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天安門廣場事件有關見證材料彙編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8日】永遠難忘的大年夜

2000年2月4日那天,是大年夜。對北京的冬天來說,這是特別暖和、特別明朗的一天。

8點左右,我和另一位國內學到到了天安門,廣場上有不少公安及便衣,好幾輛警車在廣場上巡邏,我倆很快被一便衣跟上了,9時左右,我們8人(其中二個是6歲的小弟子),在兩小弟子拉開「大法輪和法輪大法」的橫幅同時,我就開始煉「神通加持法」,這時公安便衣立即衝過來,把我們8人帶上了警車,送入天安門公安分局。當我一上警車時,一公安立即朝我頭上劈臉打來,進分局又遭另一公安踢打。分局鐵柵欄裏面已經關滿了大法弟子,走廊上也站滿了國內大法弟子,他們齊聲背著《論語》,震撼人心。

後來,我們幾個又被帶到北京公安「五處」。北京公安不少人認出了我,並對我說:你已經到北京來過三次護法,不要再來了。今天--大年夜,在天安門廣場有兩千多學員被抓,絕大多數是北京學員及國內學員,國外學員很少,但我們護法的心緊密相連。我們共同渡過了一個永遠難忘的大年夜。

師父在芝加哥講法中說「你們現在的修煉和正法連在一起真正偉大之處就在這裏。」「能夠在世界上圓融著法,這才是最偉大的。」這不僅僅看你個人的修煉問題,也是為法做出一些貢獻,偉大之處就在這裏……。」想到師父給予我們提高的每一次機會,這是師父的洪大慈悲。我們的生命與正法連在一起,因為我們生命的一切一切是由大法所給。沒有大法,就沒有我們的一切。

澳大利亞學員
2000年2月6日


大法旗幟在派出所高高舉起
--除夕夜天安門廣場派出所見聞

2月4日午夜,我去天安門廣場煉功,碰到許多去天安門廣場的大法學員,被警察和便衣抬上警車,送到了天安門派出所。

在派出所裏,學員們大聲的背誦著《論語》、《無存》和《分明》。

警察為了阻止學員背誦,從樓上往學員身上潑茶水和污物,打罵聲不斷。

大約12點20左右,在廣場上未被打出的7、8面大法旗幟在這裏被大法學員展開了!警察上前強行奪走了二、三幅橫幅後,學員們高聲連續背誦"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

此時此刻,大家的心越來越齊,不約而同的擁向"法輪大法"和"真、善、忍"等橫幅,凝聚在大法旗幟的周圍。外圍的學員不論老少,特別是老頭、老太太,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阻擋住了一次又一次警察的衝擊,使大法旗幟持續高舉了半小時左右。

"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的聲音迴盪在派出所上空。大法的威力展現時,警察退卻了,許多學員流淚了。

此時,學員中發出一女學員的聲音:"上廣場!"數百名學員堂堂正正齊心向外走,警察根本阻擋不住,直到從門外衝進十幾名武警,與警察一起才將學員們擋在院內。這時,有一名武警軍官過來照相,大家將大法橫幅舉得更高,並鼓掌。當有人過來錄像時,大家背誦《無存》的聲音更加洪亮。

過了一會兒,警察開始請學員上車。學員們以為要送到體育場,就主動收好大法旗幟,想在體育場重新打出。

心中自有法輪常轉。在派出所,當我仰望天空時,看到光芒四射的大法輪罩在我們身上……

一位從派出所走出來的學員

2000.1.5


除夕夜被捕學員的去向點滴

龍年除夕夜去廣場的部份學員約凌晨一點由天安門派出所分四輛大公交車被送昌平收容所。那裏警察詢問抓來的人中有沒有不煉法輪功的(抓錯的可以放),一位小弟子眉清目秀,惹人喜愛,估計警察想放她,便多次說她不是煉法輪功的,但小弟子總說是。

