的西班牙新聞記者因於6月23日在天安門廣場拍攝法輪功抗議照片而被逮捕並遭到幾小時的虐待。在西班牙大使館打電話之後,被釋放。

世界法輪大法電台於7月1日開始每晚從美國某地(地址不詳)向中國播放一個小時的節目。根據紐約此團體的一個聲明所言,這些節目的目的是反對中國政府「誹謗」和「迫害」法輪功。在9.915MHz(14.00GMT)的中文播音經常被中國政府以電波干擾,但是用其它方式也可聽到。

一位深圳(鄰近香港)的法輪功學員戴英在7月11日被依據「反邪教法」定罪之後,正在等待著對她的判刑。戴女士的丈夫李建輝(音譯)也因觸犯「反邪教」法律於3月28日被判處4年徒刑。兩人被認為是地方上法輪功團體的領導人。

。。。

根據7月19日的報導,法輪功成員在警察拘押中的死亡人數又增加了兩名。來自吉林省的44歲的李再亟7月7日死於一所勞改營。警察稱他是死於痢疾,但是根據他家裏人提供的消息,他的屍身滿是傷痕和瘀紫,並且他的右眼被繃帶層層裹住。來自山東的王佩生,68歲,在他家鄉是一位有名的法輪功成員。他死於7月12日,顯然是因被關在人員擁擠,沒有通風的牢房窒息而死。

外國記者和其他目擊證人揭露,7月19日在天安門廣場,十分鐘內,就突然爆發了約100次逮捕事件。因俄羅斯總統VLADIMIR PUTIN要來訪,廣場要預先關閉和清場,但是卻比預定的時間要提早了些。發生在這之後的幾日以及周年這日的零星示威中,看到警察拖住示威團體或個人(主要是中年婦女)的衣服,手臂和頭髮將他們拉到一旁等候的警車裏。一個報導描述了一位婦女在警車裏如何高叫,並被一位官員不斷擊打面部,同時這個官員拉低車上的窗簾以避免公眾看到當時的情景。一個未署名的官方消息渠道告訴美聯社說,在接近7月22日的那段日子裏,每天都有多達200名抗議者被捕。由於五分之四的被捕者拒絕透露姓名和地址,警察徵用了北京西郊的一個體育場作為拘押中心,以確認他們的身份,從而將他們送入他們家鄉省份的勞改所。在7月22日之後的日子裏,示威和逮捕行動仍繼續著,儘管證人們稱警察不像周年和周年以前那麼殘酷了。

。。。

一位來自山東省的22歲的學生,劉增強於7月22日在自己的校園上吊自殺,顯然是為抗議在警察拘押中所受到的虐待。。。。他於7月中旬在北京被逮捕後被嚴重地毆打,並且他的學院威脅,如果他不放棄法輪功信仰並在保證書上簽字,就要開除他。死前,劉以自己的鮮血寫在襯衫上一行字「法輪功好」。

7月26日的報導揭露,又有兩名法輪功成員在警察拘押中死亡。北京的35歲的龔寶華在北京被拘押期間,即她死亡(6月某日)的一週前,她的鼻子遭受骨折。由於警察試圖用一個鼻管給她強行灌食,使她窒息致死。來自河北省的一位50歲的小學教師安秀坤也在警察強行灌食時,窒息死亡。她的丈夫張奇正(音譯)因就她的死亡狀況而抗議並要求賠償,被警察判處3年勞改。

澳大利亞在堪培拉和悉尼的警察和情報機構於8月15日報告說他們知道法輪功成員自從5月起就被中國政府在澳大利亞的官員騷擾。中國使館的人員一直在警告市議會說法輪功『具破壞性,應該予以阻止』並告訴他們不要允許成員們參與社區活動。澳大利亞的法輪功學員們控告說他們的電話被竊聽,而且被秘密跟蹤,車子也被撬。

