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白白修大法 認認真真洪法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選登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8日】 我修大法已經三年半了。回首當初得法的機緣看似如此的偶然,後來方知並非那樣的容易。我是經過長期觀察後才下定決心修煉的。並且,當初也沒有一修到底的信心,但是我已經堅信真、善、忍是做人的最高準則。那就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吧。自從確定了要修煉以後感覺就是不一樣,我一天比一天看到了其中的法理,一天比一天有信心。而在那之前,我總是在權衡著我如果修大法的得失。修煉的過程似乎那麼平淡,卻在無意中奏響了滴水穿石的樂章。我終於成了大法中的一分子。

去年的4月25日給全世界帶來了空前的思想衝擊。特別是我們這些修煉者,每人都處於一個重新作出重大決定的關口。當中國政府向大法向師父發出無數惡毒攻擊的時候,我都有些不知所措,這麼多前所未料的事情迎面而來,而我覺得自己對大法剛剛有了一些進一步的認識,我不能騙自己。於是我開始冷靜下來思索大法。越想越覺得國內媒體的荒謬。師父有沒有騙人,有沒有斂財,他的弟子最清楚。本人經過半年多觀察了解才走進修煉之門。自修煉以來,親聆師父講法四次,分文未交,師父在台上講法從來出口成章,他們卻以師父的受教育程度認為師父寫不出《轉法輪》,實在沒有一處可站得住腳的證據。想著想著我禁不住淚如雨下,師父啊,我是多麼幸運在此時站在大法的一邊,而那些被矇騙的中國同胞又是多麼可憐啊,他們將從此失去正面了解大法的機會。從此我對大法的堅定又邁進了一步。接下來的日子,明慧網對我在法上的提高幫助不少。我每天閱讀著國內發生的一切。我的心跟著他們在一起跳動。常常認真地問自己:如果自己處在國內功友的位置,我會一樣堅定嗎?在向內找的過程中,首先看到了自己的怕心,太可怕了,似乎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但是隨著國內情況一天比一天的惡劣,而大法弟子的表現卻一天比一天無畏,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似乎也在一天比一天加強。同樣是大法弟子,為甚麼我不該去承擔此難嗎?但是懷疑馬上上來了,我真有這個勇氣嗎?我為自己的懷疑深深羞愧著,師父說我們是冒著天膽下來的呀。最後我決定回去一趟,一定回去看看!

回國之前,我的修煉道路似乎有些變化。去年西雅圖法會後,我覺得簽名是個向世人洪法和講明大法真象的好窗口。於是我們全家三口週末到DC熱門旅遊區去徵集簽名。幾次下來,我的心震撼了,就一顆純淨的心,竟換來了無價的修煉機緣。首先,就是過放下面子這一關。也許中國人都不愛露臉,於是見人來我就推我先生上。當想到是在做洪法與支援國內弟子的事內心痛苦極了,其實我明白是不願意放下這顆心,我咬著牙衝破了這一關。再有,當我總結簽名情況時,發現所遇到的遊客中,竟三分之二沒聽說過「法輪功」三個字,我的內心強烈不安,慈悲心從中而生。我知道自己對洪法的事做得太少。在後來洪法的經歷中,我感覺自己的慈悲心不斷在增長。還有,不要帶觀念去評價別人。一天,我認為一個遊客一定會簽名,結果他毫無表情,另一個我不抱希望的人卻非常樂意地簽名了。反正那天我心理很不平靜。修煉的經驗明白是師父要我在其中悟甚麼。我馬上想到在功友之間我是不是也這樣評價著別人,經常是,雖然嘴裏沒說。太不應該了,我應該無條件地善待每一個人。那段時間,我也幾乎天天去大使館門前護法,後來因天冷,孩子怎麼都不配合。我納悶地回到家。結果發現我正應該在家做洪法的事了。早就聽說加州弟子到圖書館做workshop的事,當地還沒聽說,幹嗎不試著幹?如果好,可以推廣,不好,也不會浪費太多人的時間。我操著笨拙的英語和離家最近的圖書館約好了第一次workshop的時間。然後登報,發傳單,第一次是難忘的。等我們搬電視機到圖書館時,已有二十號人在等了,後來又進來幾個。我們非常驚奇,我更是抱怨自己以前觀念太重。認為對西方人洪法是他們英語好的功友的事。第一炮打響後,我堅定了做洪法的信心。到目前,我們已在弗吉尼亞,DC周圍做了近30次的workshop.

