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4月28日各地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28日】
圖片新聞:2000年4月25日上午的天安門廣場
英國每日電訊:天安門新抗議
自由亞洲電台:誰有權判定法輪功殘害人命?
法新社: 另一個法輪功學員被中國警察毆打致死
路透社:法輪功要求與中國政府對話
世界日報:加拿大法輪功學員示威,促予煉功環境
自由亞洲電台:賈春旺嚴辭指責公安部門
來自大法學員的"4.25"報導


圖片新聞:2000年4月25日上午的天安門廣場

    

上圖拍攝時間為「4.25」上午9點50分左右,黃沙漫天,途中的警察正在天安門廣場往警車裏抓大法弟子。

上圖拍攝時間是「4.25」上午9點到9點30分。警察把整個廣場的人清光,把遊人全部攆到廣場之外,同時開始抓大法弟子。當日上午,天降塵埃,偌大的廣場之內空無一人。



英國《每日電訊》26日報導:天安門新抗議

大衛.芮尼 北京

中國警方昨天在天安門廣場逮捕百名法輪功教派成員,因為他們紀念導致鎮壓的大規模請願一週年。一組組的成員,不顧成百上千撒網般遍布廣場的警察和便衣的搜尋,在簇擁的遊人中,展開黃色橫幅,緊接著開始打坐煉功。每組示威僅持續幾分鐘,然後示威成員就被一擁而上的警察和便衣粗暴地按倒在地,拖進早已備好的警車。警官們猛擊一男成員的面部,強使六名懷抱小孩的女成員上警車。

在示威期間,外國記者被便衣警察訊問和跟蹤,有的相機,膠片和政府證件被沒收。一名美國遊客的膠片被從相機中拉出曝光。這些抗議活動標誌法輪功反抗運動一週年,是1989年天安門血腥鎮壓以來,民眾向中共當局發起的最勇敢的抗議的一年。去年4月25日,第一次大規模請願,一萬名靜默的法輪功追隨者聚集在北京中共領導所在地,自此法輪功開始被納入鎮壓的計劃。

幾百名法輪功負責人被判監禁或面臨判刑,幾千名追隨者未經法律審判就被送入勞教營。還有許多追隨者被送入精神病院。對持異見者的偵緝迫害已大面積展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開除學籍,陷害高級官員和高級軍官,至少有一名法官。

一名研究過法輪功的外交官昨天說:中國安全機構已經粉碎了它的主要組織,但是那些中年和老年追隨者對關押毫無懼色,繼續使當局感到羞怒。儘管一貫堅持不參與政治,沒有組織,但是這個教派已經越來越顯示了它集結海外支持的能量。

雖然只有少數異議團體在中國大陸活動,如法輪功倍受當局警惕,對中國人權的外部批評,尤其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已把法輪功問題與不同政見者,西藏問題,地下基督教一起作為被共產主義者鎮壓的受害者列入議程。分析家說:對法輪功的鎮壓使當前共產黨領導陷於提前崩潰的危險。

歇斯底里的政治宣傳-- 包括最近指責法輪功聯合海外敵對勢力一說 -- 反倒使法輪功贏得國內外的同情。

普通老百姓對法輪功教派的神秘信仰表示同情,同時對政府的政治宣傳正在增長厭倦情緒。共產黨以政治鬥爭和奪取偉大勝利為生存,難以停止,但是面臨每一次新的反抗運動,都無可置疑地遭受挫傷和削弱。



自由亞洲電台:誰有權判定法輪功殘害人命?
2000-04-26

(自由亞洲電台所有的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們個人的立場。)

法輪功殘害了1400多條人命--這是中共當局向國際國內宣傳解釋,為甚麼要定法輪功為邪教時,每談必提同時也是最主要的論據。中共當局構織法輪功為邪教,沒有這1400多條人命作說詞,就更加空無一物荒謬滑稽。但是,只要一分析,就可以發現,中共當局確認法輪功殘害人命,是違背常識法理的。因為對於法輪功殘害人命的認定,中共當局既是原告,又是法官,還兼任了偵破和勘驗工作,法輪功卻連說句話的權利都沒有。這種對罪行的認定方式,沒有絲毫公正客觀可言,僅能體會出中共當局何其強蠻霸道。

