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學員:在洪法中修煉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15日】 尊敬的師父、親愛的朋友:

我叫瓦斯理歐斯, 我叫卡睿塔。我們有一個女兒,叫奧莉維亞,8歲,也是個修煉者。

我們很高興和您分享我們的洪法修煉體會。

瓦斯理歐斯:98年5月我在瑞典從電腦網絡上發現了法輪大法,我們的生活從此開始。我立刻開始讀師父的小傳,並相信這是非常可貴的東西。我帶著從電腦上打印下來的「中國法輪功」回到家,我們就開始了修煉。

卡睿塔:那時我一天到晚想的是我們正在希臘建造的並打算八月搬進去的新房。在希臘北部的一個小村莊,我的公婆住在那裏,在那裏有我過去六年以來一直規劃的對未來的美好、浪漫的幻想。我先生將和一位伙伴開始自己的生意。他們將向瑞典的公司提供去希臘島嶼上以氣功來解除壓力和緊張的旅遊。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就緒了,如宣傳用的小冊子,和瑞典最大的旅行社的合作,及我們對舒適輕鬆的生活的夢想。然而,接下來發生了甚麼呢?我們找到了法輪大法。您可以想像,在以後的兩個月裏,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八月份我們去了希臘。我已經放棄了我的夢想,並且不太想離開瑞典。我先生也放棄了他未來的生意。我們去希臘的主要原因是希臘人還沒有得法。也許我們為此而做些甚麼。突然間,沒有同修的幫助,我們必須自己來做事情。然而我們才修煉了兩個月,而且希臘的環境比較複雜。想到我們將會有許多過關和考驗,我有些害怕,同時又很欣慰。

瓦斯理歐斯:我們打算在我父母家裏住兩個月,等待我們的新房完工。剛一到父母家,我母親便要帶我們的女兒奧莉維亞去教堂用聖餐和葡萄酒。當我們告訴她我們不再去教堂,而且努力向他們解釋原因時,我們的洪法中的修煉便在這樣激烈的方式下開始了。我的父母感到震驚,他們說不希望我們回來,並且不再認我這個兒子。當然他們不會把我們趕出去,因為怕在鄉親們面前丟臉。因怕他們把我們寶貴的書拿走,我們只能在夜裏等他們睡著了以後讀法。

後來,我們告訴別人我們修煉法輪功,並向他們解釋法輪功是甚麼,他們告訴我們不要到處宣講。在希臘,特別是在鄉村,教堂有很強的地位。人們認為除了希臘的正統宗教,其它的全都是邪的。但實際上,只是由於我們的怕心使我們不能以好的方式洪法。

到希臘兩個星期後,我們參加了瑞士的法會,師父在會上講了法。晚上,我參加了來自不同國家的輔導員會。過了一會兒,師父來了。我們可以問洪法方面的問題。我也舉了手要問師父應怎樣在希臘洪法。很快我起了各種害怕的心理,我想我們可能不能去商店裏買食品,我們的女兒會被趕出學校。我坐在那兒,幾乎整個會議中我都舉著手,卻從未輪到我發言。即使只有我一個人在舉手,師父也沒注意到我,而且我就坐在師父的前面。一位坐在我旁邊的同修甚至告訴我站起來,以便引起師父的注意。此時,我放下手來。我知道師父是讓我悟甚麼事情。我的問題並非是問題,不過是對自己和自己的處境感到可憐的抱怨而已。師父在「真修」這篇經文中說:「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

卡睿塔:從日內瓦回到希臘,時間很快過去。我們認識到有許多執著心在阻擋著我們,使我們不能很好的洪法。我們決定更加精進地修煉自己,做個好公民。一天我住在附近那歐薩鎮的瑞典朋友告訴我,有一位男士在戶外的運動場上練某種中國式的運動。這在希臘是少見的。他能這樣做,我們認為他一定思想很開通。我們想找到此人。當時我們沒有意識到他是將幫我們在希臘建立第一個煉功點的人。

瓦斯理歐斯:我們需要儘快找到他。因為到了我要去希臘軍隊服六個月兵役的時間了。突然間,我們收到了另一位那歐薩鎮的瑞典朋友的電話,她告訴我們她知道一個人在那歐薩的運動場上煉太極。我們認定是同一個人。便讓朋友告訴他我們煉法輪功。朋友告訴他後,他立刻就想見我們。由於各種干擾,在我服兵役前,我們未能見面。在我回家休假時,我們有一個約會。可是,不巧那天他太太生小孩!八個月我們未能見上一面!

