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大陸批判文章中的幾個問題談談認識(之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23日】

(三)科學與反科學

科學、民主是中國近現代高舉的一面大旗,幾代人為之奮鬥.確實,現代科學為人類帶來繁榮的物質文明,是認識真理的重要手段.我國也只有發展科學才能實現現代化,趕上發達國家。但科學只是認識真理的一種方法.它不是真理本身.

事實上,人類歷史上的思想家很早就對科學進行反思。德國哲學家康德在近現代科學思想史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康德哲學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一個來源,是現代西方文化的精神支柱之一.康德認為,必須相信科學,但不能對科學的能力估價過高,科學至上論是一種偏見.科學的進步就是擺脫偏見,其中也包括擺脫關於科學知識萬能的偏見.二十世紀初期中國舉起科學大旗的時候,就有反科學的呼聲.如科學與玄學的論戰.我不想談如何認識科學的問題.我只是說科學沒有階級性,反科學也是人類對科學的理性認識,是西方哲學、科學學、社會學等共同研究的學術問題,是一種看法而不是政治問題。

反科學被歪曲並加上政治等內涵後,成為戴在法輪大法頭上的一頂帽子.李洪志老師明確說過,「我並沒有去反對科學」,李老師在著作中指出人類今天的許多問題,科學解決不了。這是事實.人類對科學的迷信、神化,在禁錮人的思想.由於自然科學的理論不依賴於人的道德、好人,壞人在一定條件下,都可以研究,利用科學,使人類不重視道德.而對道德的忽視會給人類帶來災難.英國文學家喬治.吉興推出:「科學將是人類殘忍的敵人。『..將破壞著生命的一切樸實與和善」.著名的數學家、哲學家羅素也對科學「深感不安」.《科學與反科學》(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 1988年版)一書有較詳細通俗的分析.

雖然一個世紀以來,科學主義佔了上風,一些有識之士仍注意到在中國人思維模式中的」唯科學主義」傾向.我國的學術界也已經進行反思。其實,現在在普通人眼裏,科學等同於真理,已被絕對化;神聖化,造了一個」科神」.反科學就是反真理,反正義。

《經濟日報》4月18日署名文章批駁所謂法輪功的邏輯不合邏輯:(某某)自稱是救世主,如果真是救世主的話,這幾百萬年中人類無數次面對天災人禍,他又在哪裏呢?

甚麼是邏輯,是自圓其說,還是人類的一種思維規則,思維方式?如果是思維規則,作者本身就犯了嚴重的邏輯錯誤.第一,前提虛假.李老師甚麼時候,在何處稱自己為「救世主」?李老師只是傳出了宇宙大法,他只管修煉的人,往高層次帶人,使真修弟子圓滿.第二,偷換概念.如果上述講法,被作者歸結為實質就是」救世主」的話,那其內涵根本不等同於他理解的「救世主」的內涵,根本是兩回事.他曲解法輪大法,得出李老師自稱救世主的結論,他又自己給「救世主」定義為消災去難.當事實不符合他的定義時,他不認為自己的認識有問題,反而以此作為他攻擊法輪大法的藉口。甚麼是「救世主」要靠他定義,得符合他的標準?那麼,他是誰?他說神是甚麼樣,神就該是甚麼樣?即使是現代人都是這樣認識的,也不能成為當然的標準.人,怎麼定義了神?

人的認識能力是有限的(恩格斯曾指出過人的思維能力的至上性和非至上性)不能用現代人的觀念、常識來衡量一切,現在不能認識的將來可能被認識。蘇格拉底說過:人的真正的智慧在於知道自己無知。科學僅是使用理性的方法處理經驗範圍內的事情.就是說當科學方法應用於感官可以達到的客體時,才成為科學.科學的應用範圍不是無限的.它不能證明神的存在;同樣,也不能證明神不存在.《經濟日報》一文自己製造一個邏輯:法輪功說發生天災了,末日近了,快來練法輪功,一直平安,又說是其功力所致…這純屬污衊.但善惡終有報.現代人不信神了,不等於神不存在.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人們應記住老子的原話和本義:「天網恢恢,疏而不失」,天道如網,作惡者逃不出天的懲罰。蘇格拉底說過:如果死亡是徹底解脫,對邪惡的人而言死亡則是一種恩典,死亡不僅使他的靈魂脫離肉體,而且使他們的靈魂脫離自己所犯的罪惡。

法輪大法是宇宙的大法,是宇宙最高的理,每一個人都要在大法中擺放自己的位置。

(四) 「反政府,反社會」的反思

為了師出有名,政客和所謂文人給法輪大法扣上所謂"反政府,反社會,反科學,反人類"的帽子.何為"反社會"、"反人類"?反社會,反人類是嚴重的政治問題,還是觸犯了刑律是違法犯罪問題?佛教修煉是要出家的,反社會嗎?任何宗教都是以去天堂、彼岸世界以擺脫痛苦的、虛幻的現實世界為理想,為信義的.是反人類嗎?信仰作為人的精神追求之所以吸引人正是因其目的的超凡脫俗.這種明顯的無限上綱,把一切都政治化的做法,似乎讓人並不感到陌生.因而,無需多廢筆墨.而"反政府"。則因其和現實和國家、政權聯繫緊密,容易引起歧義,容易使善良、希望追求安穩生活的百姓因此而義憤填膺,不加思索地認同一切宣傳和行為.因此,我想加以詳細分析.