毫無疑問,法輪功有否殘害人命,作為原告的中共當局最無權確認。那麼誰有權確認法輪功有否殘害人命?唯有醫學科學。醫學運用科學手段,證實修煉法輪功這種氣功,會造成人那些生理反映和變化,而這些反映變化傷害人的健康乃至生命。並且對1400多個指控的個案,逐一勘驗核實是否屬於修煉法輪功造成的死亡。只有醫學證實這些死亡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人們才有權利指控法輪功有害健康和生命,否則對法輪功不 是指控而是誣蔑誹謗。一個政權沒有醫學的證實,就強行確認並實施暴力鎮壓,是卑鄙野蠻的人權侵犯。

與中共當局的說法完全相反的,是數千萬法輪功修煉者的說法,他們說法輪功有益健康並治療疾病。有大量認為修煉法輪功治好了自己頑症的人,以親身感受和病癒的事實,對法輪功有益健康和生命加以確認。在醫學科學無法證實修煉法輪功,對人的健康和生命有益還是有害之前,我們應該相信法輪功與中共誰的說法?如果依照嚴格的法律的科學的定義,不論是法輪功修煉者還是中國當局,其說法都是不能視為絕對的正確,尤其不能允許政權依此說法對民眾採取鎮壓。倘若相信不相信只屬於可不可以修煉的層面,人們當然應該相信修煉並認為有益自己的實踐者,而不能相信中國當局根據統治需要進行的指控。

中國當局對法輪功的說法和迫害,使人想起人類史上蒙昧陰暗的過去。今天對法輪功的鎮壓取締,其指鹿為馬似的誣陷和政治上的險惡用意,與歷史上都是一脈相傳的。

我們反對以毫無科學和邏輯的危言聳聽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就是捍衛人類免於這類災難恐懼的權利,自然也是在減免自己今後遭逢這類災難恐懼。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劉青作的評論節選。)



美國國務院要求中國停止鎮壓法輪功學員
2000-04-26

華盛頓消息:針對中國政府在法輪功學員包圍北京中南海一週年的日子裏採取的拘捕行動,美國國務院發言人魯賓星期二要求中國政府按照國際人權準則行事,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他還敦促北京立即釋放因和平表達信仰而遭拘捕的民眾,保證公民言論自由權與和平集會權。魯賓說,中國政府採取的鎮壓行動直接違反了國際公認的人權標準,我們對此深感憂慮。美聯社星期三報導說,25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百餘名法輪功學員被抓之時,美國移民局也批准了一位77歲高齡來美探親的法輪功學員的政治避難申請。

此外,華盛頓的幾十名法輪功學員星期二在中國駐美國大使館門前煉功示威,抗議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



法新社: 另一個法輪功學員被中國警察毆打致死

北京, 四月二十五日(法新社)- 一香港人權組織於星期二稱:一名被取締的法輪功精神運動的成員在中國東部的拘留所裏被打死,這是九個月以來第16名因拘禁而死的成員。

李惠希,40歲,於本月因抗議對該組織的取締在北京被拘留。

這家人權和民主信息中心在傳真報告中說,他被拘禁在山東省侯鎮村拘留所裏於四月二十一日被警察打死。

這家中心說,警察在其家人趕來追悼前火化了李的屍體。村政府給了其家人四萬五千元 (5400美元)作為補償並告之不許聲張。

侯鎮村警察對此事拒絕評論,只說他們對李的案例和他的死因「不清楚」。

中心說,這是自七月二十二日以來第16起法輪功成員在警察拘留所裏死亡的事件。

這也是第三次警察在死者家人趕到前用火化屍體來掩蓋死因。

中心稱,上個月,張正剛被江蘇淮安的警察毆打昏迷。

報告又說,他被送去醫院搶救五天,然後被60名警察包圍醫院並火化,然後宣布死亡。

去年年底,趙金華,42歲,被稱在山東張星鎮被警察毆打致死。她也很快被火化。

本週二是1999年4月25日一週年,去年的這天,上萬名該精神運動的追隨者在北京市聚集在共產黨的總部中南海抗議對其正在醞釀中的取締。

這個曾被打上「邪教」的標籤的人群倡導簡樸的生活,傳統的中國打坐和呼吸鍛煉。

這家信息中心於上週報告有三名法輪功成員在上個月死於警察拘留所,包括張正剛,36歲;李豔華,46歲;和管朝生,56歲。他們都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而被拘禁。



