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歷史展示真實

——「7. 20」一週年話「萬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3日】 1998年10月,為配合國家體委對各氣功功派的調查和申報工作,由北京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的幾位醫學科學工作者牽頭,對北京部份城區煉功點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後身心狀況功效,進行了宏觀調查。調查結果表明:法輪大法修煉祛病總有效率達99.1%,完全康復率為58.5%,精神狀況得到改善為96.5%。這份萬例調查報告作為法輪功北京輔導站申報材料的「附件一」,遞送給了北京市體委。中國政府在去年「7.20」開始鎮壓法輪功後不久,為給法輪功強行戴上「害人奪命」的帽子,在7月30日的「新華社專電」和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和「焦點訪談」中,都對包括《法輪功健身功效北京萬例調查報告》在內的五篇中國大陸調查報告進行了評說,指控「這些調查報告是「法輪功」組織策劃者預先設定的騙局」。那麼實際情況究竟為何呢?我們作為「北京萬例調查」的知情人,值此「7.20」一週年之際,我們特地回過頭來,以對歷史負責任的態度,向世人提供有關「法輪功健身功效北京萬例調查」的幾個客觀事實,以幫助人們在這歷史性時刻對法輪功問題進行客觀、理性的思考:

1、「北京萬例調查」的啟動之初,是北京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的一些醫務和科研人員,由於看到法輪功良好的修煉功效,自發啟動進行的宏觀統計調查。在體委等部門下達文件要進行氣功申報時,他們已經準備在北京西城區的中山公園一帶進行調查了。適逢體委的氣功申報,為配合其工作,他們將調查的範圍進行了擴大。法輪功輔導站進行了必要的協助。並且是經過徵求市體委有關部門同志的同意後才擴大進行的。

2、「萬例調查」的調查表以內容相關的修煉前和後的健康狀況、體質狀況和精神狀況的對比分別進行問卷式選答,另設一項「年節省醫藥費(元)」。調查從北京的部份城區進行抽樣。當時由於有輔導站的形式存在,北京的煉功點按地理位置分為西城、宣武、東城等一些片區,調查中對如西城、宣武片區是對所有煉功點的普查;對如朝陽片區是隨意選取的整個煉功點。最後從200多個煉功點,採集到14199份法輪功修煉者修煉前後身心變化情況的對比資料。在對數據進行錄入、錄入準確率核實後,用計算機程序對所有的調查表數據進行了篩查,制定了有效記錄的統一篩查標準,如表中凡有漏項者,此表作廢。最後得到內容完整的有效調查表12731份。北京地區有許許多多的人參加或協助了這次調查的數據整理工作,工作的程序和嚴格程度,都是有目共睹的,這些人都是這次北京萬例調查的直接見證者。

3、數據的計算由一位對計算機統計在行的計算機專業人員進行。他使用Office97 Excel8.0(Microsoft)軟件進行運算得出了第一次結果。協和的調查人員要求他使用另外一種算法進行再次運算,而且兩種運算結果必須一致。第二次運算的數據結果,和第一種算法所有結果數據基本都一致,唯有一個數值,兩種算法彼此有微小的差別。雖然可以忽略,但這位負責運算的學員放棄了他當天晚上的生活安排,折回頭熬了整整一個通宵,清理頭序,找出原因重新運算,最後用不同的算法獲得了一致的可靠結果。結果表明法輪大法修煉祛病總有效率達99.1%,完全康復為58.5%,體質增強為80.3%,精神狀況得到改善為96.5%,每年每人平均為國家節省醫療費約3200元。

