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濰坊學員周春梅、孫小柏一年前被逼自殺

——附孫小梅寫給母親周春梅和妹妹孫小柏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25日】

周春梅,女,62歲,省特級教師,家住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十笏園小區4號樓。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6月進京上訪後一直被單位跟蹤、監視。1999年7月20日進京上訪,被半路截回後,強行拖至車上,雙臂青紫。1999年7月22日後被強行抄家。當時圍觀群眾甚多。周春梅為保護大法書,被拖至院中跌坐在地,但仍當眾弘揚大法。其後的日子裏,教委、單位每天去人逼其表示不再修煉法輪功並威脅如在規定期限內不表態就採取措施、關押等。在重大壓力面前,周春梅不妥協,並表示堅決修煉法輪功。

孫小柏,女,36歲,小學教師,家住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城關。1999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6月進京上訪後一直被單位跟蹤監視其活動。1999年7月22日後被抄家。教委、單位一直逼其表示不再修煉法輪功,並威脅在規定期限內不表態就採取強制措施。孫小柏表示堅決修煉到底。

據傳,1999年7月27日孫小柏和其母周春梅一起被逼以死來維護自己的修煉信仰。


附件:孫小梅寫給母親周春梅和妹妹孫小柏的信

媽媽、妹妹:

你們離去整整一年了,值得告慰你們的是一年來,無數大法弟子頂著世人難以承受的壓力,用自己親身修煉實踐,用再生生命的偉大意義,維護著大法,證實著宇宙真理的存在。

媽媽,您知道嗎,您的女兒也是這維護大法浩蕩陣列中的一員。

媽媽,我不會忘記,去年七月二十日凌晨,我被秘密逮捕,中華大地被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我們失去了一切聯繫,七月二十六日,在重大壓力面前失去自我的我寫了不再煉法輪功的聲明,那天允許我給您打電話,我用顫抖的手拿起電話,媽媽,我多想聽到您的聲音啊,您的聲音至今還清晰地迴響在我的耳喧,那是您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你要堅定啊!」我慚愧地告訴您:「我已聲明不再煉了,省站某某站長也退出了,媽媽,您先退出,以後再說」。我也明白您當時所遭受的一切,然而您坦然地告訴我:「修煉沒有榜樣,我不看任何人,我有法,人生的路自己走吧。」您沒再說甚麼放下了電話,媽媽,我痛哭失聲,我知道這一錯念對我來說意味著甚麼,他是我生命長河中永遠挽回不了的遺憾。

您的堅定,您的坦然,您那在邪惡勢力面前鎮靜自若的神情真的使我無地自容,那一夜我久久不能入睡。師父說過:「考驗面前見真性」,媽媽,人的一念是由長期修煉的基礎啊,我深深地明白,整整四年,您是怎樣腳踏實地修煉過來的。一九九五年有人給您了師父在濟南講法錄音,您聽後熱淚盈眶。第二天清晨,您便去大街小巷,公園小區,尋找法輪功修煉者的身影,那時我們這兒煉功的還不太多,您找了十幾天,終於找到了,媽媽,您那天回家的神情真象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您捧回一本《轉法輪》,媽媽,那時我還沒有修煉,看著那厚厚的一本書,我微微一動,把您的話當成了笑談。然而幾個月後,近六十歲的您,終於背過了《轉法輪》以及師父當時所寫的一切經文,媽媽,四年啊,您屋裏的燈光幾乎未滅過,無人能夠知曉您讀了多少遍《轉法輪》,我只知道,無論節假日,還是寒冬酷暑,無論消病業,還是渡難關,那個宇宙的大法始終為您導航,您屋的長明燈啊,真的喚醒了我,我和妹妹都走上了修煉的路。

媽媽,您是一名老黨員,省特級教師,您對黨的熱愛,對工作的熱情負責,使我從小得到薰陶,然而在坎坷人生中所經歷的一切,使您的身心受到極大創傷,十一種疾病折磨的您久病床前,無奈,您學會了自己打針,每次看到病弱的您用無力顫抖的雙手拿起針管時,我便用雙手捂住雙眼,淚水從指縫間流出……

然而,媽媽,您僅得法一個月,您便紅光滿面,走路輕捷,更為重要的是您心性的提高,境界的昇華,使我從內心感受到您的生命從未活的如此清醒,如此愉樂,如此充滿信心。

媽媽,您的生命是法輪大法給的,您同樣可以為法輪大法付出生命,這我深深地理解。

一個月後,我被釋放回家後,我才知道您當時頂著怎樣的壓力,面對著抄家,您真的用生命在保護大法書,媽媽,一個在場的公安人員親口告訴我您懷中的《轉法輪》便是您的生命。隨即而來的是被迫簽字,甚至被逮捕,您和妹妹都堅定著信念,不為任何惡勢力所動,您們那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震撼著每一個熟悉的人,面對著強行要你參加所謂的學習班,您和妹妹在家緊鎖鐵門,誰也不能用任何方式把那些謊言灌入你們用法純淨的心田。

在幾天的威逼中,七月二十七日,您和妹妹一起走了,您們走得坦然,走得無怨無悔,面對著這排山搗海的惡浪,你們無所畏懼,用自己的生命坦然地告訴世人還有比生命更為重要的是宇宙的真理。

媽媽,您和妹妹生命的付出,喚醒了我,使我不再迷茫。

一個月後,我回到空空的家,11歲的兒子告訴我親眼目睹的一切,媽媽,我聽著,盡最大努力抑制著我的淚水,當我得知您為保護大法書,被推倒在地一直拖至院子,面對眾人仍在弘揚大法時,當我聽到您的雙臂都是紫青時,我的心在顫抖,但我還是努力地無數次地告誡自己:「你是個修煉的人,你知道該用怎樣的心態來對待」。

媽媽,我從來沒有恨過、怨過任何人,更沒有對政府產生一絲不滿,這不是因為我怕甚麼,而是因為我是個法輪大法修煉者,我修煉昇華後博大的胸懷包容了這一切,有一次,您單位給我打電話,讓我去取您的東西,媽媽,那時,您跟妹妹剛剛離去不久,而來電話的恰恰是那個用腳猛踹我們的門,罵您,逼您寫保證的人,媽媽,您知道我當時的心情嗎,我流著淚,努力克制自己,儘量用平和的語言回答著他的話,放下電話後,在失聲的痛哭中,我還在為沒有善心待人而後悔。

媽媽,我並不是不清醒,我明白,做壞事的人一定會受到懲罰,但我是個修煉的人,我有更高的境界標準,我心中有宇宙的法理。媽媽,願您和妹妹的離去,我的善心能喚醒人們的良知,使他們的生命不至於在宇宙中失去美好的位置。

媽媽,直到今天,大法還在遭受著不公的待遇,師父還在蒙受著不白之冤,我仍然善意地用各種方式不懈地向各級政府反映法輪大法修煉者的真實情況,仍然堅持不懈地請求政府撤銷對法輪功的錯誤決定,以還大法與師父清白,媽媽,您和妹妹走後,一年來,近一半時間我是在被關押中度過的,然而無論怎樣的壓力,都不會再動搖我的那顆堅定修煉的心。

小梅
2000年7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