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S健康觀察:我近觀法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19日】[編者按]隨著法輪大法這個名字在全世界的廣泛傳播,人們開始把注意力從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受的種種非人道待遇擴展到法輪大法本身。以下是一位西方作家初探法輪大法後發表在CBS的一篇文章。

(2000年4月18日譯稿)



我近觀法輪大法

在最近花了兩週的時間研究法輪大法,一種廣為流傳的氣功後(見另外兩篇有關的CBS健康觀察上的醫學視角文章),我決定自己去和法輪大法修煉者會會面。我說服我的兩個朋友,瑪麗(譯音)和瑪莎(譯音)(我們都是30多歲),一起前往芝加哥中國城。法輪大法團體估計在中國現有七千五百萬修煉者,在世界其他國家另有兩千五百萬。

令人矚目的是這一運動正越來越受歡迎,但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我的研究中我會談過的人們。從東海岸的蓋爾瑞契林(譯音),到西海岸的志平科洛敕(譯音),中西部的楊森(譯音),這不得不說他們是我有生已來喜歡與之交談的人們中最好的一群人。他們總是熱情友好地及時回覆我的電話和電子郵件。

除了他們的態度外,他們的故事也引起我的興趣。50多歲的蓋爾.瑞契林,聲稱法輪大法讓她不需要再服用抗憂鬱劑。43歲的志平科洛敕,將自己黑亮的頭髮和健康的心臟歸因於法輪大法。 39歲的楊森,說法輪大法治癒了他的慢性肝炎.

當然, 這些不治而癒的說辭也不能全信。最多是軼事,尚需科學證實。 我記起伊利洛邑斯州Naperville的DuPage家庭醫生瑪麗弗朗西絲金(譯音)告誡的話:我想只要對身體無害,並且並不阻止人,在需要的情況下,去尋求傳統醫學幫助的話,這就是有益的。

[新來者在一組]

在元旦下午2點,在芝加哥中國城的一家銀行後的停車場,我見到了邰沃倫(譯音)和他的太太瑪莉亞(譯音)。我把衣服留在樓下,其他的法輪功修煉者在這裏集合。手臂上抱滿了打坐用的座墊,我和沃倫朝樓上走去。我的朋友瑪麗和瑪莎也加入了,以及一個英語說得不好的快樂中國男人。

當我們五人(四個初學者和沃倫)坐在座墊上,沃倫開始解釋法輪大法的原理,並且耐心地教我們功法。首先是要求雙盤的打坐功法。瑪莎勉強能雙盤;我勉強能單盤;瑪麗勉強能盤上腿。儘管我們的姿勢很滑稽, 沃倫沒有笑話我們。

沃倫告訴我們只要花時間我們都能雙盤,但打坐的效果只有雙盤才能感受到。他慢慢地教我們簡單的手部動作。這些手部動作包括胳膊繞身體的運動,像在定義一個圓形的空間。在圓形的動作之間,手停在腹前,手指形成一個三角形。

[易學]

當我們站起來開始學動功時,我們能聽見樓下傳來的傳統式的中國音樂聲。這些功法包括在不同位置的抱輪,一些動作和剛才沃倫在打坐功法中教的動作在形式上有一致性。

這些動作使人平靜並易學。從瑪莎興奮的臉部表情,我看出她和我一樣急於加入這個組的其他成員,隨著音樂煉功。

下樓後,我們發現這一組約15人。(有人後來告訴我這天人來得很少。)大多數是中國人。他們的年齡在25到75歲之間.

[動功]

這一組人已完成了打坐,正準備做動功。沃倫站在我們面前以便教我們。傳統式的中國音樂開始,我們開始做動作。第一套功法是使人感覺好極了的伸展功法。

第二套功法,叫法輪樁法,包括將手臂置於空中四個不同位置上,用於打通能量脈絡。儘管我習慣於抱著小孩走來走去,每個抱輪約10分鐘對我來說還是很累。瑪麗不能做完整個法輪樁法,當她停下休息並伸展她疲勞的胳膊時,沃倫或其他人似乎並不介意,甚至沒去看她。

第三套功法混和宇宙和人體的能量。毫不令人驚奇,這套功法模仿旋動。

第四套功法使能量在體內循環。這是我非常喜歡的功法,我想像自己在剛獲得的能量中沐浴。

煉功結束了,我們都很安靜,似乎仍沉浸在煉功之中。然後沃倫領我們上樓用英語學習討論法輪大法的書。沃倫為每人準備了水,另為我們準備了幾本書,以便輪讀時我們用。書可出售,但沃倫一再強調並不一定要買書,因為這些書可以從法輪大法的網頁上免費下載。

法輪大法的一條原則是免費教功,不涉及錢,所有法輪大法的東西都可以免費得到。

「真、善、忍」

學法討論把重點放在法輪大法修煉的三個宗旨上:「真、善、忍」我發現書的英語翻譯拙劣,也不好理解,儘管總體意思平易近人,也不陌生。

我離開時感到精力充沛,心滿意足。 儘管我沒有感到李洪志大師(法輪大法的創始人)的話對我有神奇的吸引力。第二天我問我朋友們的感受時,她們也認為這是一次很好的經歷,值得再試。

我們討論功法的簡潔性以及使人精力充沛, 瑪麗說:「我的大腿得到較大的鍛煉,我不知為甚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