4、記得去年8月間中央電視台在針對法輪功調查報告的專題節目中說,「北京萬例調查」的參與審核的人員是被利用了在不明白事情緣由的情況下被人打上名字的。可事實是,在「萬例報告」的審核中,協和的調查人員詳細地介紹了他們的調查的起由、過程和數據處理。當時人手一份調查報告的初稿,參與審核的人員每人都對報告的內容進行了認真的審查並把意見直接寫在了初稿上。其後討論時,記得有一個學員從臨床的角度提出是否應該有具體的臨床指標。當時協和的調查人員回答道「這是一篇基礎醫學方面的宏觀性調查,而不是具體的臨床方面指標的調查分析」,討論結果這個看法獲得了一致的贊同。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中,記者問一位當時參與審核的人員當時是否簽了名,她回答說「沒有!」。可事實是,當時在自願的基礎上,所有的審核人員都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由此可見在政治高壓下,有些人不得已說了不屬實的違心話。協和的調查人員還清楚地記得,在第二天,還有一位審核人員專門打來電話,指出報告初稿的一個表格中有一個數據在手工計算上不精確---而正好在此之前,這位協和的人員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5、據我們所知,在去年8月份國家責成有關部門對「北京萬例調查」的全過程進行過了解。當時協和醫大的兩位學員因放暑假在外地,他們被單位領導找回北京。一位學員的妻子生下女兒才4天,兩位領導去東北他岳母家要求他回北京說明情況並作表態。出乎兩位領導的意外,他於當天就爽快跟他們返回了北京,因為他認為他們所做的調查報告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做下來的,並不是報紙所說的編造,作為一個法輪功學員,有責任向國家說明真實情況。他在北京呆了十幾天將「法輪功北京萬例調查」的過程作了客觀、平實的介紹。有領導跟他說「修煉法輪功的好處不能寫!」,但他仍然如實地寫下了修煉法輪功的身心巨大收益。在中國政府審判原法輪功研究會4人的前些時日,公安部的二位工作人員到他單位,要求他在一份材料上簽字,當他得知跟審判原法輪功研究會的4人有關時,為防止他們不顧事實斷章取字,他說,字可以簽,但前提是他必須寫一份補充說明,因為無論是誰,只要不抱有先入為主的目的,都可以從他於8月份所寫的材料看出,「北京萬例調查」是由協和醫大的法輪功學員自發牽頭,法輪功輔導站進行了必要的協助,並經北京市體委有關同志同意後進行的,而不是媒體所說的「法輪功組織」的「編造」。他對這兩個公安部的人說:他非常遺憾地看到,在他於8月份向國家反映完「萬例調查」的全過程後,國內宣傳仍然置事實於不顧,說法輪功組織編造調查報告。公安部的人員要求他先簽名字,他們明天來取補充說明,因為領導晚上急要看材料,他斷然拒絕,說這種做法不符合法律程序。於是兩位公安部的人員說「那我們就不打算用這份材料了」,就離開了(當時有旁人在場)。

6、跟所有堅持佛法真理的法輪功弟子一樣,協和醫大的幾位參與「北京萬例調查」署名的學員遭受了中國政府不人道的迫害:原新鄉醫學院副教授(原協和醫大客居研究)李福軍,因堅持證實大法,被河南新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原協和醫大博士後P,被強逼提前出站結束在協和的博士後工作,離開了協和醫大,其隨從家屬一起受到牽累。協和醫大基礎醫學院副教授D、助理研究員LC、實習研究員L,於去年10月被認為與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串聯」和「聚集」被刑事拘留22天。春節前協和醫大專門為他們組織「轉化幫教研討班」,北京市局派專人跟隨了「轉化幫教班」的全過程。他們三人一邊被進行「和風細雨」式的思想幫教,一邊被以下崗或開除相威脅。當時正值《人民日報》對「一位「被轉化」的博士生」發文「一位博士生的幡然醒悟」。「幫教人員」企圖用這個博士生的事例來打動他們三人。但結果對他們不起作用。對於那位博士生,他們三人認為:這只能說明他根本還沒有從理性上真正認識佛法;他們為這位博士生由於理性思維的缺乏,為自己的永久生命造成了不可彌補的損失而深深的惋惜。最終由於他們對法輪佛法修煉的堅定信念,「組織上」未能達到所希望達到的「哪怕有一點鬆動」的「轉化幫教」的目的。L在包括這個「轉化幫教班」在內的整個「轉化幫教」過程中,有兩次所說的話被誤解,被認為是開始有所鬆動,立刻引來有關人員的關注,一次國務院兩個有關人員直接找L面談,希望他「在已有進步」的基礎上「再往前邁一步」,但在L說明了他的本意後,這兩位人員也就失望而歸。

於是他們三人都被扣除應享有的國家職工正常的工資調級。D後因上訪和請願,至今3次被非法關押(現仍被關在東城看守所)。L的妻子在武警某醫院工作,受到牽連,被迫下崗另找單位。LC自協和醫大研究生畢業後,安於清貧的生活,為單位和課題組著想,堅決不把單位當作出國的跳板,信守與單位簽定的5年工作合同,安心於難啃的課題,卻因不能「轉化」,被強行取消了作為一個國家職工和高校員工應享有的分取住房的權利。在目前單位參與分房的所有其他員工早已遷入新居的情況下,他和妻子抱著不滿1週歲的女兒,至今仍在外面借住和流落。在「轉化幫教班上」,有領導直接就說:「你的住房不是我們說了算的」「放棄你的信仰就有房住,堅守你的信仰就沒有房住」「你目前的困難,你的女兒、你的要贍養老母等,我們不管(這恰恰是職工申請分房的合理條件之一),你自己去解決。」LC一直是課題組的科研骨幹。

