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23日】如今的修煉環境可說是有點兒複雜。所以出現了有的學員說要這樣做;而有的學員又說要那樣做。那麼我們到底要怎麼做呢?我們看一看老師是怎麼說的:

老師在<為誰而修>中說:「法難是人的難,宗教的難,而不是佛的難。」

老師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說:「我覺得整個的大法形勢,在法的認識上,是越來越深入,對法的理解也越來越深刻,真正地知道法是甚麼。這和當初用人的這種感情、人的思維來對待這個法有很大的改變,確實有很大的改變,和當初已經完全不一樣。那麼也就是說,你們真正的都在法中修煉了,不是用常人的那個情呀,常人的那種感恩戴德呀,常人的那種各種各樣的觀念來想這個法,衡量法。這個東西越來越少。那麼就是說我們的法在常人社會這一塊越來越純淨。

甚麼叫圓融法呢?可能我們許多修煉人還不知道。這麼大的法,能度我們,能使我們修煉到不同層次、不同境界中去,能使我們圓滿。怎麼還要人去圓融他呀?其實呢,我們大家可能想到了:常人社會也是這宇宙無邊大法在常人這最低一個層次中的體現,常人社會中的一切表現形式,也是這法給予的、開創的。那麼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在利用著這樣一個環境修煉。那麼常人社會它雖然在不同層次上來看都認為它不好,可是它也畢竟是法開創的一個層次、一個境界。那麼我們在修煉當中如何跳出這個層次,如何擺脫常人社會中的各種行為觀念,明確了你們就能夠突破這些障礙,也就能昇華上去。這是你們在修煉中必須要做到的。」

老師又說:「你們圓融法首先就是要做一個好人。大家在做好人的同時就已經是在圓融法了。可是你們畢竟是在常人中修煉,你們還要高於這一切。那麼你們自身如何能真正地去理解法,在法中修煉,做一個堂堂正正地真正的修煉人。這樣大家就是在圓融著法,換句話說,你也是在維護著法。因為每一個學員在常人社會中的表現,都是代表著法輪大法的形像,是不是這樣?如果我們都做得不好,那麼肯定會給大法抹黑,同時我們也不能說在圓融法。有人講,我們要維護法,要護法呀;別人說我們不好了我們怎麼去對待。特別是有人對我們大法進行誹謗,或者是對我們不公的時候,我們很多人心裏往往是憤憤不平,要採取甚麼手段針對他。他對我們不好,我們也要同樣這樣對待他,那我們就等於混同於常人,也就和他一樣了。

  其實我告訴大家,維護法不等於是暴力。善惡兩面在人的本身同時存在。我們排除惡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來維護法。別人說我們不好,我們可以叫他明白我們怎麼好,跟他講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往往常人遇到甚麼事的時候,他就想要採取甚麼負的一面的辦法,那麼就採取甚麼過激的行動啊,或者是採取甚麼暴力啊,對於我們來說這都不行。我經常講一句話,如果一個人沒有自己的任何觀念,不站在個人的利益角度上作為出發點,真心為別人好,給別人講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訴他甚麼樣是對的,他會被感動得流淚。

  這個善的力量是相當的大,只是常人社會的人往往告訴別人好事的時候也帶著自己的觀念,甚至於有怕自己受損失,維護自己的那個心理。有許許多多方面的東西摻在裏面,所以講出的話,聽起來就不是味了,就不純了,往往還帶有情緒。如果你真的發自善心,沒有任何個人的觀念摻在裏面,你講出的話真的會感動人。

  我這裏面講的就是我們在常人社會中如何圓融法,怎麼樣使這個法不受損失,我們有許多人給一些社會中不同的政府職能部門講我們的道理,我說這是個好事。如果他聽進去了,他很可能就成為好人的一員了,就怕他不聽。如果他們真的想了解我們的法,只要他去看書,只要他看了法,他真正地去了解了,那麼他就知道我們是怎麼回事了。往往說我們不好的人都是沒有了解我們,不了解我們的人。我們一切都是公開的,沒有任何怕見人的東西,我們這條路走得太正。我經常講,正因為我們的路走得太正,常人社會中一切不正的,不夠正的,甚至於不夠完善的,都會認為我們是他的一個障礙。因為我們太好了嘛,可能有的東西就顯露出它的不足了,那麼它就會對我們起一些不好的作用,這是必然的。如果正的東西傳出來要是沒有人反對,那我說它很可能是邪的。(鼓掌)

