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14日綜合媒體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14日】【綜述】師父發表新經文情況綜述 (2000/8/13)

自1999年7月22日發表「我的一點聲明」到2000年5月21日,師父沒有發表過任何經文。

2000年1月19日師父在明慧網發表照片,題為:「師父在去年七月份離開紐約後在山中靜觀學員與世人」。

自2000年5月22日到2000年8月12日,師父通過明慧網共發表了八篇新經文。這些新經文的標題依次為:「心自明」(2000年5月20日),「走向圓滿」(2000年6月16日),「預言參考」(2000年6月28日),「隨意所用」(2000年7月2日),「排除干擾」(2000年7月5日),「各地大法學會」(2000年7月20日),「理性」(2000年8月10日)和「去掉最後的執著」(2000年8月12日)。

這就是中國政府媒體所說的師父最近發表多篇「言論」的真相,寫出來供大陸學員參考,以便更好地排除特務和假經文的干擾、破壞,去掉最後的執著,走向圓滿。


亞洲週刊:打壓和反打壓 2000年2月11日 26卷第5冊

法輪功在被禁後仍然頑強生存,令北京政府害怕
作者:DAVID HSIEH (北京)

凌晨五點,中國大陸的一個公園。破曉之前的朦朧之中,一塊空地上,人影交錯,原來是一小群身著厚重寒衣的人們,多數為老年人。他們小聲寒暄,互通消息:誰被捕了,誰被釋放了,誰失蹤了等等。遠處有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影,他們是暗探。這群法輪功弟子分散開來,開始了集體煉功。他們兩腿分開,自然站立,然後和諧一致地伸展雙臂,慢慢上舉。就這樣,法輪功信仰者們迎來了新的一天。一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私下告之:「法輪大法金剛永存。」

幾小時後,警察開始上班。早上八點左右,便衣們在幾個主要的公園到處遊弋。直到黃昏,他們還在監視著法輪功學員。在公共場所,警察留意著那些看起來像煉法輪功的人,以防止這些法輪功學員聚集起來煉功或打出標語。

然而打壓法輪功的工作比制止鬧事者可艱難多了,因為很多法輪功成員是黨和國家機關的退休工作人員。一位政府官員感歎道:「我們該怎麼辦,我們能把他們關在哪裏呢?他們大半生都貢獻給了黨的事業,我們不能剝奪他們的生存權啊。」

在中國政府取締這個神秘團體的六個月後,也即中南海萬人和平請願的九個月後,政府正越來越加大力度地殘酷鎮壓法輪功。高級政法幹部羅某上星期發誓說,「我們要繼續深入地對法輪功成員進行思想教育,並且打擊主要組織者和頑固堅持者。」在猛烈鎮壓下,這個團體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影響。在中國的大多數核心成員被拘留。許多有名的成員退出修煉。堅信者們的示威是小規模的,分散的和無協作的。同時,在紐約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已有幾個月未公開露面。

然而,公安官員承認,全國上下的法輪功追隨者們,從農民到高級幹部,繼續煉功學法。一個堅信者說,「我們的活動已經減少了,但我們保持足夠的精神力量學法煉功。」當局拘留了35,000名公開示威、煉功的堅信者,未經審判將5,000名送入勞改所。另有300名核心成員被審判,定罪後,被判以最高達18年的刑期。但是警察對許多堅信者視而不見,只要他們不主動去引人注意。(此團體稱在中國有六千萬的追隨者,在國外有四千萬;而中國政府稱此團體在國內有二百萬。)一位公安幹部說,「要改造這麼多人是不可能的,你沒法將所有人都抓起來,這真讓我們進退兩難。」

甚麼是法輪功?這個詞實際上是用於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煉習,是法輪大法(或法輪佛法)的一部份,但已被用作此團體的名稱。最簡單地說,法輪功是氣功、疏通身體能量渠道的傳統呼吸煉習(譯者註﹕法輪功沒有呼吸煉習)以及以真善忍為核心的道德哲學的結合體。這聽起來已經是足夠良性有益的了。深入細節則顯得有點奧秘。在此團體的權威書籍轉法輪中,李洪志先生結合佛家、道家、科學和日常生活知識來解釋法輪在宇宙中是永遠運轉下去的。通過煉法輪功,學習大法書籍,一個真修者可以在下腹部位得到一個小法輪,這個小法輪會一方旋轉吸收能量,另一方旋轉打出身體中的有害物質。經過不斷的學法煉功,堅信者可以升到更高層次,獲得天目(通過腦中的通道來看)與宇宙溝通,並且最終得到「完美的幸福」。

所談這些只不過是修煉者所體驗經歷的表面皮毛而已。王女士,32歲,中國東北一位下崗石油工人。她描述她煉法輪功的經歷時說,「我感到能量在我體中流動。有時我感到強烈的跳動。我能看到光,但是很模糊,因為我還沒有深入去煉。煉功後,我感到寧靜。」信仰者稱煉功僅數星期後,疼痛與疾病就已減小或消失。一位當時的政法幹部,王有群(譯音)在一封給黨領導的公開信中寫到:「這麼多的無藥可治的病患者被現代醫學判了死刑,然而卻奇蹟般地痊癒了,誰能在這樣短的時間內為這麼多的人清理身體,消除疾病?不是別人,就是李洪志先生。」(王之後被逮捕,命運未知)

