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5月26日北京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北京】北京大法弟子梅玉蘭因朝陽分局強行灌食致死

梅玉蘭
梅玉蘭

梅玉蘭,女,44歲,北京朝陽前葦溝村法輪功學員,1998年3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2000年5月13日因在家門口煉功被拘朝陽分局607牢房。

5月14日,因要求學法煉功和無條件釋放而絕食,當時,女號10個號都有絕食請願的大法弟子,絕食時間長短不同。

5月16日上午,朝陽看守所採取強行插管的方式強迫學員們進食(即灌鹽水和豆奶),梅是第二天(5月17日)被灌的。當時,607號共有九名學員,都先後被灌食。負責灌食的不是拘留所的馬大夫,而是一個犯人,該犯人據說是朝陽醫院的護士。

梅被灌時,我們幾個學員在號裏聽到她痛苦的慘叫聲,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回來,胸前一片豆奶鹽水,她喘著氣對我們說:「沒灌進去,都從鼻子裏嗆出來了,很難受。」後來梅就說頭痛,號長就讓她躺下休息,她覺得一陣陣噁心,不想喝水,吐出來的也都是體內的髒東西。可到了當天夜裏,她開始吐濃痰和血,到後來吐的就是大口大口的血,號裏都是血腥味兒。值班的犯人立即報告當夜的管教,這位姓孫的管教置之不理,說:沒關係,死不了,出了事我擔著。結果沒有及時送醫院。

到第二天,我們看到梅被拉出去照相(照相的事是聽抬梅的犯人說的),回來時,在601號的學員看到她是被平放在地上、被拽著雙臂拖回607號的。折騰了一夜,又被背出去送醫院,聽說打了點滴。回來後,管教就給了一小碗米粥,我們幫她喝下了。當天夜裏,梅開始喘不上氣來,大口呼吸,慢慢手腳冰涼,眼珠也不動了。我們立即報告了值班醫生,才被送民航醫院搶救。

19日,607號全體成員都被錄了口供(關於梅的事),我們只知道梅在被灌前是好好的,還負責在號裏刷廁所,而被灌後就再沒起來。

5月24日我們去醫院詢問,護士說梅在5月23日下午4點10分去世了。另外,一直照顧梅的學員──賈秀蘭至今未獲釋。

梅的丈夫李萬慶因春節在天安門煉功被判2年勞教,現關在團河勞教所。他們還有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兒,一人在家。

607號牢房目擊者
2000年5月24日


【北京】崇文區角門看守所一名大法弟子死於強灌濃鹽水,另十名學員被送急救

2000年5月13日,一位女大法弟子(姓名不詳,代號F2),45歲,東北口音,到天安門煉功,被抓到天安門派出所。她和70多位沒有報姓名和家庭住址的學員一同被幾個派出所分頭領走去審問,被編號F2。之後她被派出所送到北京崇文區角門看守所非法拘禁。

在關押期間大法弟子向看守所提出了四點要求:1.返回被沒收的大法書籍;2.要求無條件釋放被非法拘禁的學員;3.要求學法煉功;4.要求與看守所所長直接對話。但看守所所長以工作忙為藉口拒絕見學員。

學員們在被關押期間,為了證實大法的清白,為了還師父清白,一進看守所就開始絕食絕水。在絕食絕水的第三天,看守所讓4名男人把絕食的女學員逐個按倒在地,強行插鼻管灌入大量濃鹽水。在灌的過程中,一男醫務警察講:灌,只要死不了,有口氣就行。

在絕食第七天,看守所醫務人員問一個叫李秀華的女管教還灌不灌,她高叫到:「灌!」

到第九天,絕食的學員先後共被灌了六次,只有一次灌的是玉米麵粥,其它五次灌的都是濃鹽水,學員們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頭昏、頭疼、心慌、全身乏力,但看守所沒有任何醫務人員到現場詢問,為學員檢查,而且牢裏的犯人仍然逼迫絕食的學員搞衛生,還對煉功的學員大打出手,並用被子將煉功的學員蒙住頭又打又罵。特別是F2學員脫水症狀很嚴重,號裏犯人仍然叫她刷廁所,其他學員要求看守所為F2學員檢查救護,但無人過問,致使5月22日上午8點鐘左右,F2學員處於意識不清狀態,這才由號裏四名犯人將她抬到醫務室。

22日9:30左右,醫務室才將F2送到宣武區濱河醫院(專門給在押犯人看病的醫院),門診接受F2住院治療,此時她已神志不清。但在這種情況下,該醫院的丁護士長和護士們還給她插鼻管準備灌食,但F2學員已不能吞咽任何東西。丁護士長邊罵邊插。半小時後,醫院才發現胃管根本沒有插進去,在口腔裏團成了一團,這時該院醫生才說送來得太晚了。女看守也說是送的太晚了。

隨後醫院才給F2學員輸液,並做心電監護(非遙控),但沒有醫生護士在場監護,在場的只有一個管教李秀華和一個勞動犯。這兩個人同時還監護一同被送進來的其他絕食學員。該勞動犯仍然用被子蒙住另一位絕食入院治療的學員的頭使勁按住打,致使該學員呼吸困難,該管教站在一旁看著,也不加制止。

F2學員心律由每分鐘160多次逐漸下降到每分鐘30多次。這時勞動犯才去叫醫務人員,但醫務人員沒有及時趕來,直到F2學員心律降到每分鐘20多次,護士才來,醫生來後下了病危通知書。看守所提審員劉松來看F2學員,但他發現F2學員瞳孔已經放大時,他不趕緊喊醫生來搶救,而是忙著取手印,而且大聲喝問F2學員叫甚麼名字,住在哪裏,反覆問了多次。但F2學員已陷入深度昏迷,根本無法回答。

22日晚上約7點左右,由於看守所的領導、管教、醫務人員的不負責任;由於醫院沒有及時搶救,沒盡到責任;由於政府不顧事實地對法輪大法的打壓,致使F2學員死亡。

另據悉,5月24日凌晨,勞改局第一監獄又將十名絕食的大法弟子送到濱河醫院搶救,目前情況不明。


【北京】崇文區拘留所被關押虐待的法輪功學員出現生命危險

2000年5月13日,一名五十多歲的北京大法弟子,女性,和功友到天安門煉功被抓。在天安門派出所她堅持不說姓名、住址,只告訴警察是大法弟子。當天她和70多名不說姓名、住址的學員分別被北京的一些派出所帶走。之後被關押在北京崇文區拘留所。在關押期間,她因堅持煉功多次被犯人毆打,管教知道犯人打她,還把牢門關上,不叫其他監號聽到。該學員因要求學法、煉功和無條件釋放而絕食,在絕食、絕水十一天後,被插管灌食,出現生命危險。5月23日該學員被送進公安醫院搶救,目前情況不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