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之心:中科院研究生致國家領導的上訪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23日】

尊敬的國務院、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領導:
你們好。

前些天朱總理指出:信訪工作十分重要。人民群眾通過來信來訪反映問題、申述問題、提出建議,這是對黨和政府的信任,是對國家大事的關心。是黨和政府密切聯繫群眾的橋樑和紐帶。他要求必須確保信訪渠道的暢通無阻。今天,我響應黨中央,政府總理的號召來到這裏為信訪工作盡一份力量,為維護社會穩定盡一份力量。

我是中國科學院某研究所的一名研究生。我出生在一個令人羨慕的家庭。爺爺是在賀龍元帥身邊,挑著電台跨過雪山草地,走完了2萬5千里長征的老紅軍戰士。為中國革命事業和共和國的成立奉獻過自己的一切。外公是電力工程師,為共和國的電力事業奉獻了一生。父親是大學副校長。弟弟是武警部隊軍官,屢受部隊領導的表彰和嘉獎。他冒著生命危險,在抗洪搶險中立過大功。他們都是中共黨員。母親也是有三十年黨齡的老黨員,多次被評為先進。我完全可以無憂無慮的過著幸福生活。可是今天,因為法輪功問題。我冒著極大的風險,來到信訪局向政府說一番真心話。這是攸關黨在人民心目中的威望,社會的繁榮與穩定,共和國之興衰的大事啊。

這幾個月以來,看到周圍的同學,朋友因為煉習法輪功。不斷有人被退學,下崗,送進監獄。有的同學家破如湮滅。我內心深處非常痛苦,不希望悲劇再發生在這些善良的人們身上。希望中央領導能來到我們中間真正地了解了解我們啊。

法輪功自1992年傳出後,短短幾年間,傳遍了美國、德國、英國、法國、加拿大、瑞典、澳大利亞、俄羅斯、新加坡、日本、台灣、香港等數十個國家和地區。僅中國就有幾千萬人每天去煉功點煉功。法輪佛法的著作被譯成英、法、德、俄、日、韓、西班牙等十餘種文字在世界許多國家大量出版,在國際互聯網中迅速傳播。修煉者遍及各人種,各年齡階層。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都有大量的博士,碩士,教授,研究員在學。國外的專家和學者門給予了法輪佛法極高的評價。法輪功為中華民族在國際社會贏得了盛譽。由於法輪功弘傳快速,有些人擔心無法控制,所以近幾年來不斷採取文宣批評、查禁書籍、開展調查、干擾煉功等各種手段,破壞法輪功。其實,這種擔心完全是對法輪功的誤解。李洪志老師在著作《精進要旨》中早就指出:

「……在歷史的將來,任何時期都絕不能為任何政治所利用,大法能使人心向善,從而使社會安定,但是大法絕不是為了維護常人社會的這些而傳的。弟子們切記,無論將來有多大政治與權勢的壓力,也不可以為政治權勢所利用。永遠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真修向善,保持大法的純潔不變,金剛不破,永世長存。」

法輪大法要求修煉者首先從做一個好人做起,不斷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道德標準,徹底放下常人的「名、利、情」,「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無計其數的修煉者通過修煉克服掉了許多不良習慣,從做一個好人做起,使自己的思想昇華到一個更高的境界當中去。在家裏,做好丈夫、好妻子、好兒女,

家庭生活變得安寧祥和了;在工作單位裏,嚴格遵守職業道德,忠於職守,廉潔奉公,任勞任怨,淡泊名利,不計較個人得失,嚴以責己寬以待人。修煉了法輪大法的人在許多工作單位都是出了名的好人。了解我們的群眾都知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都是嚴格地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在努力地做好人。國家體育總局也曾通過調查研究作出過符合實際情況的專業權威性結論。我自己也經過四年多親身的修煉實踐,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體發生很大變化,思想境界有了巨大的昇華。我修煉法輪功四年多來沒有生過病,更沒有花過國家一分錢醫藥費。

