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假經文沒有市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14日】昨天一些大法弟子(嚴格地說,我不知道有的人是否稱得上大法弟子)一起聚會,談起最近的兩篇冒師父署名的假經文,暴露出的問題讓我非常吃驚。有的人公然站到大法的對立面去動搖學員對大法的正信;有的人寫了保證,已分明背棄了大法還狡猾地掩蓋;有的想修的人傳了假經文卻至今認識上還混淆不清。我有一種慘烈的感覺,一批一批的人在各種考驗面前倒下去了。聚會後我感到疲憊而無話可說。其實,這也是公平的,也是必然的。若沒有這樣的檢驗,一個常人稀裏糊塗的就成了佛那怎麼可能呢?這裏我把我的認識寫出來與大家切磋。

與以往的假經文不同的是,以前的假經文經核實都迅速澄清了,排除了干擾;這一次卻不同,一些學員,包括一些以前的站長和多次上訪的老學員開始否認、排斥核實經文來源的必要性。有的否認經文的可核實性,說「大法網頁也是學員辦的,辦網頁的弟子也未必都與師父核實了,所以只能自己去辨別」;有的學員說經文的真假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向內找自己,有不只一人已從假經文上「悟到了自己的心性不足」;有的說以前師父在國內時正式發表的經文和發行的經書也有印錯字的,從而從根本上否認驗證一切經文真實性的可能;有的說我們最初得法時,也是看了《轉法輪》覺得有道理,今天看了假經文既然也覺得有道理,為甚麼不能看?這問話是多麼好的對法根本上堅不堅定的檢驗啊!更有甚者說應放下怕經文是假的「怕心」,誘惑學員:不要不敢看;還說「專一隻看大法一門的經」也是個「殼」,也要突破。聽吧,同修們,魔已經露骨到甚麼程度了,有些人不是修煉的人,我們怎能還不知猛醒地跟他們攪在一起糾纏不清呢?如果連自己為甚麼要修大法都不清楚,怎麼可能堂堂正正地去上訪護法呢?

如果證實了,看到了修煉要達到的美好境界,那誰都修了。我就是因為願意在未證實的情況下無條件地向善,所以才相信這個法,同化這個法。我選擇這個法是因為我與這個法的緣分和我的佛性能夠顯露。在哪一門修,也得有那一門師父的經來指導,來專一修煉。所以我要在大法中一修到底。真修者每一天都伴隨著實修的豐富感受和師父的點化,那些抱著有求之心來試探修煉和蓄意破壞的人是不可能有的。

確實世界上勸善的學說有很多,可為甚麼在大法出現之前人們沒有從善如流,卻都在名利中追逐而不知醒悟呢?大法可正人心是微觀中蘊涵著純正的能量和背後的內涵。常人的勸善學說或假經文不是覺者講的,能有指導不同層次修煉的內涵和幫助修煉者演化功的法力嗎?如果把甚麼自認為有道理的話都拿來看,那不就是常人的學者了嗎?連經的真假都不需要管了,這是修煉人講的話嗎?那些誘惑弟子看假經文的人不是在最陰險地從根本上破壞學員的修煉嗎?那些把假經文傳給別人的弟子甚至包括個別以前的所謂站長,你不是已經在幫助魔幹了破壞法的最壞的事了嗎?我想這些學員應該立即挽回所造成的影響,等師父一糾正此事就沒機會了。

假經文為甚麼會有市場呢?其實《西遊記》裏有一個非常相似的故事「真假美猴王」。兩個孫悟空打得昏天黑地,連菩薩都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最後如來佛指出,是由於孫悟空生了二心,不想忠心一意護師父去西天取經才招致的這場禍。今天假經文到了能使一些弟子放棄對大法的堅定的程度,還不是因為弟子根本上對法起了二心了嗎?

面臨圓滿的考驗該怎樣做,師父在以前的經文和講法中已經講得很明確了,有的人放不下常人,不肯按師父說的做,卻在一有反駁上訪的假經文出現時就積極傳播,來掩蓋自己。這是不是對法的二心?

有的不能從理性上認識修煉,隨大溜兒,跟著大夥,或跟著輔導員。當不得不獨自面臨圓滿的考驗時,還指望師父再明確地指點一下怎麼做。結果,一有了假經文就欣然上當。這是不是對法的二心?

有的人面對社會和家庭的壓力,心中對能否堅修大法已經猶豫了,但又知道以前修煉中的真實感受,在矛盾和彷徨中想尋求解脫,結果也稀裏糊塗地捧起假經文來看。

還有認為只要看著有道理甚麼都可以拿來看的,你去看基督教聖經,佛教金剛經都會認為有體會的,專一修煉都不要了,這還不是對大法的二心?

這樣的心不去能在大法中圓滿嗎?

我越來越感到修煉是無比嚴肅的。這世上甚麼都可以做假,但修煉不行。蒙混過關是根本不可能的。那些求祛病健身的、懷著有求之心來試探修煉的和混入大法暗中破壞的在逆境中紛紛露項。

師父是不會偏向某一部份弟子的,如果師父有經文要發給弟子,怎麼可能全球的大法網頁上都沒有呢?

另外,認為自己能辨別經文的真假而去看假經文的,實際這種辨別也是不可靠的。我認為,最好的辦法是沒有驗證來源的「經文」就不要看,到誰的手裏誰就打住,不去傳,不給它市場。

其實只要踏下心來,會發現我們所有修煉的問題都能從現有的經書中得到解答。如果我們都能從理性上清醒認識法,堅如磐石地專一修煉,魔製造再多的假經文也自然沒有市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