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決裂人」的理解等想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21日】看了許多網上的文章,有幾個問題我想和大家切磋一下。

一、「決裂人」的理解。

師父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有這樣一段話:「大家知道我們有個別學員去世了。有的是圓滿的,有的就是破壞的,所以我對這方面也不表態也不去說。可是它的出現,我覺得對我們學員就是一個生死的考驗。不是攤在你身上,也幾乎像攤在你身上,你的感覺保證是這樣的。那麼這就是一個生死關頭的考驗。一個人放不下生死,他絕對不會圓滿。」

「但是我們也不是每個人都得經歷一次生死關頭的考驗,不是這樣的。因為你在漫長的修煉歲月中打下了基礎,就已經漸漸地達到這一點了。執著心越少,放下的東西越多,你發現一切都是無所謂的,其實你已經具備這條件了。那麼關鍵時刻會出現一些考驗,就像我們前段時間北京發生的事情,你能不能走出這一步來,或者是有學員當場死掉了,看看你能不能修。方方面面各種考驗,都在考驗著你,看你能不能走出來。死亡的人不一定是魔,那麼他也不一定都是佛。有的可能是他也該圓滿了,就利用他考驗一下你們;也可能他就是魔。那麼通過這件事情,我們也利用它來看看你還修不修,你能不能放下,走出來,都是至關重要的。所以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是對你直接地考驗。」

我個人理解,決裂人的考驗就是生死關頭的考驗,師父借北京電視台這件事情,給我們講出了一個法理。作為大法修煉者要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問題,不是叫我們具體去做甚麼,更不是教我們統一採取甚麼表面形式。決裂人的思想,決裂人的觀念,從人中走出來。其實師父借那件事情也講了現在。當「4.25」中南海事件發生後,作為修煉的人,站在甚麼基點上來看這件事情,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能不能堅持修下去是至關重要的,那就是一個生死的考驗。師父曾告訴我們,中國大陸有一億多人要圓滿所以來了這麼一下,因為「4.25」中南海事件的發生對每個修煉者可能都是一個生死的考驗。

然而「7.22」以及10月份發生的事情,面對大法形勢越來越嚴峻,讓人一時不知所措,能不能承受,如何理解,如何用法來衡量。我也曾迷惑過,通過學法、看網上資料以及同功友切磋,現在明白了。其實,這是大法法正人這個空間的過程,一切表現形式都是對我們的考驗,需要理性的思考,破除種種觀念從而認識法理,高層及其他各個層次早已正過來了,現在大法正到最後的一個地方,是不是大法正法與度人之事最好的時期呢?!許多人因此而得法,許多人也會因此而圓滿。也許大部份的人早已經歷了能否圓滿的考驗,那麼有一個穩定的環境靜下心來學法實修去執著心也就是最重要的。走出家門去上訪或走出家門去煉功是護法、圓融法的行為這是肯定的,作為個人行為非常值得敬重,但不是「能否決裂人」的衡量標準和大家統一需要採取的形式。每個人需要針對不同的情況在不同的環境中維護法、圓融法,根據自己對法的理解和不同層次法對他的要求而為,不要從形式上絕對化,但修煉人的心一定要超越常人的層次,真正放得下生死的人才可能修得圓滿。

最近通過同許多功友切磋知道,各地都有許多功友在家學法堅持得好但煉動作堅持得不好的情況和狀態出現,但有的就為自己的執著編出一些理由,說「圓滿了不用煉功」。只要形式上沒有圓滿都得修,其實是執著心造成我們不穩,在家煉容易鬆懈,如果能夠穩,在哪裏都是一樣的,現在我們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了,也不完全依賴集體的甚麼形式,能夠在外面集體煉功更好,在家集體煉功也行,單獨在家煉也一樣。在我們的觀念中可能有對外在動力的依賴,然而我們修的是最正的宇宙大法,思想中形成的一切有形的框框都將破除。

二、看「師父近照」有感。

看到師父近照,當時有一種親切的感覺。我想師父近照不只是給我們看一看,其實有背後的內涵需要我們去悟,指導自己如何修煉,特別是在這次畢業考試中可能也不能像以前那樣來一篇經文給予明示。後來大家也傳看了一些彩色打印出來照片,也進行了一些切磋。我們看到師父在靜觀學員與世人。學員與世人都在擺放自己將來的位置。我們學員的所作所為就是修煉的歷程,在這次考驗中有「以法為師」而精進實修的,也有為大法名譽上書的,也有混事的,也有變相破壞的……。師父在《精進要旨》許多篇中我悟到都是借當時的事情早已講了今天發生的一切,許多問題我們都能從中找到答案。現在看《精進要旨》感受更深更明白,一切都在師父正法的安排之中,沒有偶然的事情,真正從法上堅定對大法的正信,我們就能針對不同情況維護大法、圓融大法。

逃避正法的舊勢力和常人的所作所為也就在擺放他們自己將來的位置。常人對大法的破壞只是表面,其實那是逃避正法的舊勢力在走自己毀滅的路在常人中的表現形式,它在毀滅自己已不可挽回,我們能做的只有勸善,「靜觀世人,為幻所迷」。修煉人不應和他們同樣對待,放下爭鬥心和對我們不公的心理,在弘法、護法的同時不忘靜下心來學法實修,儘快提高心性與層次。

三、完全用善的一面護法。

有的文章和消息介紹了有關學員「絕食」等情況,有的為了大法名譽,有的為了取回被警察收走的大法書,有的為了無罪拘禁……有的達到了目的;有的則出現了生命危險甚至死亡,有人認為可能是該圓滿了而用這種形式來考驗大家,個別情況有可能;但有的可能沒有圓滿還沒有走完修煉的路,甚至變相破壞的,但各地都有學員「效仿」。其實,對於「絕食」這種人的行為本身而論,不一定是善的一面行為,「你不答應我的要求,我就不吃東西,死給你看」,是不是人的行為中惡的一面在起作用呢,哪怕是為了最神聖的事也在暴露我們的魔性。「絕食」難道成了決裂人、能放下生死的考驗嗎?死只不過是分子肉身的解脫,並不可怕,然而修煉的路可能沒有走完,幾百年、上千年得到的人體因為能修煉才多麼的珍貴,我們應該珍惜!還要一些行為如「呼口號」等其實也是在情的帶動下的人的過激行為,常人可以用,我們修煉人要慎重冷靜地為大法考慮,無論在任何環境中,我們都用完全善的一面圓融法,不給大法抹黑,不給反對大法的人以口實,在艱難的形勢下我們都要走得正,才能不辜負師父苦心傳給我們的這部洪大圓融、金剛不壞的「真善忍」大法。

以上不妥之處請指正。 合十。

大陸弟子2000/2/1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