在某種意義上,法輪功是很多祛病健身的氣功之一,(李先生在《轉法輪》中否認法輪功是用來治病的,但此團體的網站說法輪功祛病有效率達99.1%)這個古老傳統自八十年代以來,重新獲得了人們的喜愛。法輪功與眾家氣功不同的是,李洪志先生簡化了困難且通常是神秘的氣功煉習,將它們與道德(或者是神秘的)哲學結合起來......成員們若想提高,必須學習李先生的著作,不斷看他的錄像。這些要求令一些法輪功信仰者著迷。

Sterling Campbell是一位紐約音樂家,他說,「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去作一個好人,實在是很難,但是現在我無法想像自己用其他的方式生活。說句實話,在更深層的意義上,我比以前開心。」虔誠源自這樣的信仰。

北京的新年除夕,楊雷(譯音),她丈夫和另外一位法輪功追隨者站立於天安門廣場,充滿著一種緊張的混合氣氛,人們等待著新年到來之際的狂歡,警察等待著麻煩。楊和她的同行者們鎮定下來,合上雙眼,開始煉功。她回憶說,「我只作了五分鐘,當我睜開眼,我看到一個警察站在我面前。」

這三人被匆匆送進警車裏,然後被帶到附近的警察局,那裏已裝滿了法輪功成員。一位警察告訴楊,他們每天在天安門廣場逮捕至少100名堅信者。29歲的楊和她的朋友們僅被拘押到次日。由於他們是香港居民,他們被釋放並被告知不許再到大陸來。但是她做好了更壞的打算。這位曾患風濕性關節炎的音樂老師說,「李老師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將不惜犧牲生命來護法。」

與中國官方媒介的可怕宣傳相比,學員的這些故事顯得鮮明有力。

堅信者們說政府當局正在玩弄因果倒置的兩面手法。一位追隨者說,「那些精神病患者煉其它氣功也會精神錯亂。李老師禁止那些精神病患者煉法輪功。如果他們硬要煉,他們自己承擔後果。」他還說,除此之外,單靠羅列死亡人數的本身是說明不了甚麼問題的。「在北京的醫院裏,每天都有300人死亡。一年裏,死多少人?政府是用死亡來嚇唬人。」

一位香港的音樂教師楊女士告訴記者:她的在大陸的弟弟和母親受到單位和家庭的巨大壓力,要求他們放棄修煉法輪功。現在,所有法輪功學員都要到警察局登記留檔,還得上繳所有與法輪功有關的資料。輔導員們則被軟禁在家,他們的家用電話也被監聽。但是,通過暗語他們照樣可以安排見面,交流體會和堅持修煉。

海外的法輪大法網站搶在中國官方切斷他們與大陸的聯繫之前通過互聯網把最新消息傳播到中國大陸。

法輪仍在不停地旋轉著。

(2000年8月12日譯)


多維新聞:北京京西龍山「佛」字天成 2000年8月13日

【多維新聞社13日電】京郊房山區十渡風景名勝區陡峭的龍山崖壁上有一個巨大的「佛」字,高約3米、寬約2米,然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個「佛」字並非人工雕刻而成。

據北京日報8月13日報導,據考證,這個「佛」字完全是自然形成的,是在地質作用下由水沿岩石的節理裂隙面溶蝕風化而形成的痕跡。龍山的岩石是含燧石條帶或燧石團塊白雲岩,形成年代距今約10億年左右,後經過幾次造山運動,由淺海隆起成陸地,形成北京西山,在隆起抬升過程中使岩層發生裂隙和斷裂。


多維新聞:賈春旺說中國公安隊伍問題相當嚴重 2000年8月11日

【多維新聞社11日電】中國公安部10日在山東威海舉行全國公安機關「三項教育」工作會議,公安部部長賈春旺在會上指出,當前公安隊伍中仍然存在著許多問題,有些問題甚至還相當嚴重。

據中新社報導,賈春旺說,通過開展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教育,重點解決對待群眾態度「冷硬橫推」、亂收濫罰、侵犯群眾利益等問題。通過開展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教育,重點解決報喜不報憂、統計不實和警令、政令不暢等問題,進一步倡導知實情、說實話、辦實事、鼓實勁、求實效的工作作風。通過開展嚴格公正文明執法的法制教育,重點解決刑訊逼供、濫用槍支、超期羈押等問題,使廣大民警自覺做到嚴格執法,秉公辦事,為警清廉。

另據新華社報導,「三項教育」將從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分兩批在縣級公安機關進行,明年下半年再在省地級公安機關展開。為進一步純潔民警隊伍,「三項教育」中,每個縣級公安機關將要分離出部份人員進行離崗培訓,仍不合格的將堅決清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