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維加斯太陽報:和平的行動

——導向寧靜的法輪功被禁於中國,卻在本地找到了追隨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14日】 拉斯維加斯太陽報2000年4月5日報導--

他在他的祖國被禁,但在Summerlin的一個小組正在努力保持他的活力。法輪功,是一個「能量修煉系統」,其中包含動作和冥想靜坐。但這種寧靜的煉習卻在他的發源地:中國,引起了很大的爭論。

中國政府對他(法輪功)太輕視了,以至於把6000萬國內的練習者置於危險境地,只要被發現練習法輪功就將被送入監獄。

由於這一系統注重個人提高,雖然被誤解,忽視甚至被禁止,小規模的法輪功團體仍在世界各地大量出現。世界上有上億人在練習法輪功而且這一數字仍在增加。

其他東方的體系,例如太極,重點落在祛病健身上,而法輪功則是要往高層次上帶人。

中國李洪志大師,於1996年以自我放逐的方式來到紐約。他於1992年創立了基於法輪(「Law Wheel」)的修煉系統,李洪志把他(法輪)下在丹田(下腹部)。這個不停地運轉的法輪做兩件事:他從宇宙中吸取能量,把體內不好的能量打出去。

通過修煉法輪功,練習者們與宇宙的自然規律相和諧,因而也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詳和平靜。

在中國,法輪功被視為帶有威脅性政治企圖的邪教,去年夏天被取締。

然而,法輪功信眾聯合反對禁令。今年早些時候,來自加洲聖荷西的一群法輪功追隨者們飛往中國,到政府上訪,要求取消其不合法的地位。他們和平請願的結果和他們所期望的相差太遠了。警察破壞了他們在一所私人住宅舉行的法輪功會議,把善良的美國追隨者和他們的中國房主拘禁了3天。

善良的行為

當他們做法輪功5套功法以達到內在的寧靜時,他們的動作緩慢而從容,他們面帶祥和之色。每一個週六,50名法輪功修煉者在Summerlin 的Desert Breeze公園一起進行這項修煉身心的中國修煉系統。

「修煉的主要目的是修心,」拉斯維加斯地區兩名輔導員之一的梁凱錦(音譯)說,「他不單單是練習。」

4年前梁找到了這項運動,當時他父母告訴他一些法輪功帶來健康的身體和平靜的生活的故事。他飛回中國學習了動作和基礎理論。他父母仍生活在中國。

「經過一兩年的修煉,我的健康改善了,在精神上也有幫助,」梁說。「我覺得這麼好的東西,我希望我的朋友和我的家人能與我共同分享。」

不是法輪功追隨者的信仰使中國官員們害怕,而是他們巨大的數量,「他們(官方)害怕,」梁說。「但是他們不應該。我們都在通過修煉做更好的人。」

追隨者們認為政府反應過激。「在中國,有許多政府高級官員,醫生,知識分子修煉法輪功,」梁說。「我們對政治沒有任何興趣,但是(官方)擔心將來甚麼時候這個巨大而有力量的團體會被其他政府利用來反對他們。」

追隨者們被控告犯有泄漏國家機密罪和其他叛國行為。那些向政府請願要求撤銷禁令的追隨者們通常很快就會被逮捕,梁說。

動作

法輪功共有5套基本動作。每套動作都有各自調整身體能量層次的功能。

這套動作以伸展練習「佛展千手法」開始。他能打開身體的接收通道,大量吸收宇宙釋放的能量。

然後,修煉者以流動的方式作「法輪樁法」。這個練習的四個動作緩慢,並要求保持較長時間來擁抱內部的能量輪。

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通過雙手的上下運動,把宇宙的能量融於自身的貫通。

「法輪周天法」把身體中互補的能量-陰和陽,結合起來,並通過一系列緩慢的手部運動及腰腿的彎曲,連接所有的能量通道。

最後一個練習,「神通加持法」是一個以典型的印度式的雙腿盤坐的打坐練習。

弘傳

幾個動作和深度的盤腿怎會給世界帶來寧靜同時又導致了如此之多的爭論呢?

「這個沒被理解」,梁說,「修煉的主要目的是寧靜,無論別人怎麼說都要保持寧靜。」

這正是Sarah Townsend所一直尋求的。她是在三個月前通過報紙上報導的發生在中國的麻煩找到法輪功的。她立刻對(法輪功)發生了極大的興趣。

「如果他沒有打動人的價值,為何中國政府對他如此恐懼呢?」Townsend說,「無論他們願意接受與否,他(法輪功)有自己的力量。他們看到法輪功在影響其他人,他們失去了對這些人民的控制力。」

當她在Desert Breeze公園碰到梁時,她並不知道會得到甚麼,但通過兩小時的煉功,她立刻感覺到了寧靜。「他比我在佛教中體會的要多的多,」Townsend,一個修行了15年的佛教徒說,「我發現他的能量很強,我一開始練習就開始清理一些物質(疾病)。並且我可以感受到一些精神上的東西。」

她說她日常生活中的努力奮鬥變得容易承受了。「雖然很難用詞語表達,但我第一次感到自己進入了更美妙的寧靜狀態,」Townsend說,「在我的生命中,我從未能真正的好過,我無法達到頭腦中的那種寧靜。雖然我還有苦難和挑戰,但我看問題的觀點卻有了改變。」通過練習及學習法輪功的信念,主要是善,她可以更樂觀地面對生活,她說。但他可不是完全用來治療憂傷的。

「我可以達到真正的寧靜。雖不總是100%,但容易多了。」Townsend說,「當你煉功時,你自己對生命的領悟將展現出來。」

另一個新學員,Katie Jarmain,也讀到了中國學員所遭遇的問題和暴力,但她決定嘗試一下法輪功。無論如何,你不會失去任何東西,她說。

「我的朋友一直在尋找,並且我聽說他是免費的,」Jarmain說,「我曾想在我的生活中做些甚麼,所以他太令人滿意了。」

法輪功的開放性和易於接近公眾性滿足了她當前的需要,但當她讀了李洪志大師的書並參加了學習班之後,她找到了更深層的東西。他的思想體系和動作撫慰並激勵了她。

「他注重提升你的道德,並要求按宇宙「真、善、忍」的法則生活,」Jarmain說,「如果我們都像那樣生活,這個世界將是極其美好的。

過去一直攪擾她的無名的病痛現在以忍受和理解來對待,她說,「當我痛時,我不再擔心」她說。

梁也說法輪功給了他更好的健康,同時對生活更加的善待。「過去我總生病,現在我很健康,」梁說,「我的心很幸福。」

自從他開始教功以來,梁以把很多拉斯維加斯人帶入了法輪功的簡單的世界中。他每天練習並在每個週末義務教功。在有關修煉方面的任何收費都是違反法輪功要求的。

梁還沒有回中國的打算,這裏需要他。 「這裏有許多想學法輪功的人給我打電話,我不想去那裏,我想在這裏教功。」梁說。

堅持信仰

黃是1998年去中國旅行時得法的。她給聯合國寫了一封信,敦促他們介入中國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

她堅持練習和弘法,以此來同圍繞這一被誤解的中國運動的爭論作鬥爭。「我發現他非常深奧,我的心被真正的觸動了。」黃說。

按黃所講,還有許多其他的好處。「通過幾個月的練習,你看上去顯得很年輕,還遠離了疾病。但最主要的是提升了你的心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