初一晚上8點以後,部份學員被單位帶回。其中高教的有北京大學金英,化工大學吳海帆、陳海風等。據說高教口約有8人已被公安十四處刑事拘留於雍和宮附近的北京第三看守所。


除夕夜天安門廣場護法紀實

今夜有眾多大法弟子不約而同走向天安門。來自美國、澳大利亞、北京及外地弟子從四面八方靠近廣場。

廣場方圓幾公里內布滿了便衣和警察,每一個通往廣場的路口及通道都有警察把守,警戒覆蓋面之大,直至前門大街地區。他們虎視著每一個過路人。從晚上11點左右開始抓人,在廣場以外的大街上先抓,110警車到處都是,所以很多弟子在雲集過程中被抓。廣場上幾乎沒有遊人,除了便衣就是大法弟子。當時間接近12點時,滿城響起鞭炮聲時,廣場上騷動起來了,一些弟子開始煉功或打出橫幅、旗子。便衣們一看見就發瘋似地衝過去暴打弟子,有的弟子被打得滿地翻滾,血濺在地上。警車裝滿人後,馬上開到附近的分局卸人。廣場的警車暫時減少,但很快又補充上來。

在我的前面,有幾位男弟子驟然拉出大法橫幅,七、八個便衣狂奔過來拉扯橫幅,弟子們合力爭奪,直至被打倒在地上,抓上警車。接著警察把停留在廣場上及周圍的人驅逐出廣場。大約在12點10分,廣場被全部清場。

來自紐約的大法弟子燕子女士(我不知道她的姓名)因照相被抓。

我於大年三十北京時間下午4點被北京東城區看守所釋放,當晚十點又去了天安門,目擊了整個事件。到現在為止尚未被抓,但電話可能被監控。

大陸弟子 2月4日


除夕之夜在北京天安門

我是一個美國小弟子,小名叫豆豆,今年14歲。我是在一月初來到北京與北京弟子交流和護法的。除夕的晚上,我計劃在天安門廣場與其他弟子轉大圓圈,正轉九圈,反轉九圈,中間是巨大的法輪圖形。以這種方式來度過除夕,迎接新年。我在12點整到達天安門廣場。我當時在馬路的另一邊,看見那邊已經有人在地上打坐,我就飛跑著過了地下通道,因為我將是這個圓圈的一部份。但是我當時又悟到,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去與那些還沒有走出來的北京弟子切磋,去喚醒他們,叫他們走出來。所以我沒有去轉圈。

在我沒有從地下通道跑出來的時候,我就聽到一個老人的聲音,說:「謝謝!謝謝!」我跑過去一看,一共兩輛警車和一大批武警及便衣正在打一些大法弟子。並把他們打倒在地上。其中有三個武警在猛踢那個說謝謝的老頭兒。很快,大法弟子就被武警們推上警車拉走了。這時,廣場的東邊有弟子拉出一條大橫幅,上面寫著:「法輪大法」。一群便衣發狂似的,邊跑邊罵,衝過去扯下了橫幅;三秒鐘後,在我身邊又豎起了另外的橫幅,是紅底黃字,上面寫著「法正人間」。當時我太激動了。那是一條6米長的大橫幅,是我見到過的最漂亮的橫幅,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不過他只展示了兩秒鐘,就被一幫便衣發瘋似地搶了過去,並兇狠地猛打我們的弟子。

忽然,我聽到一聲狂叫:「這裏!」有個便衣往廣場的西邊跑去,在那,豎起了一條寫著「法輪常轉」的橫幅,雖然只展現了一秒鐘,但我認得它。因為它是我和一位澳洲弟子共同製做的。

一分鐘後,大約有50多個弟子圍著坐成了一個圓圈,是在廣場的正中央。武警們像發瘋似地跑過去,其中一個武警把一個弟子踢飛了有兩尺多高,其他武警也上來猛打這位弟子;緊接著警車開過來了,弟子們上車後,警車就開走了。他們走了後,我看見地上有血跡和許多打碎的眼鏡鏡片。

大約15分鐘後,武警開始清場,廣場上空無一人。

(2000年2月7日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