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1月30日大陸綜合消息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30日】 羅幹魔爪伸向武漢,加緊鎮壓法輪功

11月中旬至月底,羅幹不僅派遣公安部的督察工作組駐武漢蹲點,還親自到武漢秘密部署鎮壓。他們對外聲稱「暢通工程」,令所有的三輪機動車停駛,沿街的警察、便衣密布,全城百姓籠罩在壓抑憤懣之中;對內則大肆搜捕法輪功學員,秘密判處一些關押、刑拘的學員,其手段陰險毒辣。就連公安內部的人都說:法輪功這麼活躍,羅幹他能善罷甘休嗎?他來一趟總得搞出點名堂。其「名堂」正是鎮壓法輪功的新罪行。

羅幹來漢後,一、調集力量,擴充警察、便衣隊伍;二、公安便衣的交通工具改頭換面,他們乘坐民用小轎車或出租車,四處暗中活動;三、竊聽電話、手機,嚴密監控搜查使用電腦的用戶;四、動員街道、居委會晝夜值班巡邏,把守居民住宅區的各樓門、通道,秘密探察法輪功學員情況;五、向全體XX黨員下傳「文件」:凡是被抓到的法輪功學員一律判刑。因此,近半月以來,公安非法抓了許多法輪功學員。其中很多學員是在發放資料時被埋伏的便衣、巡邏等所抓;有的是在郵局寄信時被抓;有的就是在家裏被抓;還有的是從北京返回後被抓。現在被抓的學員都非法直接送去勞教或判刑。

據透露,公安內部非常害怕法輪功講清真相的資料,他們花大量警力在偵察法輪功印刷明慧網資料的站點,並在其內部點名通緝「重點對像」。羅幹一夥邪惡之徒以權謀私鎮壓法輪功,天理不容,必將得到他們應得的報應。



濰坊迫害大法弟子新罪行

濰坊市坊子區公安局10月1日後將孫忠華(工商局)、王維華、王素美、劉愛華、張XX(女,58歲)等14名大法弟子送去勞教。

10月25日晚對大法弟子進行大追捕,共抓了100多名,分別關在看守所、財政所(轉化點)和各單位。

濰坊當局善惡顛倒:王全峰因迫害學員反而被提拔為公安局長;坊子區電視台厚顏無恥,迫害學員的部份鏡頭經常搬上「新聞」節目以邀功請賞、抑善揚惡。

海化集團將李慧婷、崔榮秀等二十幾名法輪功學員於10月23日強行送至邊防派出所進行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為表示抗議進行集體絕食,轉化人員強行灌食,一名馮姓法輪功學員灌食後被送進醫院。

請善良的人們聽聽有關法輪功學員家屬的控訴:

10月25日下午6點左右,我女兒和她母親正在做飯。北苑街辦、臥龍北居委會主任胡玉芬到我家要帶女兒到居委會去。我女兒不去,磨了半小時後胡玉芬出去了,不一會兒,接著帶來了5-6個人把我女兒抬走了,非法拘禁起來了。關了8天後,我女兒她們(一共關了十三個)開始絕食以示抗議。絕食三天後,街辦和居委會她們把我們叫去說,她們在絕食,你們交上1千元錢就可以領她回家了。我女兒因為煉了法輪功,已經被他們非法索取了幾千元了,我們現在哪裏還有錢交。因為我們實在沒有錢交,所以我的女兒至今還在非法拘禁著。作為政府工作人員,他們目無黨紀國法,肆意糟蹋憲法,在發法輪功的財。這樣的政府工作人員能叫人們相信嗎?請善良的人們都來看清他們的真面目。



善良的人們開始覺醒

某市一大法弟子的丈夫是長途貨車司機,其不修煉,但很明事理。很支持大法弟子的工作。其經常借開車四處拉貨之便在所經過的旅館、飯店散發大法真象的資料。

在北方某市,大法資料已經深入人心。該市鐵路局一位居民在家門口看到大法真象資料後,拿回家看完後見人便說:「法輪功真厲害,給江澤民定了十大罪狀,條條合理合法,法輪功真是了不起。」