  從另外一方面講,我們的法在常人社會中傳,所遭受那些不了解我們的人和部門隨便地攻擊,或者是對我們隨便下一些個定義,或者是對我們採取一些個很不像樣的手段,我想這些問題我們自己也要從自己的一方面來看一看。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是不是我們自己或者是我們的輔導站,煉功點,或者是我們某些學員做得不夠呢?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做得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甚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因為我們都有思想的,在道理面前,儘管我們心裏有的時候明白還是過不去,可是畢竟我們心裏明白,知道哪個是對的,哪個是錯的。一次做不好,兩次做不好,我們以後會做好,關鍵是你如何知道自己,如何能夠正確地針對自己,找自己的原因。

  我們過去有許多學員和外界的人發生一些矛盾,或者是社會上的人,或者社會上哪個職能部門對我們不公,我們往往都不在自己這方面找原因,都強調另外一方面。有些東西是很不好,它在肆意破壞。可是你們想到沒有,它雖然不好,它雖然是魔的表現,可是它怎麼會偶然地出現呢?是不是在利用著它的不好的那一面讓我們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呢?我經常講,兩個人在遇到矛盾的時候你們都要互相看一看自己。不但你們兩個雙方發生矛盾要看一看自己,就是旁觀者能看到這個問題你都應該想一想自己,我說那在提高當中才是突飛猛進的。

  大家知道我們生命是由不同層次的微觀物質構成的,有的是相當微觀的。我們修煉是在極微觀的狀態下,也就是說,在你生命的本源中在改變著你,不斷地改變著你,然後向表面上突破,不斷地向表面突破,不斷地向表面上改變你。如果一直到表面全部改變完了,你就圓滿了,我們走的是這樣一條路。那麼我們還沒有達到表面上能夠被法同化之前,你都會有不同狀態的常人的行為,常人的思想,常人的做法,這是肯定的。」

老師還說:「…………在常人社會中,給我們這個大法帶來了魔難,那麼我們也在利用它在圓融著我們的法,給我們法樹立一個威德。常人社會中的任何反對大法的表現形式,我們都沒有用同樣的表現形式來反過來對待它。我們都是用善的一面,圓滿地處理好了一切。我們承受了許許多多不同的對法的考驗,那麼我們這個法不就是建立了自己的威德嗎?他走得越正,這個法就越偉大,你們在這個法中修煉,就越了不起,是不是這樣一層關係呢?是。所以我們碰到任何問題都從正反兩個方面去看,從自己、自身、從我們內部找原因,碰到任何事情都從我們自己內部找原因,找出不足。

  我經常講一個道理,有的人碰到麻煩了,他在那個麻煩當中,他說,別人怎麼就對我這樣了呢?怎麼就不行了呢?其實我告訴大家,不是別人對你不行了,宇宙的法都是非常理順的。你自己要是擰了勁了,你發現,周圍的一切對你都不對勁了。你把你自己的原因找出來,順應過來,發現他一切又對勁兒了,往往是這樣的。」

老師在<金剛>中說:「其實對於大法的干擾,多來自我們內部,外來的因素只能亂個別人,不可能使法改變。無論現在和將來,亂我們法的,那只能是內部弟子,千萬注意!我們的法是金剛不動的。」

老師在<<轉法輪>>中說:「做一個常人中的好人有英雄模範人物做榜樣,那是常人中的榜樣。你要想當一個修煉者,全憑你自己那顆心去修,全憑你自己去悟,沒有榜樣。」

「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

「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

老師在<猛擊一掌>中說:「心不靜學法是沒有用的,靜下心來學。」

(香港學員抄錄2000年2月2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