當初,也曾受到功友們的一些冷落。當我想清楚這件事值得做時,我知道那就是在考驗我們對洪法的恆心了。多一個人聽到「法輪功」三個字在將來就可能多挽救一個生命呀。我的正念佔了上風。於是我對先生說:如果真沒人去講,就咱倆也得去做workshop.有介紹錄像帶,有書,去肯定比不去好。事實上後來周圍的功友一直在給我們幫助。現在更多的人參與到洪法中來了,並不斷找到洪法新途徑,我心裏非常高興。因為我在洪法中漸漸悟到:洪法就是在護法呀。每次做完workshop,或者我們利用西方人的大節日進行洪法,常聽到西方人說:中國政府真是錯了,法輪功這麼好。雖然,我們對國內的情況還隻字未提。更值得欣慰的是好些有緣人還因此得法了,並且已經在主動做洪法的事了。時間一長,我覺得workshop雖好,但所及人太少,於是我想到送報紙。正在想如何做報紙時,一批報紙從天而降。送報紙又是一個需要突破自己觀念的活。幸運的是我們當地十九個圖書館都聯繫好了放我們的報紙。後來又發現好多商店、體育中心,飯館都很樂意幫忙。越做越覺得慚愧,其實多少時候都是因為自己的觀念在束縛著自己,問自己,到底對大法的用心有多少。雖然洪法剛剛開始,我已經覺得自己心的容量在洪法過程中漸漸在闊大,學法時對大法的理解也深入多了,特別是曾經一掃而過的片段,現在卻覺得字字千金。

所以,在回國之前,我已決定要儘量回來洪法。先生送我和孩子去機場,告別時希望我能時時保持一顆正念,我的心非常平靜,沒有怕心,包括在過國境檢查的那一瞬間。一切隨其自然。即使被抓也是我早已準備的考驗,但我決不會自己要求進監獄。回國的大概目的就是親身去體驗一下大陸的環境,和功友交流,向親朋好友洪法。現將回國向親朋好友洪法的體會向大家彙報一下:還沒回家,有朋友就告誡我回國不要多提」法輪功「。而我最近每次讀書讀到」親朋好友「這幾個字心裏就打梗。自從真正修煉以來,我一直懊悔沒有在出國前向朋友們介紹大法。如今,中國政府一手掩蓋了大法的真相,他們也是被騙其中啊!師父說了,親朋好友的緣份關係特殊(原話大意如此)。我有緣得法,豈能讓和我緣份如此深的他們視大法為不好的東西。回家的第一站就是和兩個幼年相交朋友見面。我曾和朋友A在電話裏談了很久關於大法的事,她絲毫聽不進,都讓我有些失望。這次見面,真不知如何開口。也許機緣早就定好了,正在朋友B家玩時,A來例假了,她自己還是護士,可是一來例假就非得請二天假躺在床上。我不經心地說:」我說了煉功好,你就是不聽。「也許她實在疼得難受,她沖沖地說:「那就試試吧。」我只教了她打坐。她單盤了半個多小時。下午,我們出去逛街了。回來後,她大叫起來:「真是奇蹟,多少年來沒有的事,來例假還能逛街。」前天還對大法鄙視的朋友B得知後也高興地對她婆婆說:「法輪功還真神啊,A一煉就有效果了,你也學吧。」她似乎全忘了昨天的態度。之後,A向我學了五套功法,臨走前,我發現她在看從我家要去的《中國法輪功》,不管她將來是否有緣得法,我為她能認真翻開大法的書感到由衷的高興。

另一有趣的例子是我的高中同學,她現在是政治老師,還不知道我修大法了。當我問她對」法輪功「的看法時,她真和中國媒體保持一致。後來得知她還因任務寫了反」法輪功「的材料(她說從報紙上抄的)我跟她說:我也修大法呀!輕輕的一句話,把她猛嚇了一跳,似乎突然見了壞人。趕緊說:你怎麼會煉這個,不要拖我下水。然後向我進行幫教。內容自然是電視中的那一套。我沒有說話餘地。我想,那我就以實際行動告訴她大法修的到底是甚麼。我一直忍著。而在高中時代,我絕不會讓她說我。晚上,我給她簡單說了一下我媽因煉功而身體變好的親身體會及一些小例子,她一直很兇。第二次來,第一句就是:當然,這功對於健身是有些好處,但不能走火入魔。我很吃驚,她的態度不像上次那麼霸道了。然後我開始給她澄清電視中的一些不實消息。我說:我們大法弟子就是第一手資料呀。我們沒有受騙,只有受益,人人身體健康,思想境界大大提高。至於斂財,騙人根本就不成立,等等。第三次,我們談得更深了,她突然說:勸你不動就算了。我也突然問她,你現在過得好嗎?她說一塌糊塗,想幹甚麼都幹不成。我告訴她自己現在很幸福,能靜心幹自己想幹的事。那個深夜,我認認真真地談了我的得法經歷和得法後的思想昇華過程。也許她的主元神開始工作了,她終於說:其實你繞了一個大彎子,我高中時就這樣想,但現在要做那樣的好人可不行。我說,大法弟子就是要做到。她說得沒錯,我們原本純真,就是後天和社會的接觸讓我們退步了,修煉就是要改掉我們那些在後天形成的不好的東西,返回到純真的自己。我為她高興,她終於知道了大法弟子是在做好人,我想她不會再寫那樣的文章攻擊大法,我還在想如果我不回來告訴她真相,我不敢想她隨波逐流的後果。

在家的日子,只要有機會,我就從不同角度向親朋好友或介紹或澄清大法的真相。當初,大法的洪傳不就是人傳人,心傳心,現在,我們更不能落下每一個有緣人,並且要走出去真誠地向廣大群眾介紹大法,讓深深受騙的中國人知道大法的真象,大法的偉大。希望我們這些有緣得法的弟子在這種特殊歷史時期更加精進,真正做到「助師世間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