在軍隊時,我試圖把大法告訴別人。我每天在戶外和戶內煉功,以便別人能知道法輪功。開始時,我的上司及其他士兵對我很有敵意,因為他們認為法輪功是不正統的。他們甚至把我的書拿走。經過多次向他們解釋法輪功是好的之後,我將書要了回來。在我的兵役即將結束時,我的所有上司和其他士兵都明白了法輪功是正的。我的上尉和一些士兵甚至要書看,並開始了修煉。「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我的兵役圓滿結束,我可以回到村裏去了。

卡睿塔:這位八個月來我們一直想見,但因種種干擾而未能見到的先生,在我先生回家後不久便給我們打來電話。正是那天我們決定般回瑞典!沒有任何事情能阻擋他,在我們決定離開前他奔向我們。當天晚上他來到我們家。他七歲就練武術,並在那歐薩有自己的武術學校。他四十歲,很熱心。他向我們講述了自己驚人的故事。他七歲時,在學校,他在白色的板子上畫一個使人奔向耀眼的、明亮的光的台階。當他的老師問他是甚麼時,他說「將來有一天我要去那裏」。從孩提時,他就感覺自己被保護著。我先生和我都覺得他和法輪大法很有緣份。例如,一次他在夢裏夢見卍字符,他便在他的學校裏劃一個卍字符。他過去經常請一些武術師。經過一些學習,他們總是告訴他,他們可以教他「中國國粹」,氣功。然而他從未感興趣,直到他聽到「法輪功」,馬上如夢方醒!

瓦斯理歐斯:我開始為他翻譯「轉法輪」和師父在紐約及法蘭克弗法會上的講法。我們教他煉功。他說不知為甚麼這一切對他來說都感覺很熟悉,但他不知為甚麼。當然我們知道。那天晚上很晚開車回家,他看到車前一個大法輪。可我們還沒看到法輪呢!當我翻譯師父的書中的話或引用師父的詞時,他總是看到師父的法身在我身後。我們一起在那歐薩成立了第一個煉功點。當時共有六個學員,現在大約有十五個學員參加每週兩次的集體煉功學法。他們也在將「轉法輪」翻譯成希臘文,我們希望不久能印成書。

卡睿塔:我們在希臘住了十六個月。在這期間,村裏的每個人包括我的公婆,由不喜歡我們變得愛我們。就是從未與我們講過話的人,聽說我們要離開都流下了眼淚。有些人甚至問我們是不是因為他們的過錯我們才離去。他們開始向內去找了。我們再一次體會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此時離開希臘我有些傷心,但我知道我們的朋友會在希臘繼續洪法。或許做的比我們還好。法輪功終於在那裏洪傳起來了。我和瑞典的學員打算不久將去那裏支援他們和洪法。我從未感到過自己足夠成熟和有足夠的能力去洪法,特別是在希臘,我甚至不太懂那裏的語言。但我總是嚴格要求自己。我體驗到如果修煉自己,做好我的工作,努力做一個社會的好成員,向公眾展示功法,就會對他人有很大的影響。我意識到,就是我是個新學員也沒關係,我也能為洪法做我能做的。我知道如果我能向世人講明法輪功真相,「助師世間行」,我也能成為這個世界上的正法中的一份子。

瓦斯理歐斯:今年一月我們回到了瑞典。因為我們在一家大工廠工作,我們決定每天午休和下午休息時煉功,以便人們能接觸到法輪功。我們還發放了關於法輪功和中國鎮壓的材料。儘管人們表示感興趣,但沒有人來學。過了兩個月,我們覺得沒希望了,因為沒有人加入我們。但我們依然繼續煉功。一天,我們沒能煉功時,一位先生問我:「你們今天不煉功嗎?還是我錯過了你們的煉功時間?」當時我意識到堅持不懈的向世人洪法是很重要的。如果我們一天不煉功,就會由於好的東西突然消失而使他人失去希望。即使他們自己不煉,他們都感覺法輪大法好。我們繼續每天不間斷地向世人洪法並讓他們知道真相。大法洪大的慈悲能為人類帶來希望。我們感到在洪法和向世人講清法輪大法真相方面做得太少了。我們將會更加精進。

就像師父在「理性」中講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

謝謝大家。

(2000年9月發表於紐約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