李洪志老師明確指出:「凡修煉法輪大法者,要嚴格遵守各自國家法紀,任何違反國家政策法規的行為,都是法輪大法的功德所不容許的。」「我們是能夠使修煉者得法成正果,也能使社會人心向善,對人類社會有好處。」法輪大法所倡導的修心向善,祥和安定,正是在最大限度上符合了「穩定壓倒一切」的國情。大法的修煉者無論在社會上,工作崗位上還是家庭裏都克己助人,堪為表帥,這樣一種積極向上的力量,長久以來得不到政府有關部門的認可,反而被輿論機構打壓陷害,被誣蔑為迷信、邪教,被人為地樹為政府的敵對力量。對大法學員進行打壓和迫害,把億萬好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挑起事端,造成社會混亂。試問到底是誰破壞了社會安定呢?

學員的修煉環境遭受破壞。除了上訪一途,毫無其它反映心聲、陳情事實的渠道。學員於4/25齊集中南海,為的就是請求當局釋放在天津被捕的學員,並給法輪功合法的地位,給學員寬鬆的煉功環境。

現在新聞和報紙宣傳「對法輪功的鬥爭已經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絕大部份的修煉者得到了『轉化』和『解脫』」。實際情況如何呢?去上訪的學員前赴後繼,社會中最穩定,最嚴於律己的人群卻不能不一次次地到各地政府乃至中央政府所在地上訪,要求黨和政府能夠真正做到實事求是,糾正對法輪功的錯誤處理。沒有去上訪的學員也在積極向周圍群眾澄清事實真相。

黨和政府把法輪功定為邪教,這會失去多少民心啊。這叫將來的人民會如何看待政府。唐代魏徵在他的千古名篇「諫太宗十思書」,一文中提到,「臣聞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濬其泉源;思國之安者,必積其德義。源不深而望流之遠,根不固而求木之長,德不厚而思國之安,自古及今,未之嘗聞」。「雖董之以嚴刑,震之以威怒,終苟免而不懷仁,貌恭而不心服。怨不在大,可畏惟人,載舟覆舟,所宜深慎」。我真為之可能帶來的國運興衰而擔心哪。

政府對法輪功的處理不但極大傷害了我們及其我們親屬朋友的感情。也使中國政府在這個問題上在國際社會中陷於孤立。我有聽英文廣播的習慣,聽到國外的一些新聞媒體說:「中國政府找了一個不是敵人的敵人。」「中國政府從未允許信仰自由。」「法輪功修煉者圍坐中南海,提出有關煉功要求,是國際社會公認的正當權利。」……等等。中國政府要求美國政府引渡李洪志老師,美國拒絕;中國政府要求英國政府不給即將赴英參加會議的李洪志老師入境簽證,英國政府予以拒絕;中國通緝李洪志老師,並要國際刑警組織幫助,後者以「李洪志先生並未違反刑事條例」為由,也予以拒絕;中國政府要求香港政府取締在港的法輪功組織,香港政府認為:在港法輪功修煉者沒有違反香港基本法,根據一國兩制原則,不予取締;中國政府要求香港政府不給李洪志老師入港簽證,香港政府表示:港對一切持不同政見者一視同仁而拒絕了;等等,等等。

在「十一」前夕,國際特赦組織給江澤民主席公開信,要求中國釋放政治犯,信中特別提到中國對法輪功的鎮壓是中國政府近來人權倒退現象之一。國際人權組織也提出,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逮捕和毆打法輪功修煉者是嚴重違反中國政府以簽署,並承諾遵守和履行義務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中國政府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在國際社會中遭到如此的冷遇和孤立,真是得不償失。另外,也給改革開放抹黑。中國實行改革開放以來,經濟蒸蒸日上,政治生活上也感到比前較為寬鬆,人民心情較為舒暢。但這次取締法輪功,並以排山倒海之勢在新聞、廣播、電視中連日進行一邊倒的批判,使人又想起文化大革命的情況,不少人憂心忡忡,擔心政治空氣又要回到毛澤東的極左時代,外國評論員說「中國政府放棄了(對法輪功)『三不』政策的雅量,又回到『文革』前的做法了。」「中國從來沒有在意識形態上開放過。」「取締法輪功,說明中國政府連憲法規定的信仰自由都不給予,離民主自由還差得很遠。」……。

