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見證: 龍年除夕夜真修弟子之會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11日】功友們好,同大家分享一下我和其他功友除夕之夜在天安門廣場的經歷。

元旦以來,我就有了要出來的念頭,可是具體如何去做,心裏邊沒有底;但是有一點我決不猶豫:哪怕我層次不夠,哪怕我承受不住,我也要承受。

年三十下午下班之後,我回到家中,同一個功友聯繫,她說正在等待兩個東北過來的功友,我說我馬上也過去。到了她那裏之後,左等右等,不見他們兩個,於是又有其他功友給她打電話,原來有18個東北的功友已經到了北京站,於是我們立即趕往北京站,見到之後,大家可高興了,他們中間有兩個七十多歲的大媽,有一個12歲的小妹妹。於是我們就趕往一處歇腳的地方,和其他已經趕到的功友匯合。一下子見到這麼多功友(共28位!),是我根本沒有想到的高興事情。

9點半,我們準備打車分批趕往東單。原先以為,除夕晚上會很少有出租車出來,可是到了大街上才發現不是。10點鐘,我們已經全部到東單了。到了11點一刻,我們開始往天安門方向走,大家認為,我們應該集體一起過去,畢竟我們有近30人,這樣他們無法把我們一下全部抓起來。可是到了長安街,我們很快就發現了我們根本沒有想到的事情!一是都半夜了還滿大街跑的都是出租車。二是街邊走著許多往天安門方向的行人;有功友立即明白了怎麼回事,上前去問,「你們是不是『回老家的』?」,回答都是「對!」,或者「是呀!」,互相行一個合十禮,彼此心裏就都意會了。長安街一片燈火闌珊,我的心裏充滿了喜悅。

到了天安門東側的地下通道前,看見前面十幾米處就停著警車,地下通道南側出口往天安門方向不遠處也停著警車,還有幾名武警和十餘名便衣。到了地下通道,看見已經有百餘名功友站在那裏。有兩個年輕女功友說:「呆會兒大家一起走過去,他們人少,不可能把我們全抓住」。看來大家想到的是一致的。已經11點50分了,功友越來越多,於是大家一起走出地下通道,便衣先生們一看見這麼多人就慌了,手忙腳亂地拉這個、打那個。

目所能及之處,天安門廣場沒有空餘。12點了,我趕到旗桿東側,迎面正見眾功友盤腿而坐,約20多人,我一看第三排左側缺一個,立即補了上去。我看到有便衣在瘋狂毆打在廣場上打出大法橫幅和法輪圖形的功友,我看到自己前面打坐第一排有金色頭髮的功友,我看到有一個纖弱的便衣在狂亂地揮舞著細小的四肢,中邪一般地用皮鞋狠跺大家的腿,狠踢大家的身軀和頭,而我的心中充滿了喜悅。看到大家都很安詳,我卻捨不得閉上眼睛:我要見證這一刻!

警車開過來了,最後大家都上了警車,一批一批的功友被送往大會堂邊上的派出所,很快就聚集了130多人(便衣警察報的數)。開始我們都被擠在派出所大門右側的走廊裏,大家一起背誦《論語》等經文。驀地,有在走廊盡頭的功友打出了大法橫幅和大法輪,於是大家齊聲鼓掌;守在門口的兩個便衣跳將起來,對擠在走廊裏的諸功友拳打腳踢,拼命擠了進去,要搶橫幅和法輪;沒有人在意他們,看著他們兩個在一百多人中間手舞足蹈,就像還躺在襁褓裏的嬰兒要踢打看護他們的父母一般;又如在缸裏撲打得水花四濺的魚兒:人哪,真可悲!

約凌晨0點15分,眼看擠不下了,大家被趕到派出所的院子裏,不斷有功友打出各種橫幅,便衣們又忙將起來,大約又搶了5、6面橫幅後,我們在裏面的人合計:再有橫幅,大家緊緊擠在一起,不讓他們進來。0點20分,這時,一隊武警已經進來,那幾個便衣走開了:好像是廣場上他們人手不夠。一看這樣,有功友喊,「到廣場去!」,大家於是往門口擠:是呀,直到這時候,還沒有人告訴我們為甚麼要抓我們到這裏。武警們拼命往裏擠我們。後來,武警們則基本上是靜靜地守著。約0點25分,大家緊緊擠在一起,於是我們又先後打出「法輪大法義務教功」、「和平解決法輪功問題」(記憶可能有誤)和一面大法輪。一點鐘,不知道是個甚麼人,拿著照相機進來,向大家喊,要給我們的橫幅照相。大家一聽,可高興了,於是把橫幅舉端正了正對著他,讓他給照相。接著,武警就喊我們排好隊,於是,大家把打了35分鐘的橫幅和法輪收了起來。許多功友都說,這次打橫幅的時間差不多應該是時間最長的一次了。排好隊,就有人扛著錄像機給錄像。然後就男女分批排隊出去擠滿了調過來的一輛大公共(在路上數的總共是4輛),走台基廠路上東二環,德勝門,京昌高速,在昌平一處立交橋上,有一位功友打開車窗跳下車,然後從橋上跳了下去跑了。隨車的武警頭目停車去追,到了橋頭又回來了,說橋高有小20米。不敢跳。

然後就是到了昌平的收容派遣站坐到中午,然後陸陸續續大家被各所在省市領回。又接觸了其他的功友,原來大家被分別關在好幾處,大約估計初一總共應有不下千名功友到廣場。昌平收遣站的則說他們年三十已經「接待過」千餘功友了(我不認為這屬於國家機密)。我個人則在隨後的1天多時間經歷了一點奇怪好笑的事情,最後在初二晚上6點鐘給匆匆處理,「趕」了出來。

回想起來,我起初只有一個要站出來的想法,師父卻安排我不僅出來了,還接待了那麼多功友,還同海內外弟子一起打坐,同大家一起長時間高舉大法橫幅,同那麼多功友相識!我準備好了放棄工作乃至生命,去受牢獄的磨煉,師父卻安排我只是輾轉了兩天,且僅在收遣站坐了14個小時左右,而且初一晚上睡在一家賓館。押送我的人把出租車費和住宿費都叫我負擔,真是一點德都不失!還有兩天中看到了自己的許多執著心。

自始至終,我的心中充滿了喜悅。因為我真真切切地目睹和經歷了偉大佛法的力量在人間的展現。師尊正在用洪大的法力再造人類和人間,我等諸真修弟子不就是一塊塊淨土嗎?如果我們每一位真修弟子都站出來,更把自己周圍的環境都創造出來,那不就是人間處處有淨土了嗎?!

師父安排我見證這一切,特整理出來給大家分享。

悟得不對的地方,請一定指出。合十。

法輪修煉大法弟子 × × × 2000年2月1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