上京住旅館不安全

目前中國的身份證信息已經全國聯網,而大部份的大法弟子(國內)在公安部都有記錄,因而上京正法、護法的都有可能因為住旅館登記身份,使公安知得知行蹤並加以破壞。一從北京回來的人說,他住的旅館公安當天上午就抓走了8名大法弟子,旅店經理說每天都有被帶走的。還望各上京弟子們多用智慧,不要白白讓壞人抓走。



在河北省邯鄲市的看守所裏無限期地關押著一批大法弟子。根據大陸法律拘留是不能超過一個月,而這些大法弟子們沒有經過任何程序卻被無限期關押。


在天津市紅橋分局,近兩個月被帶進去的大法弟子們幾乎全部被勞教。而且是沒有經過任和程序的。

學員被帶進去後,它們說你被教勞多長時間,然後讓學員簽名,就這樣這些大法弟子們就被勞教了,毫無法律依據和程序可言。

那些邪惡之徒在帶學員們進拘留所時,都去抄家。從家抄走的除了大法資料外,連學員家裏的錄音機、筆記本電腦、呼機、電話本等等。這些東西不論學員出來與否就再也不知去向了,就連學員家人給學員們送的毛衣、毛褲都不知去向了。



根據成都市公安的內部消息:成都市已專門建立了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服務的黑檔案。並規定當地派出所每三個月向上級公安部門彙報所管轄地區的大法學員的情況。


北京通州區次渠鄉高古莊、牛堡屯等地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肖素敏、師豔華、高士玲、朱豔芬(還有幾位不知名),一年多來,在法輪大法被當局無理取締之後,她們曾多次上訪,有的去天安門向人們講清真相、散發傳單,後被關押在北京通州區看守所內,一月後被判勞教一年(2000年10月-2001年10月),現關押在大興天堂勞教所,消息不明。

她們無論在看守所還是在接到勞教的通知之後,都不曾對大法有絲毫的動搖,反而更增加了對大法堅定的信念。在看守所她們處處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有問題向內找,修煉自己的心性。她們的行為就連同號的犯人也感動不已,犯人都說:「希望你們的大法早日正過來。」

雖然她們都是當地的農民,家境貧寒,但他們能捨盡一切的為大法走出來的精神,甚至連審問她們的警察都表示欽佩,私下說:「我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不是好人也不會去煉法輪功。」

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都來關心她們,我們強烈要求無條件釋放這些法輪大法修煉者,她們無罪,她們是真正的好人,更高尚的人。真正應該被勞教、被關押的不是她們。



常州駐京辦的季黎明心狠手辣,常州工學院有一同修也曾遭其毒打。


天津大法弟子李石頭、趙鳳玲被非法勞教。

惡警察名單:天津市公安局四處李曉勇



解放軍理工大學(南京)六十三研究所煉功點輔導員朱士達近日因為家中的電腦被查出有大法材料而被警察抓走,日前各地邪惡正在作垂死掙扎,各地有多位學員因為類似的事情而被警察抓走,望各位上網下載資料的同修注意安全。


新疆伊犁六十八團大法弟子王玉蘭,於11月26日,因在兒子家中存放大法真象資料被發現而被抓,她的兒子(兒子不修煉)也一同被抓走。另外還有5箱大法資料被抄走。現在具體情況不明。


新疆烏魯木齊縣一中高三年級政治老師余更生,在課堂上經常辱罵和誹謗大法,常常以法輪功是「x教」為例在課堂上大肆喧嚷,向學生們灌輸,結果現在得了糖尿病在住院。相信善惡因緣的人都知道,這一切決不是巧合。

被假象迷住雙眼的人們,為了你們自己生命的未來,請來了解法輪功真象吧!再不要被江澤民這欺世的謊言所矇蔽,在不知不覺中充當了江澤民的幫兇,做出令自己生命永遠都後悔的事。



山東省棲霞市近日勞教一批大法弟子

他們是:

棲霞市寺口鎮王桂海戰美蘭
棲霞市體校牟旭輝
棲霞鎮王志友
棲霞市棉紡廠牟桂芹
觀裏鎮姜永為
蘇家店鎮崔永傑

以上大法弟子被勞教,沒有任何書面通知,只是口頭通知其親屬送鋪蓋和衣服,臨走時不准他們與家屬見面,不知道送往甚麼地方?一切都是秘密進行。且問:有哪一個人被勞教會沒有任何理由?沒有書面通知?而且不准家屬見面?這是哪家的法律,哪家的規矩?哪國的法律?