路透社:法輪功要求與中國政府對話

紐約(路透社),四月二十四日,星期一-- 法輪功精神運動於週一要求與中國政府「和平對話」,儘管中國政府正在為引起政府鎮壓的大規模抗議的周年紀念而做準備。

在星期一,引起共產黨禁止這個運動的大規模靜坐請願的第一個周年紀念前夕,一群群的警察在天安門廣場上巡邏並逮捕了至少十幾個抗議的法輪功成員。

這個揉合了佛道兩家修煉和冥想的運動在向媒體發表的電子信件中說,「我們重申與中國政府和平對話的請求,並希望世界上善良的人們和機構給予我們支持。」

聲明中說道,「一個和平的決議不止對修煉者有益,對整個中國和他們的政府也是有益的。」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大約一萬名法輪功成員為尋求官方認可而聚集在中國領導人辦公起居的中南海的周圍。

那次和平請願的規模和組織使政府感到不安。它先把法輪功定為「邪教」,進而開始誹謗這個運動並將她的追隨者從工廠、國家機關和學校中開除。

聲稱在世界範圍內擁有七千萬到一億煉習者的法輪功,指稱中國官方逮捕並拘留了超過三萬五千的修煉者,另外有五千人被送往勞改營,還有一些在走過場的演示性審判後,被判長達十八年徒刑。

北京當局把一千五百人因自殺或拒絕醫療而死亡歸咎於法輪功。政府稱只有不到一百人被監禁。

法輪功在聲明中說,「儘管越來越多的國際組織和政府毫不含糊地批評中國所採取的行動,我們卻沒有看到迫害停止的跡象。」

北京當局說這個組織所得到的國際上的同情是這個組織成為國外勢力破壞中國穩定的工具的標誌。

法輪功重申了她不參與政治的立場。

聲明中還說,「無論如何,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政治訴求,他們只是由於氣功給了他們渴望的健康而力圖在日常生活中實踐『真、善、忍』。」

「從生活的各個方面來看,學員都是好的,守法的公民。」



世界日報:法輪功學員示威 促予煉功環境事件一週年
多城渥京等地遊行請願要求釋放被關學員及撤銷通緝李洪志先生

【本報多倫多訊】為紀念「法輪功事件」一週年,多倫多、渥太華及滿地可都有法輪功修煉者舉行示威活動,要求中國政府還法輪功清白,並釋放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

 數十名法輪功修煉者昨天在中國駐多倫多總領館門前煉功,並向總領館遞交了一封請願信。總領館方面以「工作太忙」為由,無人出面接信。中午十一時半左右,五位法輪功修煉者走進總領館大門,遞交請願信。門房接待人員在打電話通告裏面的官員之後,表示稍後會有人出面接信。不過等了十來分鐘後,這位接待人員說因領事們工作都太忙,不會有人出來了。隨後,法輪功修煉者只好找來一個信封,寫上「周興寶總領事收」,留下信件走人。

 法輪功修煉者李卓夫事後表示,從去年七月中國政府將法輪功宣布為「邪教」之後,他們已多次來總領館遞交請願信,每次都有領館官員出面接信,有一次僑務領事朱柳還與他們交談一個多小時。如昨天這般情況,尚屬第一次。他表示說渥太華那裏中國大使館也沒有人出來接信,也許是中國政府方面如今對海外法輪功學員的統一新政策。

 一些法輪功修煉者昨天一再強調,他們「不反政府」,要求的是有一個和平煉功的環境。在給中國總領館的請願信中,法輪功修煉者把矛頭指向「中國公安部門中一部份想踩著他人往上爬的人」,說他們在「製造新的悲劇,把民眾作為敵人來防」。

 參加昨天煉功的五,六十人中,女性佔多數,最小的僅七歲。他們一遍一遍地煉功,也有人拿出李洪志先生的書來讀。警方出動維持秩序的僅一個警察,整個煉功活動平和結束。

 昨天來自渥太華和滿地可兩地的近五十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對面的草坪上舉行和平示威,要求中國政府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國內法輪功同修,並給予法輪功寬鬆的修煉環境。

