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來讓世人了解法輪大法真相--從皇帝的新衣說起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3日】 要讓那些受害最深的中國人得到幫助,去掉他們頭腦中被那些邪惡的生命在破壞大法時灌輸進去的業力。在法正乾坤的過程中,給每一個來得法的生命一個辨別真假、善惡的機會。---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現在向您彙報我在一年中的修煉、弘法體會。

記得小學課本裏有一課,叫「皇帝的新衣」。當國王光著身子在街上遊行炫耀自己的新衣時,幾乎沒人敢說他沒穿衣服,因為一說出來,別人就會認為自己是傻子。只有一位天真的小孩,沒有大人們那些對自我的保護和擔憂,大聲地問道:「叔叔、阿姨,怎麼國王甚麼衣服也不穿呀?」經這一問,大人們才敢確信國王真的是甚麼都沒穿。記得讀完這一課時,覺得那位小孩是最最可愛的。

今天,同樣也有邪惡的人給大法造謠,並且「國王」和許多「大人」們,為一己私利,不敢說真話。只有大法弟子,為說明真相,置生死於不顧。作為海外的大法弟子,我想我應該向那位天真的孩子學習,敢於說明真相。

1999年10月7日,中國大陸大法弟子趙金華因不願放棄修煉而被活活打死的消息傳來,我想起了師父在《精進要旨》中引用過的老子的話:「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乃大威至也。」如今,誠實、善良的大法弟子正在用生命喚醒世人的良知,這對我們的祖國是怎樣的悲哀?這難道不是因為道德水準的下滑而使整個中華民族都處於危險之中了嗎?

讀著《轉法輪》我想到師父在洪傳大法,法正乾坤的過程中,人間的假象、謠言、污垢與愚見將被蕩盡,人類的道德將會回升。而我們海外弟子所做的每一件洪法的事以及向每一位世人說明大法的真相,正像師父講的在「協吾轉法輪」。

對海外學員來說,整理大法真象的資料、發一發傳單、向世人說明真相,形式上似乎沒有中國大陸弟子捨生取義那麼偉大、壯烈,但在當前的天象下,這同樣是「助師世間行」,而且是當前國內國外弟子最重要的「助師世間行」。

去年七月,中國政府錯誤地決定取締法輪功後,許多外地的大法弟子立刻趕到華盛頓DC的中國大使館和平請願,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善良的大法弟子的鎮壓、停止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暴行。

兩週後,多數弟子回去了,我覺得到大使館前煉功,表示對國內功友們的支持,告訴中國領導人法輪大法是好的,不是邪法,這是最最自然的事了。中國大使館的工作人員說:「你們到這裏請願是給中國政府臉上抹黑」我覺得中國政府錯誤地取締法輪大法,在全世界散布謊言,剝奪千千萬萬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的自由,這才是一件最最給中國丟醜的事。而我去告訴中國政府,這樣的鎮壓是不對的,這正是為了讓他們不再做錯事。也有人會說:「你這樣做,不利於中國的穩定。」可事實是,在取締法輪功之前,法輪功使無數的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給社會帶來了真正的穩定;正是取締法輪功的錯誤做法,正是逼迫大法弟子前去上訪的錯誤政策,從根本上造成了國內種種圍繞法輪功的不穩定現象。我如果不去告訴人們真相,那就像看見殺人、放火,而覺得沒有影響到自己的利益,就不去管它一樣。我的想法得到妻子的堅決支持。她說:「若不是有個半歲的孩子,我也會和你一起每天早上去大使館前煉功。」

我在10月20日後的兩週內,每天早晨開車30分鐘,在大使館前的草地上,放上「迫害無辜、天理難容」和「釋放法輪大法弟子」的橫幅,一個人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開始打坐、煉功。剛開始時有些怕心,擔心大使館會不會雇人來害我,或會不會使國內親人受到牽連等。但我想到大法和師父所受的冤枉,還有國內大法弟子們所承受的巨大苦難和考驗,我為自己的怕心而羞愧。如果真有人來害我,那就讓它來吧。這樣一來,打坐煉功時,心裏靜極了。周圍車來來往往,偶有幾輛車鳴笛表示對我的支持。但我對周圍的喧囂渾然不覺,似乎自己的身體是一座大山,而那些邪惡勢力卻變成了小小的一條毛毛蟲。後來,妻子帶著孩子每天下午到大使館前去煉功、學法。我利用早晨上班前或午餐時到附近的購物中心去送大法的宣傳資料。只記得當時我和妻子發了一個願望:要盡我們的力量讓世人知道大法、知道真相。那時也不知該怎麼去做,也許是神看到了我們這顆善良的心吧,我們不知不覺中打開了洪法的路子。