棲霞市公安局副局長孫太國,政保科科長張少榮,副科長劉新正等人一直充當江氏邪惡勢力的爪牙,經常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極其惡劣。

棲霞市郵政編碼:265300
棲霞市公安局局長劉樹堂
棲霞市委辦公室電話:0535-5212754
政委張學亭
棲霞市政法委電話:0535-5212680
棲霞市公安局辦公室電話:0535-5212338
棲霞市看守所電話:0535-5212966



濰坊黑心女獄卒--王立紅

王立紅:女,25歲左右,未婚,山東省濰坊市奎文區看守所工作人員,人們稱其為「王所長」或「母夜叉」。她雖年輕,但心黑手毒,喪盡了天良。

今年10月該王對大法弟子折磨和摧殘更甚,對絕食的大法女弟子,第二天就強行灌食,慣於做痛苦試驗的王在灌食時,故意用管子在大法弟子的鼻子裏搜來搜去,直搜的鮮血直流,慘叫聲揪心,而王卻叫人排隊看她惡毒的表演。還對絕食的女弟子單個拷問,手持電棍又電又打。

對在監室煉功的大法弟子,強行拖到室外體罰,有的功友不配合,它就衝進監室用電棍觸她們的頭,有一個功友一次就被王電了十幾分鐘,有時逼功友坐鐵椅子折磨;一個功友被它吊起雙手銬打、電擊,直至打得昏死過去。這個惡警竟罵:「裝死!」;當發現這位功友手腳已冰涼時,才為掩蓋它的罪行,用監室的褥子將那位學員包放到值班室。

有個女功友因背不出監規,就被逼做俯臥撐,不做就打,並用電棍在她臉上電擊十幾分鐘,直電的整個臉扭曲變形;另一個女功友被電的全身布滿了個個大紅包,身上散發出被電擊的肉焦味。

對一絕食已十幾天的女功友,進門時忘了喊「報告」,王就對她拳打腳踢,打得昏死過去後,王立紅仍不以為然地說:「裝死,起來!」,這個功友此時已面無血色,心跳異常緩慢,出現瀕死的症狀才被送到濰坊第二人民醫院搶救。因怕死在它們手中,幾天後放回家。如今這個功友身體仍過度虛弱,生活難以自理。

這個黑心的女獄卒同其它惡警一樣,專扣功友和獄中犯人親屬送得錢,有時家人送三、五百元也不通知「犯人」,把錢裝進自己的腰包,5角錢一包的方便麵賣好幾元錢等等,等等。有的出獄時錢沒花完王也不退。這個惡警打人時專用腳踢前胸和腹部,根本不管要害與死活,有時拎著老年功友的腳在走廊上拖來拖去,且污言穢語不堪入耳,這名狠毒殘忍的女獄卒讓男犯人見了都打怵。

知情人 2000年11月5日



濰坊市奎文區惡警孫奎珍

孫奎珍,男,36歲左右,住奎文公安局新華路宿舍,原濰坊市奎文區濰州路派出所副所長,因迫害法輪功人員的兇狠惡毒,竟然被提升為奎文治安拘留所所長。此人對大法弟子迫害手段極其殘忍、兇狠。遭受到他不擇手段的毒打、痛罵的大法弟子不計其數。

10月10日,在孫奎珍的策劃下,對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數人強行灌食,採著頭髮把大法弟子固定在鐵椅子上,強行從鼻插管子,學員的慘叫聲催人淚下,孫卻大叫:「今天就讓你用鼻子吃飯,就不信治不了你!」

一名男學員,被孫奎珍無故毆打,被踢在生殖器上,造成紅腫疼痛難忍。

一名男學員和一名女學員因制止他的暴行,被孫拳打腳踢,然後將他們和手銬吊扣在兩米高的鐵管子上兩個多小時。女學員光著腳,卻被孫踩來踩去。

種種暴行,數不勝數,但古人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告誡,惡人的結果讓人拭目以待。知情人

