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學員給政府和人民代表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27日】

尊敬的政府領導及人民的代表們:

新華社2月14日發布了朱總理會見信訪部門部份同志的講話,看後覺得很重要,朱總理強調信訪部門是聯繫群眾的窗口,是檢驗政策的合理性及調節政策的根據。所以在此,我想就我個人的見聞,談談我對中央取締法輪功的看法。

我修煉法輪功五年多了,在這五年多的時間中,我從未吃過藥,也沒有到醫院為自己看過病,雖然我比較年輕,但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有胃病頑症,動輒進服中藥,而且周圍的人中,我沒有發現任何一個其他不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曾有如此經歷而根本不用繼續服用藥物。而且我接觸過許許多多的修煉者,他們絕大多數也都是這樣的情況,通過修煉法輪大法獲得了健康的身體,從此告別了醫藥。99年7月以來,在各種宣傳媒體中報導的法輪大法的反面情況與我們親身經歷的事實極為不符。

從精神道德方面看,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前,自己認為道德水準比一般人高,是一個好人。修煉之後,我在工作、生活中努力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我回過頭去看一看以前的自己,才發現和大法的標準衡量,以前的自己差得太遠了!在這五年的時間中,我一直在這樣不斷地努力要求自己,在家庭中、在社會裏,慈善待人、嚴格律己。也許有人會說,難道不修煉法輪大法就不能做好人了嗎?我的回答是,當然可以,但是,那是很有限的。拿我自己做例子,如果沒有法輪大法的指導,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在我自己的思想深處曾經存在著那麼多不好的觀念和想法。再拿學雷峰來說,如果沒有雷峰用行動或語言講出高於普通人的道德標準,沒有這個尺度的比較,你如何能用雷峰做榜樣呢?

有人認為法輪大法是嚴密的組織,有政治目的。我從94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接觸過包括王治文在內的許多負責人和輔導員,他們只是比其他人更早開始修煉法輪功,然後自己覺得好,又告訴其他人修煉,組織大家在一起煉功和交流經驗等等,如果出現問題,和大家說說而已,我自己就是這樣做輔導員的。完全沒有甚麼組織章程和政治責任與使命,也沒有甚麼類似加入甚麼組織的儀式。誰想煉功你就來,不想煉了,隨時可以走,沒有任何形式上的約束,我們只是告訴別人如果你煉法輪功你要學法、修心性,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否則你來煉功和做體操就沒甚麼兩樣了。如此而已。

99年7月以後,也有少數原法輪功負責人在電視中說法輪功如何如何有嚴密的組織等等。其實這樣的所謂負責人自己根本沒有理解法輪大法,也沒有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去做。因為在法輪大法中,很多地方都談到了如何做輔導員工作的問題,比如,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不搞有形的組織等,更談到了「大法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官當,就是修煉」。很多地方都講到了。只不過有些人修煉後,帶著常人對名利的執著來做大法的工作,這些人把自己的想法和自己帶著執著心所做的事當作法輪大法的東西,本來就是不對的了!

99年7月後,我曾多次和公安部門的相關人員就此事接觸。其實他們很清楚,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是很好的人,工作好、人品好,連拘留起來都沒有人給公安人員送禮,走後門等等。只是因為來自中央的壓力太大,他們也沒有辦法,也只好違心地執行命令。很多老百姓、各級地方公安和政府工作人員其實都已經用自己的眼睛清清楚楚地看到鎮壓法輪功的政策是不得人心的。

99年2月下旬,李瑞環領導視察農村時說,要善於傾聽群眾的意見,順耳的要聽、不順耳的也要聽。這些講話都很好。可是為甚麼對法輪功的事非要不惜一切代價打擊呢?如果法輪功是「邪教」,絕對不會有這麼多人煉。而且君可翻翻歷史看一看,對邪惡人群的打擊,哪兒有像今天這樣平靜的?所有的修煉者只不過是在平靜地要求得到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邪惡在哪裏呢?法輪大法中講到「往往說我們不好的人都是沒有了解我們,不了解我們的人。我們一切都是公開的,沒有任何怕見人的東西」「常人社會中的任何反對大法的表現形式,我們都沒有用同樣的表現形式來反過來對待它。我們都是用善的一面,圓滿地處理好了一切。我們承受了許許多多不同的對法的考驗」。

歷史還沒有進入下一頁,我們每個人都有過犯錯誤的時候,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人心的向善是社會穩定的基礎,而道德的敗壞、濫用權力和肆意踐踏法律的惡行才真正是破壞社會穩定的禍根。我們真心希望中央政府能夠放下一切成見,傾聽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聲音,了解法輪大法,所有的問題都將會得到圓滿的解決!無論如何,人的善念都會在歷史的將來為自己開創美好的未來!

黑龍江省法輪大法學員
2000年2月25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