《經濟日報》2000年3月28日在"深入揭批"法輪功邪教本質的專欄下發表署名文章"揭露"法輪功所謂干涉政治覬覦權力的本質.我不明白,社科院的課題組已言明"經過半年多的努力;其反動面目已經在世人面前昭然若揭,…騙術和政治野心,人們已經有了相當的認識和警惕"'既然已昭然,已被認識,又何必仍需"深入揭批"?而且,是否有政治目的,不是用文章就能揭露出的.思想、學說不能推翻政權.有政治野心,必定要有一些行動.國家、政權.是實體上層建築,是客觀存在,"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不管一些妄圖藉此實現其政治上飛黃騰達的政客,如何斷章取義,如何讓在文革中普遍使用而被今人痛惡的"文字獄"再度瘋狂,馬克思這一論斷總還不能被否定吧.因此,要說明問題,我們最好一起來看看這近一年來法輪大法學員都做了些甚麼.

政府認為對法輪功的鬥爭已取得"決定性勝利",並要進一步"斬草除根".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法輪功真有政治目的總應該做"最後的鬥爭"吧? 4.25我們去中南海集體上訪,這是在我們經過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向新聞界反映情況得不到解決的情況下不得已而為之.上訪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我國有《信訪條例》來保證這一權利的實現.就算是和平請願,在歷史上,在其他國家也是存在的,向政府反映情況就是反政府?就是要推翻政府?人很多,正說明我們一些職能部門,一些新聞單位不負責任的做法危及眾多群眾.危害面廣,讓政府充份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正是對政府、對社會的負責任.問題的關鍵是我們當時做了甚麼,提出了甚麼要求.我們只是靜靜地等待政府的答覆,而我們的要求也不過是容許我們合法出書、合法註冊、釋放被抓的無辜學員.這不是現代政治社會公民的基本權利嗎?向政府部門上訪被說成"圍攻"、有政治野心;向新聞部門反映情況被說成干擾新聞單位的輿論監督.那麼,當政府職能部門工作中有錯誤,新聞失實,權力被錯誤使用時,公民又如何監督,如何保護自己的利益?在實踐中渠道暢通嗎?

6月15日政府告誡我們:公安機關將鎮壓法輪功練習者是謠言,開除黨籍和公職是謠言,不要上當受騙,少數人造謠惑眾,挑起事端,破壞社會穩定,要認清少數人的險惡用心,維護社會安定.(見1999年6月15日各大報紙)7月20日卻開始大規模抓捕輔導員;站長. 7月 21日宣布非法,取締.在這之前我們一直安心在家,不信謠言,相信政府,等待問題的圓滿解決、10月底又宣布為邪教.到底誰"造謠惑眾",誰"挑起事端",誰"破壞社會穩定"?

而我們所做的只是去上訪.半年多來,我們上訪,向各級政府,直至中央反映真實情況,但哪怕是三三兩兩,只一個人去上訪也是被抓.現在還有許多學員因為堅持真理,堅持上訪被勞教、被判刑.在單位,則是開除黨籍,甚至開除公職'我們以大忍之心,在默默的承受.沒有任何權力部門聽我們的心聲,我們只有以出去煉功,來表達我們堅持真理維護法輪大法的決心.結果是哪怕一個人在自己的門前舉舉胳膊,就刑拘.

事實勝於雄辯'但我還要對"反政府"做一理論分析.我在權威性的批判文章中沒發現對其的界定.就我個人的認識,"反政府"有兩種含義:一是反對現存政權,妄圖推翻現政府即有政治野心。法輪功沒有政治目的,我前文已有論述。我作為一個法輪功學員,也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中國公民,擁護黨和政府,並有很好的工作和政治前途,可謂改革的"既得利益者",為何反對政府哪?政府及社會上對許多黨員、幹部、知識分子、縣、地方級幹部甚至老革命也參與法輪功難以理解.是啊,他們還會為了甚麼反對給他們這麼高榮譽、地位的政府嗎?很多老幹部,已是離休,甚至七,八十歲高齡,受黨教育一生,他們又為了甚麼?"反政府"另一含義,是在無政府主義這一意義上使用的,對政府的作用有懷疑,甚至認為理想社會是沒有政府的社會.是一學術思潮,歷史上在西方也形成過少數人的運動.對此我不想過多論述,因為法輪大法也沒在這一意義上"反政府",法輪大法不是關於常人社會的知識.那些所謂"文人"對"反政府"的含義未加區分,不知是無知,還是一種伎倆,在使用中常常偷換概念.他們從法輪大法書中斷章取義,甚至違背思維常識,從紙上得出第二種意義上的"反政府",然後任意變成反社會主義,反現實政權.3月28日《經濟日報》署名文章是這樣推論的:「法輪大法書中講『現在社會問題層出不窮,哪個政府也解決不了』,『人類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機械地限制人,封閉人一…人都像動物一樣被管著,沒有出路了,誰也就想不出辦法了。』可見,其矛頭指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既然說任何政府都解決不了,就應該反對所有的政府,為甚麼得出只反對社會主義,反對中國政府?他是在玩文字遊戲,故意混淆概念.很明顯,法輪大法只是強調道德的回升,人心向善,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強調道德的作用.

我們是修煉,我們不想也並沒有參與政治。

(北京學員2000年4月2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