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增至46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四日】46、濰坊市大法學員楊偉東被迫害致死

楊偉東,男,54歲,正團級轉業幹部,曾任長山要塞衛生所所長,90年轉業後為濰坊市濰城區藥檢所藥檢師,單位隸屬市衛生局。楊偉東在單位期間,多次被評為模範黨員,歷任單位黨代表。楊偉東對工作認真負責,待人誠懇、老實忠厚、樂於助人,是當地遠近聞名的好人。

因禍得福,因病得法

楊偉東未修煉大法之前身體極其虛弱,身患嚴重心臟病、重氣管炎,還有膽膜水等多種致命疾病,每天晚上都無法躺下入睡,因為一躺下就呼吸困難,氣喘吁吁,只能在屋裏坐著睡,或者在屋裏稍微走動一下。修煉大法之後,這些疾病不治而癒,楊偉東多次和家人及功友談及此事,每次他都是心存萬分感激與崇敬之意說:如未修煉大法生命早就該結束了,是大法延續了我的生命,更指引了我一條真正的光明大道。

終年不見陽光的囚室

7.20以後,法輪功被政府定為非法組織,楊偉東毅然於11月19日進京上訪,至11月23日凌晨被濰城南關派出所抓回,緊接著被南關派出所強行關押在南關派出所留置室內,這間所謂的留置室其實是一間位處窄道、陰暗潮濕,雖有一個大窗戶(窗高約1米,寬1.5米左右),卻沒有玻璃,終年不見陽光的囚牢。當時天正下著小雨,室外氣溫約零下7℃-8℃左右。因為留置室具有以上特點,所以,室內氣溫要略低於室外,再加上南關派出所不許他們出這間屋,吃飯、大小便都在這一屋內,更加上男女同室關押,不進行隔音,所以大小便時十分尷尬。

在留置室,風從無玻璃的窗戶外呼嘯而進,冰冷的水泥地,派出所不發棉被……身處這樣的惡劣環境,致使楊偉東本來就虛弱的身體狀況直轉而下。楊偉東凍得無法入睡,呼吸困難,氣喘聲濃重,說話都有氣無力,斷斷續續,飯也很少吃,整日咳嗽,看到楊偉東這樣差的身體狀況,南關派出所無動於衷,關押兩天一夜之後,於11月24日晚被單位(衛生局)送入濰城拘留所處以治安拘留。

病難中的治安拘留

來到拘留所以後,楊偉東的身體狀況更是雪上加霜,每況愈下,走路都十分困難,整夜不眠,水米難進,只是喝過幾次稀粥,每天劇烈咳嗽,躺下就無法呼吸。有一次拘留人員要照個人照片,楊偉東已無法下床,只有在床上照。看到他這樣虛弱的身體,拘留所的監管人員只是問過他幾回話,並沒有及時採取有效措施救助。

被強關精神病房 症狀惡化

就是這樣,楊偉東以驚人的毅力苦坐十五天後拘留到期,但單位(衛生局)又於12月8日強行將他送入區康復醫院精神病科男病房,並派專值人員看管楊偉東,不許其學法、煉功,這時楊偉東已是肝腹水,下肢水腫,連康復醫院的醫生見狀都嚇得要命,曾對楊偉東的監管人員說:他全身衰竭,還不送他回家,沒治了……楊偉東的兒子也在這所醫院精神病科,而且楊偉東的兒子的辦公室正對著楊的病房,楊的兒子成了嘲笑的對像。為此與楊偉東兒子相處數年準備結婚的女友也與楊偉東的兒子分手。而楊偉東從拘留所出來一直拒絕進康復醫院,但單位根本無視這些,強行將其送入。

澳門回歸後,醫院看楊偉東已經不行了,就叫楊偉東的家人接他回家。5、6天之後,於1999年12月25日晚,楊偉東與世長辭。

事後,南關派出所竟想以此為反面教材陷害法輪功,說是因煉法輪功致死。

大陸學員 2000年8月



45、甘肅大法弟子李發明被公安加害墜樓而亡

甘肅省隴西縣大法弟子李發明,男,現年52歲,是西北鋁加工廠(國營113廠)職工,黨員,復轉軍人。1998年5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成了一個身心健康、任勞任怨的好工人。


甘肅隴西法輪功學員李發明遺照
甘肅隴西法輪功學員李發明遺照

2000年2月12日被公安抄家,沒收了彩電,拘留了31天。據本人講,抄家的時候就被打了。

今年8月10日下午4點40分左右被三名公安從工作崗位帶回家。5點30分左右從自家四樓墜下,送醫院十五分鐘後死亡。墜樓時三名公安在場。據有人從門外聽到,屋裏三個公安氣勢洶洶地對李發明吵嚷,李發明只說了一句:「我是法輪大法弟子。」這是他留在世間的最後一句話。

具體死亡原因無法核實,但那三個在場的公安心知肚明。

據知情人介紹,公安懷疑李發明與大街上散發的大法傳單有關。

李發明死後,廠裏和公安部門召開緊急會議,強行定性為「畏罪自殺」,不允許法輪功學員舉行任何吊唁活動。十幾個小時後遺體被秘密火化。

希望世界上主持正義的人們關注中國、甘肅、隴西的人權狀況,關注大法弟子李發明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一事。

甘肅省隴西縣公安局電話:(0932)6622128
西北鋁加工廠黨委電話:(0932)6628912

大陸大法弟子 2000年8月19日



44、成都大法學員王旭志被資陽大堰勞教農場迫害致死


王旭志
王旭志,男,30歲,成都市自來水公司車隊駕駛員。98年得法後視大法為自己的生命。當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遭到鋪天蓋地全面邪惡鎮壓之時、當真修弟子為護法最先挺身而出被抓、被判以重刑之時,王旭志也站了出來,於去年10月一人在外公開煉功,被治安拘留關押半個月。12月初,王旭志又和他的同修們為大法赴京上訪,先後被拘押在成都駐京辦事處,遣返回來後關押在成都九如村拘留所。後來和眾多大法弟子一樣,未經任何法律程序被密判一年半勞教,於今年一月中旬被送往資陽大堰勞教農場。

為捍衛宇宙大法,王旭志在關押期間,堅持絕食150多天,用生命向政府進諫,可政府不但不聽取公民的任何意見,尤其令人髮指的是,在勞教所幹警的授意下,200多名被勞教的流氓、地痞等社會渣滓曾圍打王旭志整整一天;王旭志絕食期間,曾被強行灌下屎和尿。由於經受長期非人折磨,王旭志身體極度虛弱,勞教所為推脫罪責,放王旭志回家「保外就醫」。不久,即2000年8月5日晚,王旭志離開了人世。

王旭志在工作單位、在領導、同事們心目中口碑極好,他寡言少語,工作優秀,是家中唯一的獨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