7、「北京萬例調查報告」雖然是由協和醫大的人員牽頭做的,一些其他醫學單位的人員進行了審核並和協和醫大的人員一同署了名。但實際上這份報告凝含了許多默默無聞的其他人員的辛勤汗水,他們幫助發放和收取調查表,幫助進行整理和歸類,得知消息後自發的來了很多對電腦在行的人員(有學員,也有不煉功的人員跟隨而來),他們兩人一組,一絲不苟地按照錄入要求進行調查表數據錄入、檢查核實,發現問題時及時提出和解決......所有的學員都把這種付出同樣當作了修煉,宇宙特性「真、善、忍」是遍布宇宙天體從宏觀到微觀無所不在的,在這過程應該依「真、善、忍」修心同樣也不例外。那一段時間裏,「祥和」、「緊張」、「嚴肅」、「活潑」的氣氛在擁有十幾台電腦的國內一知名出版社計算機房裏始終是那麼的濃郁,相信所有的參與人員都不會忘記。有一件事是參與人員和許多幫忙的人員都知道的,在我們的學員借用了出版社的計算機房即將進行錄入的前一天,有學員先去打掃了機房。他們聽到出版社的人員說,「機房從來沒有這麼乾淨過!」「好像有貴客要來!」。在錄入過程中,嚴謹而祥和的氣氛感染了出版社的人員,他們說,「你們真象是在過年一樣!」。這樣的一個健康向善、認真活潑的純淨氛圍,在當今的社會上確實是很難找到的。請問所有有良知的人們:像這樣進行的「萬例調查」會是「「法輪功」組織策劃者預先設定的騙局」嗎?

8、1999年7月30日「新華社專電」說法輪功組織編造了五篇調查報告。實際上,法輪功學員除了《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北京紫竹院輔導站抽樣調查分析》、《法輪功健身功效北京萬例調查報告》、《廣東省部份地區法輪功學員身心狀況調查報告》、《廣東省高校系統部份法輪功修煉者身心變化實例》、和《廣東省黨政軍系統部份法輪功修煉者身心變化實例》外,大連、長春、武漢、南昌、廣西、安徽等地的法輪功學員也進行了祛病健身功效調查並撰寫了調查報告。北京除了「萬例調查」和「紫竹院的調查」外,還有《北京某區355人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調查報告》,以及《北京法輪功學員身心健康300例》。這些調查報告基本上是由法輪功學員自發啟動,煉功點、輔導站協助完成;或者是為了有關的氣功和國家體委的工作要求進行的調查。其中一些作為配合國家對各氣功功派的調查和申報工作的材料遞交給了國家體委,還有如長春的一份調查報告曾作為氣功科學研究論文,在「1998年吉林省首屆氣功科學報告會」宣讀並獲獎。希望收存有該論文獎狀或獎狀複印件的國內或長春的學員,把論文獎狀掃描後傳給明慧網。

《法輪功健身功效北京萬例調查報告》和中國國內的十幾份調查報告一道,作為法輪大法洪傳於世福澤社會的科學見證,他們和億萬大法修煉者的修煉實踐一道,向人們透示著蘊含在這些事實裏邊的宇宙、人生真理和佛法真諦,展現了「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的法輪大法洪傳於世、法正人間的洪大歷史場面。

望有緣人切莫為不實之詞所矇蔽,請珍惜難得的正法機緣!


又及:
法輪大法修煉給億萬的修煉者帶來了身心的健康和道德境界的回升,這是任何人以任何手段都無法否認的鐵的事實。之所以有這樣的修煉功效,是正法洪傳和修煉者依法修心的必然結果。《法輪功健身功效北京萬例調查報告》和此文中都使用了「祛病」「健身」的詞句,實際上用「修煉者獲得了身心的淨化」更為恰當。因為佛法歷來為度人而傳!法輪大法是修煉的佛法,是解決人根本問題的修煉大法,李洪志老師是來傳法度人的正法師父,「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轉法輪》P2)。希望聞佛法有意修者純正此心。

"北京萬例調查"參與人員 2000年7月1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