 在示威過程中,學員們向大使館遞交一封致中國政府領導人的抗議信。學員竹學葉宣讀了這封信的內容。信中說:「法輪大法永遠不參與政治,這不僅僅是由修煉本身所決定的,而且在修煉者的修煉過程中得到了充份的體現。」信中表示:「心無偏見的人們都可以看到,他們沒有任何政治訴求,他們要求的僅僅是允許修煉的環境。」信中最後呼籲:「還法輪大法修真向善的清白;撤銷對李洪志老師的通緝;允許法輪大法的書籍公開發行;釋放所有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給予法輪大法寬鬆的修煉環境。」

 不過,中國大使館沒有接受這封信件,示威召集人周立敏表示,她將通過傳真將信件傳入中國大使館。

 周立敏說,目前,渥太華已經設立了十多個修煉站,許多人都來煉功。二週以前,他們在渥太華會議中心舉行的健康博覽會上設立了攤位,引起不少人的興趣;一週以前,他們去紐約參加法輪功的法會,大家交流心得,受益不淺。

 據加拿大法輪功新聞簡報報導,二十四日早上,渥太華和滿地可的多名學員的電子信箱中被送進大量垃圾電子郵件,少則二百,多則二千。渥太華負責法輪功電子網站的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學員也證實了這一點。他表示,渥太華的法輪功網站最近也有兩、三次被堵(Block)。他說,該網站已經建立兩年,第一年時有上萬人上網,第二年未作統計。



美國之音4月26日的報導

法輪功在中國被宣布為非法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但仍有不少法輪功信徒不顧當局禁令在公開場所修煉法輪功。

法輪功信徒不顧當局禁令在公開場所修煉法輪功,以致被逮捕。有分析指出,中國當局之所以如此嚴厲地打擊法輪功,是擔心自己的統治地位受到挑戰。請聽美國之音記者田野的報導。

在一萬名法輪功信徒去年4月二十五日在中南海附近靜坐示威一週年之際,一些人不顧當局三令五申,公然在天安門廣場煉功,結果在這一天當中先後有一百多人被拘捕。人們不禁要問,為甚麼法輪功信徒們不乾脆在自己家裏或甚麼安全的地方煉功,而一定要公開向政府挑戰呢?這種作法是有利於他們的信仰呢?還是只會導致當局採取更加嚴厲的鎮壓措施的呢?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兩種成份都有。首先當局已經表明不惜採取更嚴厲的手段壓制不同政見,但同時那些為堅持信仰而遭受迫害甚至丟掉性命的人,卻激勵著其他人做出同樣的犧牲,或者至少在心裏不放棄自己的信仰。

有分析指出:人們把法輪功看作是一種信仰也好,看作是邪教或者迷信也好,這些信徒們鍥而不捨的精神和自我犧牲的勇氣是令人佩服的。



自由亞洲電台:賈春旺嚴辭指責公安部門
2000-04-26

MC:
中國公安部長賈春旺日前公開對公安隊伍中存在的嚴重問題提出嚴厲批評,他甚至質疑說,「那還叫共產黨?!」分析人士對賈春旺面對現實的態度表示稱讚,但是認為僅僅批評解決不了問題。

請聽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申華的採訪報導。

TEXT:
據中國的《法制日報》報導,公安部長賈春旺日前在合肥召開的「三講教育」工作彙報會上指責公安部門不實事求是,一年有一萬宗案件卻只報一千宗;人家沒犯罪,卻說人家犯罪;人家犯罪,卻說人家沒犯罪。賈春旺說,這種不實事求是的做法,妨礙了中央作出正確決策,他甚至質疑道:「那還叫共產黨?!」



來自大法學員的"4.25"報導:

◆山東某地一位44歲的女學員,和一功友兩人騎自行車歷經6天,終於於4月25日下午3點半,來到信訪局,她們是4月19日寫好上訪信,4月20日動身,她們把在場的人都感動了,有一穿制服的警察還專門看了一看是不是她們原籍的車,一看上面果然有那裏的鋼印。警察問半路上壞過車子沒有,她們說沒有……

