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應正法的需要,向社會說明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 師父在宇宙中的正法早已推進到人間這一層。大法弟子在人間的修煉是和師父的正法緊緊相聯的。怎樣在正法過程中緊隨師,是我們每一個弟子都要去悟一悟的。

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中說:「這麼大的法在人類社會上傳,你想,要容一個人太容易了。我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說,一爐鋼水要掉進去一個木頭渣兒,瞬間就找不到它的蹤影。我們這麼大的法來容你一個人,消你身上的業力,消你不好的思想,等等等等,那是輕而易舉的。」我理解,大法這麼大,緊隨正法的要求去修,個人的提高和圓滿就在其中了,但個人能否主動去同化大法、順應正法,這對一個生命來講是至關重要的。

正法進程至此,世人都應該有一個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而邪惡卻在阻礙正法的進行,破壞和干擾大法在人間的弘傳。所以就有了把正的說成是邪的,把好的說成是壞的這樣的咄咄怪事,其實就是邪魔在形成這樣一個反的物質環境,一個對抗大法的物質環境,從而使世人在這魔性的環境中看不到宇宙大法的真相,不能去偽存真,不能真正得法,那麼在假象和反向的環境中,世人如何真正地擺放自己的位置呢?這也是相生相剋的理在末法時期敗壞了的緣故,使得「相剋」在人間這一層法中,特別是在中國,超越了「相生」。我的理解是在人間的正法也包含著要把這層理給正過來。

如果我們不能把這個魔性的物質環境正過來,它的結果是甚麼?

宇宙大法在人間被戴上「邪教」的帽子;
大法弟子因為要修「真善忍」而被關押,判刑,坐牢,勞教,甚至被迫害致死;
被這個魔性環境控制的世人,不能真正認識宇宙大法是甚麼。
也許有人會說,歷史上也曾經有過正教被打成邪教,耶穌為世人受難被釘在十字架上,等等。但是與歷史上一般的度人不同的是,師父這次是在正宇宙。大法給宇宙中各層生命開創了生存環境,大法創造了各層生命。我們每一個得了法的眾生都是大法的一分子。記得師父在一次講法時說過(大意):你們是宇宙的希望,是宇宙的未來。大法給了我們生命,給了我們未來。作為在人間修煉的大法弟子,我們怎麼在人間圓融大法呢?還記得那亙古的「助師世間行」嗎?
自我本性的覺醒,是在正法進程中真正能緊隨師的前提。我們要從以自我修煉為中心的狹隘中走出來,從以個人圓滿為中心的狹隘中走出來,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從小集體小圈子的束縛中走出來,從地域國界的限制中走出來。把自己投入到正法的大熔爐中熔煉,圓融大法的本身,也是在圓融自己。

師父「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中說:「我說未來的宇宙是不滅的問題,你們都高興。為甚麼能這樣你們知道嗎?有人講這樣的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有人就把它當做座右銘。其實你們還不知道,這個私貫穿很高層次。過去的修煉人說︰「我在幹甚麼」,「我要幹甚麼」,「我想得到甚麼」,「我在修煉」,「我要成佛」,「我想要達到甚麼」,其實都沒有離開那個私。而我要你們能夠做到的是真正純正的,無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覺的圓滿,才能達到永遠不滅。」我們要在弘法護法的修煉中達到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的境界。

國內許多弟子在用自己的生命助師正法。當看到他們的事蹟時,我常常是淚如湧泉。我敬佩那些敢於放下生死,在大法遭受磨難時圓融大法的精英們;為他們用生命實現「助師世間行」的壯志自豪。但我也為自己沒能在助師世間行中更多地奉獻自己而愧疚。每一次心靈的震撼,都讓我對法更堅定;每一次心靈的洗滌,會喚醒我沉睡已久的助師誓言。

作為海外的弟子,我們怎麼更好地走出來助師正法?

(一) 清醒認識當前的形勢和真修弟子的責任

首先看看這個魔性的物質環境在中國賴以形成和存在的一些基礎:

破壞人間的法律,混亂人間的次序,踐踏人們僅存的善念;
控制輿論工具,顛倒是非,掩蓋並捏造事實,向人民灌輸邪惡的思想,矇蔽民眾;
動用國家專政機器殘酷迫害敢講真話、敢於堅持真理和正義的法輪功學員,欲撲滅人間真理正義之火種;
採用「群眾鬥群眾」的方法,把不明真相的群眾推向法輪功的對立面,推向真理的對立面,妄圖把國家和人民推上絕路。
所有這一切的手段,其實只是表現在人間的現象而已。其背後真正的原因是宇宙中敗壞了的生命以及惡勢力對大法的恐懼和抵制,因為任何一個生命在「真善忍」之下都會現出原形:要麼同化,要麼反對。那麼對死亡的恐懼就會表現為垂死的掙扎。所以,這是一場正與邪,善與惡,佛與魔的殊死較量在人間的表現。
邪惡勢力在人間的存在需要一定的物質基礎。只要人們思想中還認同謊言和邪惡(無論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惡勢力在人間就有藏身之處,它們就能毀壞更多原本有希望的生命;不去糾正、消滅邪惡物質在人間的影響,就等於把人類這個空間拱手讓給它們。所以清除、糾正那些邪惡物質在人們思想中以及人間這一層其他形式中營造的邪惡環境,就是刻不容緩的,是所有真修弟子「助師世間行」的當務之急。

