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覺排除自心中招惹外來干擾的因素

——我的一點教訓與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15日】在網上看到有的地區學員有悟出「在真善忍中修圓滿了要轉入其他法門修」的,不禁使我想起了兩年前我在修煉中栽的一個最大的跟頭。在此,我願用我的體會與大家切磋。

修煉最初期,我身體變化很大。一些心我也能捨得下,感到了進步,使我感覺修得挺輕鬆明白。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問題在我心中呈現出來,沒有著落。我感到修了幾年很多心都還在,看不到提高使我感到迷惑:這麼修下去對不對呀?回顧往事我覺得很清楚那是一種有求於看得見的提高而導致的不堅定,也是根本上對「不斷地去執著心」這一修煉的實質過程沒有紮實的認識。其實《轉法輪》第一講就談到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但那時對提高的有求很強,而這句話在我心中已經很淡了。那時我學法的狀態也不好,想在法中看到更高的理的有求障礙了我的學法,使我的問題越發得不到解答,形成了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就在這時,一些干擾迎合了我的有求之心。我們一群有著類似執著的年輕人湊到了一起,我們的共同特點是:不能紮紮實實地保持大法的修煉傳統踏實地學法修心,而執著於理悟,夸夸其談。其中一兩人就恰恰明確地說我修得不對,於是,彷徨中的我接受了這個「點化」。那時對提高的有求已經使我「以法為師」的概念很淡了。當這種「以偏離實修的理悟為提高」的認識在我們中瀰漫開後,我們開始經常地高談闊論而不是踏實地多讀法,漸漸地越悟越「高」。終於有一天,有一個人「悟到」了一種「真善忍」之外的特性,說我們要在真善忍中修圓滿後再同化它,而他比師父還高。我清清楚楚地記得,那時在我們頭頂的天上響了一個炸雷,然後下起了雨。但是,我們幾乎所有聽的人都沒有醒悟,都動了心了,背離了對大法的正信。幾天後有一個人先醒悟了,點醒了我和一些其他人。我們有一半的人醒悟了過來,為在這個考驗中背叛了大法痛悔不已;另外一半已無可挽回了,他們陶醉在自己的境界中,不學法實修,也聽不進勸告,說已經「高處不勝寒」了。當重新老老實實地捧起大法讀時,我們發現這些狀態竟然和「自心生魔」一節中寫的一點兒不差。

那以前我一直自以為堅定無比,那次考驗我第一次感到了修煉的嚴肅。有的人讓他悟道修煉很難,可是進了門的人要把這條路走到底也是不容易的,有許多誘惑你偏離大法的因素。任何有求之心不放,到最後都會被迎合那種有求的因素干擾,從而偏離大法。

後來師父在一些國家的講法中反覆談到了「斷開」的問題,使我們進一步清楚地理解了原來迷惑的問題。這種表面上感受不到明顯變化的狀態也是大法修煉特有的,我們的修煉是從最微觀開始轉變,最後才轉變到表面。我們身體的微觀中的突破並不體現在人這個空間的表面。

現在在大法經受魔難時,這些干擾也乘虛而入,如果根本上對修煉沒有清醒的理性認識,很容易被干擾。沒有外界的壓力自己就放棄了大法,還談甚麼護法呢?也真是要助師正法得先正自己。這跟社會的高壓一樣也是對根本堅定的檢驗。目前的修煉真是撲朔迷離,但也是正常的,沒有這樣的風雨中的錘煉,怎麼能看出是真信真修呢。

聽說有的地區這種外來空間的干擾已經影響了一批人,其實自己沒有有求之心就不會受干擾,哪兒受干擾的人多說明哪兒修的不夠正的人多。在今天大魔難考驗中更要求我們必須走得非常的正。問題暴露出來是好事,但我們應該迅速糾正,深刻地找一下自己內心的原因,從理性上清醒地認識修煉,樹立對大法的正信,排除一切有求之心引來的干擾。

「保持大法的傳統,維護大法的修煉原則,堅持實修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長期考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