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天安門護法的所見所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19日】本想把工作告一段落再出來進京護法,可是警察又要到家裏抓人,正好"逼"我走出來,放下對工作,對人情的執著。12月10日下午一點左右到了天安門,眼見著此起彼伏的大法橫幅被舉起,眼見著公安手忙腳亂地去抓捕,我便在人較多的金水橋附近拉出"還法輪大法清白"的橫幅,迎著人群走著,心中沒有怕,只想多堅持一會兒。兩個公安奔我而來,我轉身舉著橫幅朝反方向跑,很快四、五個公安追上來把我往警車上推。我一邊掙脫一邊喊"還大法清白"。在警車外面他們沒對我動手,大概怕邪惡曝光吧。上了車後一個胖警察把車窗簾拉下,揮起拳頭對著我的臉打了三拳。另外一個瘦弱的女學員被他們扔上車來,警察一直踩著她的頭,還用力碾。

我們被帶到了天安門派出所,關在地下室鐵籠子裏。我們進來時裏面已經關了一百多人,隨著陸陸續續進來的弟子越來越多,籠子裏裝不下很快把男學員帶走了,我停留的那一段時間估計就有二百多人被關。對於帶頭喊口號他們認為是骨幹的女學員,他們拉到旁邊的屋子打臉、踹肚子,大概因為這些地方軟他們打了不留痕跡。晚上把我們一批一批分散走,我和另外六十多人被一輛公交車帶到離北京一百多華里的某縣看守所。我們二十幾人關在一間牢房,各地來的弟子都有,因為以前弟子們堅苦不懈的努力開創出了環境,此看守所對大法弟子煉功、交流、讀書皆睜一眼閉一眼。在號裏邊煉功我的心感到從未有過的靜,一結印即感到一股熱流從頭頂灌下來通透全身。各地駐京辦來認領我們這些不報姓名的學員時也是裝摸做樣地兜一圈問兩聲,沒人應答,他們轉頭就走,知道這都是自找麻煩。警察也有善惡不同的,提審我的警察就不那麼兇狠因此還被別的警察奚落。第三天我們開始絕食,縣醫院請來了幾個大夫、護士,從他們眼神中我看出他們小心流露出的同情和無奈。其中一個醫生在勸食中因表達出對我們的理解而遭到警察的怒斥。灌食是由勞動號完成的,灌食中讓學員躺在地上,事前還澆上水,有的直接灌自來水,學員有的鼻子被擦破,有的劇烈嘔吐,拒絕灌食的學員被帶上腳鐐、手銬,其中一女學員帶著腳鐐、手銬還讓脫了鞋襪在冬天冰冷的地上來回走,但她一直面帶微笑,善意地看著他們,最後兩個警察實在看不下去了,別過臉去.......。絕食五天後我們陸陸續續被釋放,臨走時警察還把學員身上的錢誘騙走,說是買車票。五天中為我們照了三次相但沒有一次成功的。

這一次護法是抱著用生命來證實大法的心願來的,雖然時間不長但我深刻體會到:自己付出的實在太少,因而也更加理解了以前在網上看到的學員的修煉體會。不要被血腥嚇倒,只要有慈悲正念,在魔難中我們只會更加堅定。但我也同時看到在洪法中我們有待提高的方面。有的學員聽了別人護法的經驗,自己也單純地模仿而不是根據自己的情況恰到好處地洪揚大法,反而不好。我覺得洪法中一定要以常人能夠理解的方式深入淺出地圓融地說明,否則事與願違,反而讓魔鑽了空子。說些太高的話往往都是潛在的歡喜心帶動的,我們一定要牢記師父的話清醒地走好最後一步,以修煉者的智慧遏制邪惡。這一次護法還有另外一個感受就是新學員極其多,對法那顆堅定的心非常感人,他們說出來就是證實法,放我出去我還去天安門,這些學員中有的才得法幾個月,他們並沒有把護法行動當作任務來完成,放下了為私為我的執著,沒有任何有求之心,常常讓我覺得修得不夠。此地看守所的犯人也有得法的,我們去時他們和我們一起背洪吟。據一個關了七個月的犯人講,此處在他們眼底下進進出出的大法弟子已不下二千人了。

大陸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1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