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玉蘭迫害致死案見證人致梅玉蘭親屬的一封信

關注度:
梅大姐的親屬們:您們好!

我們幾人都是梅大姐的功友,是她的好朋友,對於她的突然去世,我們也都感到非常吃驚和哀痛。因為我們知道梅大姐是多麼地善良慈愛,我們都把她當作親人一樣地關愛,所以對於她的去世,我們都想搞個明白。

可能你們都已經知道梅大姐是因為5月13日在煉功點上煉功後被拘入朝陽分局的,當時她被關在女筒607號,和我們幾人關在一起,她是樂呵呵進來的,精神狀態非常好,身體情況更別說了,號長就讓她負責刷廁所,她幹得也很好。

從5月16日開始,看守所為了阻止學員們的絕食呈請(我們沒有幹壞事,只是因為在外面堂堂正正煉功就被無端拘留,所以當時在以絕食的方式要求無條件釋放和煉功學法),就陸續給學員們灌食(灌濃鹽水和豆奶)。

梅大姐是14號開始絕食的,17號被灌的,我們只知道她被灌之前是個好好的人,活潑開朗、有說有笑的。可灌食之後,她回來告訴我們,當時沒有灌進去從鼻子裏嗆出來了,而且管子插得她頭很痛(我們相信她的話,因為灌她時我們都聽到了她的慘叫聲)。後來都坐不住了,心裏老是噁心想吐,我們就讓她躺下休息。可當天夜裏,她就開始吐濃痰,然後就大口吐血,血塊一樣的東西,這時號長立即叫來了值班管教。這位姓孫的管教置之不理,而且說:「沒關係,死不了,出了事我擔著。」就沒有採取任何搶救措施。同號我們的賈秀蘭大媽(大法學員)就一直在她身邊照顧她。

第二天上午,她被同號犯人背了出去,聽犯人說她被照像了。這樣抬回來之後,才又抬出去送醫院,聽說打了兩瓶點滴。這樣下午就又被背回號裏躺下。散板後,大約5、6點鐘時,管教給了一小碗米粥讓我們給她餵下,她都喝了,只是嗓子腫得很大,講不出話來。8、9點鐘時,我們發現她表示出頭痛難忍的樣子,而且喘不過氣來,坐也不行,躺也不行。當時賈秀蘭一直抱著她。後來我們發現她開始手腳冰涼,眼珠也不動了,非常擔心,立即報告了值班的馬大夫,這才把她又送進民航醫院搶救。

5月22日我們有2個學員去醫院探望,看到梅姐雙眼被白膠布貼著。我們趴在她耳邊叫了她三聲也沒任何反應,她胸口只是隨著醫療器械的啟動而上下起伏,當我們向醫生詢問她的情況時,醫生只是說她是個特殊病人,一切情況都不允許向其親屬及其他人透露,就這樣被拒絕了。

我們24日夜裏再去看梅時,被告之梅已於23日下午4點10分去世了。

這就是我們607號幾個大法學員的親眼所見,親耳所聞。我們也在要求朝陽分局對於梅大姐的死給予我們一個公正真實的解釋,嚴懲兇手。無論是直接或間接的兇手,我們堅決要求當局給予相應的法律制裁。我們和梅大姐一樣,都修「真、善、忍」大法,而梅姐的死,也是與維護大法不可分割的,因此,我們覺得有必要將我們所知道的實情告訴你們,當然也希望你們把這封信給李萬慶大哥,讓我們一起為梅姐討還公道,讓事實大白於天下。

大法弟子(此處所有簽名為編者略)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四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