◆在永定門信訪局大門口,有兩位60多歲的老太太在給各省、縣區等候上訪的工作人員講法輪大法好,說:「我沒有別的目的,只想讓政府部門了解大法不是邪教,說明事實情況,如果把我關起來,我沒有怨言,因為政府不了解大法,我對政府沒有甚麼看法,至於政府怎麼,怎麼處理,那是政府的事,我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公民,我必須對國家負責,說明法輪大法是正法。」

當老太太拿出火車票時,全場的人都感動了──她是從哈爾濱來的,票價144元,沒座,是站到北京來的,有一人從自己辦公室拿出自己的椅子,說大媽辛苦了,快坐下吧,老太太說不累,只要政府聽我一句心裏話--法輪功是正法,再苦再累我也高興。

老太太還說,我都這麼大年紀了,我有甚麼目的,我圖的不就是為國家負責嗎?

◆ 4.25下午3點兩學員來到天安門附近的信訪局,發現信訪局根本連牌子都沒有,門口停有幾輛警車。院子的小板凳上坐滿了各地派來截住各地上訪群眾的便衣,她們發現這些人和信訪局的領導對大法的印象特別好(因為他們一次又一次聽到上訪學員親身受益的感人故事),有一人還對來訪的大法弟子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你們現在不用學大法了,現在應該讓那些貪官污吏學大法....」

◆來自澳大利亞的四名大法弟子於4月25日上午到北京上訪被抓,其中三名於26日晚被遞解出境,另外一名澳籍弟子曾建玲被轉押別處,下落不明.

警察講,"天安門廣場今天真熱鬧."

◆4月25日,天安門廣場不斷有學員「打橫幅上訪」。中科院的某研究員打出一面「真善忍」,原清華的一位女士打出一面「法輪大法」,一面「真善忍」。清華大學幾位學生都在天安門因為「打橫幅上訪」被抓,現在下落不明。

◆4月24日,北京公安人員把認為所謂的骨幹人員及認為在「4.25」有可能「出去」的大法弟子,沒有任何理由扣押24小時。警車直接到家抓人。各地政府機構被緊急要求「管好自己的人」。但部份大法弟子已料到公安的做法,提前一天走出,實現了護法的願望。



不爭的事實,公開的秘密(續)
--北京中科院部份法輪功學員遭受非法處置

曹凱,發育所博士生,中科大優秀研究生獎學金和中科院地奧獎學金獲得者。隔離1次,拘留3次,抄家1次。去年9月因煉功被拘17天,10月底為大法申訴被刑拘23天,今年回家鄉探親訪友又被刑拘。兩次刑拘皆因以生命為大法鳴冤(絕食方式),被提前保釋。學業停止,住房收回。研究所數次誘迫退學,5個多月沒給一分錢。現又因「嫌疑」要被查辦,而人已不知去向。他的妻子張文芳去年1次上訪、1次為大法申訴刑拘30天。人權會議期間,臨近妊娠中期,去天安門「打橫幅上訪」被打後抓走,至今下落不明。

閻曉華,女,動物所博士生。刑拘2次。去年到天安門煉功上訪,被刑拘。被迫以結業方式被動物所除名(不給畢業)。今年兩會期間再次到天安門上訪,刑拘30天,因在監牢煉功、絕食,遭到近2小時的毒打。被遣回新疆,途中逃出,流亡在外。

周麗,女,微生物所碩士生,刑拘2次。去年順利完成碩士學位論文後,因為上訪不寫檢查,被禁止答辯,後來以肄業除名。去年9月因為向海外記者反映學員的真實情況,被「北京公安七處」刑拘30天,今年兩會期間去天安門上訪又被刑拘。周麗曾被關押在東城看守所絕食,如今下落不明。

時紹平,原感光所碩士,拘留2次。一次去旁聽公審被無理拘留。人權會議期間去天安門「打橫幅上訪」被拘,至今下落不明。

另有一些博士生、博士後、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優秀研究生獎學金獲得者、優秀論文獎獲得者、工程師分別因上訪、煉功、交流、訪友、各種「嫌疑」等名目遭到刑事拘留、抄家、監視居住、被迫休學的非法處置。

大家知道自己的修煉是與正法聯繫在一起,迎接著一個個決裂人的考驗。在護法中精進,在魔難中昇華。他們在艱難環境中堅持用自己修煉的親身實踐,向世人展現著法輪大法是宇宙真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