香港中國人權與民運信息中心估計有27名法輪功成員或死於警察拘押中,或因警察的殘酷虐待,而死於他處。他們進一步估計有10000成員被警方直接判勞改之刑,期限可達三年之久,450人被送入監獄,刑期高達18年,600人被無限期地扣押在精神病院。還有25000據稱被拘押在警察拘留所,在那裏他們可以被監禁最高一個月。

消息來源:法新社,美聯社,BBC,ChinaOnline.comHongKongiMail,香港中國人權與民運信息中心,路透社,南華早報,時代雜誌,VIP參考,新華社(2000年9月21日譯)



自由亞洲電台:中國發布《健身氣功管理暫行辦法》
2000-09-20

中國國家體育總局近日發布《健身氣功管理暫行辦法》,加強對氣功的管理和控制。有人評論說,這表明中國當局只讓人練功,不讓人思想;而美國氣功界人士則呼籲,不要把氣功政治化。請聽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申華的採訪報導:

:中國發布《健身氣功管理暫行辦法》
2000-09-20

中國國家體育總局近日發布《健身氣功管理暫行辦法》,加強對氣功的管理和控制。有人評論說,這表明中國當局只讓人練功,不讓人思想;而美國氣功界人士則呼籲,不要把氣功政治化。請聽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申華的採訪報導:

中國國家體育總局頒發的《健身氣功管理暫行辦法》是在原國家體委1998年下發的《健身氣功管理辦法》的基礎上吸收近年來健身氣功管理的新經驗,進行修改和完善而成。新華社20號在有關報導中說,「科學地進行健身氣功鍛煉有益於人的身心健康,但隨著氣功活動的迅速發展,一些不良現象也在滋生蔓延,如詐騙錢財,......聚眾鬧事,危害社會治安。因此需要加強管理健身氣功,......限制、取締、打擊有害的氣功,以達到「扶正祛邪」的目的。」新頒布的暫行辦法主要對健身氣功進行了界定,並明確各級體育行政部門主管氣功,還對舉辦氣功活動,建立活動站、點提出了具體要求。中國被禁的氣功團體法輪功在美國的發言人張而平認為,這些新的規定無非就是要控制練功人的思想:

ACT1:(廣播節目此處為被採訪人張而平的談話聲音,變成文字報導後聲音文件內容被自由亞洲電台網站省略。)

新規定的主要內容之一就是明確體育行政部門主管氣功團體,結束了過去在管理上的混亂局面。張而平說:

ACT2:(廣播節目此處為被採訪人張而平的談話聲音,變成文字報導後聲音文件內容被自由亞洲電台網站省略。)

由於這個新規定的目的就是「扶正祛邪」,雖然沒有點名,但是已被定為邪教被禁的法輪功、中功等當然是在「祛邪」的範圍之內。美國氣功協會主席揚卡在以個人身份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任何人都應該有自由表達的權利,包括信仰的自由表達:

ACT3:JAHNKE :(廣播節目此處為被採訪人JAHNKE的談話聲音,變成文字報導後聲音文件內容被自由亞洲電台網站省略。)



中通社:河汛期未見洪峰歷史罕見
2000年9月19日

【中通社濟南十九日電】據山東省黃河河務局有關人士披露,黃河今年表現得出奇的平靜,主汛期沒有出現一次洪峰,這種情況在歷史上當屬罕見。

據介紹,今年黃河流域的降雨量相對較少,近期雖然有兩次颱風和強熱帶風暴帶來較多降雨,但降雨地區主要在華南和華東,黃河來水量並沒有增加。以前,黃河每年都出現過四千立方米/秒以上的洪峰,但是今年連三千立方米/秒的洪峰都沒有出現過。

這位人士說,現在入秋已經一個月了,汛期也即將過去,根據種種跡象推測,今後出現較大降雨的可能性不大,黃河水量也不可能有大的增長,這將給當地的抗旱工作帶來困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