一天下午,我們去離家不遠的圖書館給孩子借書。偶爾問起管理員我們能否在圖書館舉辦法輪大法介紹班。向管理員說明我們是義務教功後,管理員說當然可以。只要登記一下,預約一個時間就行。同時,付給我們一張本郡所有十九個圖書館的聯繫資料。這以後的每週末,我們都在選定的圖書館設一次法輪大法介紹班。介紹班上有時人多,有時人少。怎樣才能使更多的人了解大法呢?除了請本地報紙刊登我們的講座消息外,我們發現,每次來參加介紹班的人中,還有是因為看了我們在圖書館張貼的廣告而來。我們想,如果我們在別的地方也放上大法的資料,別人看了資料,即使不來參加學習班,也會對大法有所了解。一次我們在韓國店買完菜後,發現這家店裏有許多免費報紙。我想:「能不能也放上一些介紹大法的報紙呢?於是我找到商店經理,告之我們在附近的圖書館將要有免費的法輪功介紹班,並向他介紹法輪功可以使人身心受益。經理看了看我們印好的資料,欣然同意。這下,我知道每一個購物中心的每一個百貨店,都可以去問一問能否放大法的資料,並且,這也是向人介紹大法的一個好機會。其實,真正要有一顆純淨的心,總會找到更多可做的事。既然百貨店能放我們的報紙,那麼,購物中心中的每一個商店,包括理髮店、藥店、餐館、診所、健身房,不都可以去試一試碼?結果我發現,百分之八十的店都會很高興地讓我放大法的資料。

還有一天早晨,我和妻子帶著孩子到一個公園煉功。妻子在煉功,我帶孩子在旁邊的兒童遊樂場玩。原來這裏是小孩聚集的地方,附近的小孩,由父母帶著,在週末都喜歡到這裏來相聚。不一會兒,來了十多位小孩,一個個都那麼天真、可愛。我想,如果他們的父母能夠得法,也許還會為他們孩子的得法種下機緣呢。於是,我拿上十多份報紙,告訴每一位母親、父親,我的妻子正在旁邊煉法輪功,法輪功是非常有效的一種修煉方法,我們每週六上午都來這裏煉功,並且願意免費教大家煉功。當時所有的父母都很高興地接受了我遞過去的報紙。當然,做這樣的事有時也會碰壁。但我發現,這些困難,正好是修煉、提高的機會。

一天中午,我安排好要到一個購物中心去送大法報紙和宣傳資料,但那段時間由於法沒有學好,一看《轉法輪》老打瞌睡,我把送報紙當成了一件例行的事去做,頭腦中還想著自己下午的工作,結果我去的大部份商店都沒有讓我放大法的資料,因為給人的印象和推銷員沒有甚麼兩樣。後來,我靜下心來學法,學法時,遇到睡魔干擾,我就站起來,邊走步邊看書,終於使心寧靜了許多。再去送報紙向人介紹大法時,我的語氣比以前安祥、平穩了許多,甚至說話時,都是面帶微笑,心裏非常純淨。結果大多數商店都很歡迎我們的報紙。遇到被拒絕時,我也會詳細向店主解釋我們做這些事,只是為了別人能夠受益,自己並無他求。即使店主還不答應,我也會懷著善心,走向下一家商店。也許下一家商店的顧客還在等著了解大法呢,我怎麼能產生任何失敗的情緒,因為做不成一件事而動心呢?

一次,在走進一家商店請求放上大法資料的時候,我忽然想起了古代的和尚化緣,我今天不正是為人們的得法而「演化」出一份緣嗎?這不就是修煉嗎?在這過程中,需要忍受別人的拒絕、臉色,需要用善心去對待每一個人,需要放下自己固有的觀念,去和每一位遇到的人了緣結緣,而不是以貌取人。我感覺到自己的慈悲心在增長,心的容量在擴大。

在洪法中,也有做得不足的地方。一次,我和妻子帶著孩子,到國會山莊前徵集支持法輪功,呼籲中國政府釋放大法弟子的簽名。由於這是一個著名的旅遊點,所以遇到大批的中國旅遊團。當時,我們帶了不少法輪功真相的中文資料。當我們想把資料發給自己的同胞們時,卻遇到很多阻力。他們由於剛從中國來,頭腦中充滿了中國政府對大法的不實宣傳,所以很多人不敢接受我們的材料,同時,也聽到一些對大法的謾罵。我心裏非常難受,覺得這些人恐怕是無藥可救。所以其後就避重就輕,很少再向中國人介紹大法。後來,當我看到明慧網上的文章,知道了向廣大人民講明法輪功的真象是國內國外每一個弟子的最重要的「助師世間行」。我才領會到師父是多麼的慈悲偉大。要讓那些受害最深的中國人得到幫助,去掉他們頭腦中被哪些邪惡的生命在破壞大法時灌輸進去的業力。在法正乾坤的過程中,給每一個來得法的生命一個辨別真假、善惡的機會。

我為自己沒有能夠「難忍能忍,難行能行」,闖過向中國人洪法這一關而羞愧。我同時也深深感到,洪法,找到每一個向世人講明法輪大法真相的機會,與自己對大法的堅定,心性及修煉層次是緊密相關的。如果修得好,必然會有大善、大忍之心,那麼就會放下一切自我,充滿智慧地打開更寬的洪法道路。

願我們都能在大法中精進,願世人都能知道大法的真相。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