在中國,這種抵制大法的物質環境尤其邪惡,控制著很多不明真相的中國人。而在海外,邪惡的人不惜利用國家利益作交換,用盡一切手段,詆毀誣蔑法輪功及師父,已經使一大批華人(特別是華僑社團、社會)受到矇蔽。儘快將法輪功的真相及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的罪惡告訴世人,通過各種形式讓海外華人社會真正從正面了解我們,糾正中國政府的惡劣影響,就是在協助師父正人間的這一層法。

我們海外弟子不僅肩負著向受矇蔽的廣大中國人民說明真相的責任,而且還肩負著向廣大的海外西方人民及華僑弘法,說明真相的責任。我們不僅要打破惡勢力在中國已形成的抵制,對抗大法的魔性物質環境,還要消滅已經膨脹到海外的這個魔性物質環境,樹立人間正義,給所有的國家、民族、人民一個認識大法真相的機會,給大法在人間應有的位置。

(二) 怎樣更好地走出來?

1、向廣大人民說明真相

大法正的是人心,主佛洪大的慈悲在給每一個眾生機會。如果我們每一個得法的海外弟子,都能走出來,從自我做起,告訴西方人民,中國人民以及海外華僑法輪大法的偉大;告知他們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為真理,正義獻身的無私精神;揭露中國政府對正義良知人權的踐踏;喚醒世人對真理正義的覺悟;如果我們把通過修煉法輪功的親身受益告訴我們的親朋、老師、同學、老闆、同事、鄰居和所到之處能接觸到的所有的人,把身邊的環境首先正過來;如果我們向海內外的各國,各級政府組織及官員說明真相;向各種非政府組織及其成員說明真相;向各種民間團體,組織說明真相。那麼,「真善忍」的宇宙法理就會深入到世人的心中,人們麻木的本性就能回到正義一邊,民眾就會覺醒。

我們對大法的堅定加上民眾的覺悟,就在形成一個巨大的能量場,打破魔性的物質環境,壓縮邪魔的生存空間。那麼,縱使有少數存心破壞,抵制大法的人強權在握,甚至動用國家機器來達到個人的目的,那也只不過是螳臂擋車而已。

2、充份利用各種條件突破中國的新聞封鎖,徹底打破魔性的物質環境,支持大陸弟子

我們海外的弟子,應充份利用海外先進的科學技術手段,通過互聯網,報紙,電台,電視等等等等各種渠道,突破中國的新聞封鎖和壟斷,把中國政府迫害、誣蔑、詆毀法輪功的真相告訴被矇蔽的廣大中國人民,讓他們聽到正義的聲音,讓他們知道真理的存在。

3、在弘法護法中集體昇華

師父在「走向圓滿」一文中說:「……如果你們真正能在修煉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執著,最後的這場魔難就不會這麼邪惡」。正因為我們集體有那麼多,那麼大的根本執著還沒有去,使得邪魔鑽了空子,影響了師父正法的進程。我們怎麼做才能根本阻止罪惡的延續呢?那就是我們這個整體共同精進,去掉最根本的執著,整體昇華達到圓滿的境界。

國內的弟子們直接面對的是生死考驗,是怎麼捨盡的考驗。他們在承受中消去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的同時,在為尚未圓滿的弟子和尚未得法的眾生爭取著時間。如果我們現在還不能從自我中走出來,把自己投入到正法護法的洪流中去,又怎能對得起那些走在前面的千千萬萬的同修們?又怎能對得起大法所給予我們的一切?又怎能對得起師父洪大的慈悲?

在海外,由於大家居住分散,路途較遠等客觀情況,不論華裔弟子還是西方弟子都不能經常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活動,從而逐漸形成了有些弟子「在家獨修」的客觀現實。還有些弟子甚至不知道還有煉功點。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能提高的保證,我們應鼓勵那些「在家獨修」的弟子首先走出那個「小家」的獨修環境,能在集體學法,煉功中與大家共同進步。只有多學法,學好法,才能真正做好助師正法。師父的話:「共同精進,前程光明」。有每一個弟子的走出來,就能形成集體的走出來。讓我們在弘法護法中集體昇華。不要讓海外「舒適」的環境成為阻礙我們精進的溫床。

就像師父在「心自明」中說的那樣「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有緣在師父法正宇宙的過程中在人間修煉,助師正法,是宇宙中多少生命想求卻求不來的機緣呀!還有甚麼人間執著放不下的呢?從另一方面講,海外弟子必須要有能捨盡一切的精神去向這個世界傳播真理的聲音,才能無愧於真正助師正法的宏願,在護法修煉中走向圓滿。

美國弟子 2000年6月2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