不久前,中國對逮捕的法輪功學員和法輪功研究會成員,秘密審判,處以重刑。又一次表明了中國在法制建設上的倒退。以上種種,是在給改革開放的良好形像抹黑。我們想這也不是廣大人民群眾願意看到的。

其三,影響華僑對中國的感情,影響國外學子回國獻身祖國科技的熱忱。目前,法輪功已在世界各國轉播,尤其在國外的華人華僑中,有相當一部份人深信大法。它們在當地都已登記註冊為合法組織(唯獨中國一直未允許登記為合法組織)。他們聽到中國取締法輪功後,紛紛向駐在地使館遞交公開信,反對取締法輪功,其中有美國、法國、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新加坡、印尼……等國的法輪功團體。江主席參加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時,所到之處均收到當地法輪功修煉者要求別取締中國大陸法輪功的公開信。國外的法輪功修煉者有的是科技人員、有的是正在深造的英才,以及他們的家屬,有的是當地的老華僑。他們的想法和要求代表了部份海外華人、華裔的心聲,中國的做法必然影響到華僑和國外學子對祖國的看法和感情。可能有人認為國外法輪功修煉者只是一小部份人,但不能不看到:一來他們得能量很大,隨著他們的積極活動和宣傳,會迅速擴大影響;二來由於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深受人們的歡迎,因而發展很快,修煉者隊伍迅速擴大,從而合形成一股頗具影響的力量。十一期間在美國華盛頓舉辦的中國文化節上發生的就是一例。大量的華人和外國人士為了解大陸發生的法輪功事件,紛紛湧向法輪功修煉攤位,要書、學功,表現了極大的興趣。

前些時候,政府繼把法輪功定為非法組織之後又將法輪功升級為邪教。很多法輪功學員和我一樣心裏非常難過。科學院一些研究生和職工及其他們的家屬去上訪了。有許多因為去上訪和在外面煉功的碩士生,博士生進了看守所。有一位博士生剛半歲的孩子也夭折了。學生們的父母大多在外地。天氣一天天的冷了。我給他們送過兩次衣服。還給被抓進派出所的,關了兩天的學員送了一次食物和水。

今年千禧年的元旦,我自己也是在派出所度過的。那天,我正在實驗室加班做實驗(按原定計劃連續幾天,實驗室老師可以為證)。就被「請」進了派出所,沒有飯吃,沒有水喝。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一直關押到深夜。原因聽說是:江主席當晚有個點火儀式。儘管如此,儘管有警察說代表政府和我談話,他問我:你不是相信輪迴轉世嗎?你不是相信因果報應嗎?那你給我講講你爸和你媽生你都是造了甚麼孽。對此我也無怨無恨,因為他也很可憐,只是在執行公務。這在沒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是絕對做不到的。

這裏寫出來,也只是想讓領導人了解民情。不要再傷害廣大群眾的感情了。我一家幾代親屬都是老黨員,革命幹部。我深知國家的穩定局面來之不易。中國人民吃盡了政治運動的苦,是多麼期盼著有一個寬鬆的政治精神生活啊。一直有消息稱,如果不能跟黨的觀點保持一致,就要對我進行組織處理。我想不管政府對我進行任何處理,我絕不會有一點點對黨和政府的怨憤之意。不管政府對我進行任何處理,我仍然熱愛這個國家。不管政府對我進行任何處理,我仍然滿懷希望地等待著政府對法輪功的有一個公正評價。

最後,再次懇請政府領導人來到我們中間來了解了解我們。

此致 敬禮!

中科院某研究所法輪功學員 2000/2/2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