2000年10月23日



山東濰坊市濰城區「七大轉化點」之一符山鎮的打手們

1 李學軍:男45歲,符山鎮政府政工書記(原任於河鎮派出所所長,打壓法輪功創下了「業跡」),是毒打迫害大法弟子的總指揮。它性情暴躁,發起怒來上竄下跳像個猴子。對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它親自坐鎮指揮大打出手。它們讓大法弟子趴在地上,七八個人圍成一圈,有的按著胳膊肩膀;有的踩著手腿;有的拿著皮管子猛抽;有的拿著木板狠拍。毒打期間還殘忍地逼大法弟子喝水,目的是使瘀血停留在臀部,過後小便都是血紅色的。李還下令對法輪功學員強行巨額罰款,有的被逼交幾萬元。還把一進京上訪的女大法弟子的丈夫(其丈夫不修煉)抓去毒打,並逼交了一萬元錢。近期又把慘遭摧殘並被非法關押近三個月仍堅信大法的符山鎮醫院的大法弟子季冬梅送王村「勞教」三年。

2 楊錫棟:男,30多歲,濰坊市濰城區人,近視眼戴眼鏡瞇著小眼看人,瘦長,約一米七七左右。原任符山鎮政法委書記,是指揮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謀。它帶人用電棍、木板,膠皮管子毒打法輪功學員;並讓一打手雙手掐大法弟子的肋條,痛苦的滋味讓人簡直無法形容。他們兇慘地猛打頭部,打的學員頭冒金星;有的被打的昏死過幾次,還不斷的用污穢的語言和骯髒的表情調戲取笑女大法弟子。因打壓法輪功的惡行,被邪惡勢力提升為臨朐縣副縣長。

3 趙洪生:男,40歲左右,符山鎮副書記(辦公室主任),一米六七左右。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策劃者參與者,毒打大法弟子的打手,「業跡」可與它的同謀李學軍,楊錫棟媲美。

4 李延亮:男,四五十歲,符山鎮人,因為用殘忍的手段毒打大法弟子而出名,符山鎮醫院的季冬梅因進京上訪被它們毒打的昏死過去,用涼水潑醒後再打,臀部被打得黑紫,腫得老高,十幾天只能趴在床上,臉色蠟黃,後被關押在一敬老院中,不讓家人見,還受到其它非人待遇。

5 季素雲:女,48歲,符山鎮醫院院長,雖然自身也為人母,為人女,但為『保官』卻良心無存。大法弟子季冬梅慘遭毒打後,被她關押在醫院已近三個月,吃喝拉尿都在一間小屋裏,冬梅的母親見女兒被打得不像人樣,找季素雲要人它卻不放,強行逼家人交四萬元錢,並叫嚷:「如不交錢,絕不放人」。長期的非法關押迫害使季冬梅身心備受摧殘,季冬梅絕食八九天,季素雲卻視而不見,仍對其進行精神折磨,妄圖使他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但季冬梅對大法堅如磐石,就這樣被非法關押了近三個月後,於2000年10月23日被鎮政府和單位送往山東王村勞教三年,季素雲為保「小官」,卻賣了良心。 (2000年10月22日)



據悉,這兩天北京正不分青紅皂白地抓學員。手段一般是哄騙學員到某處談事,然後直接送勞教。所以,一些學員失蹤,一些學員出走躲避。


新疆有一學員70多歲,他從去年7月22日後迫於壓力不煉功了,並曾對許許多多走出來證實法的弟子的行為認為沒用,是以卵擊石。今年7月份以後經過學習師父的新經文以及和大法弟子進行切磋交流,他的觀念轉變了,在和弟子交流的過程中他說:我今年70多歲了,黨齡也有40多年了,政治運動也經歷了許多次,但我從學了法輪大法後,明白了人生當中許多以前怎麼想都不明白的事和翻遍古今中外所有書籍都沒有說清的道理。……我對大法和對師父的信念是不會改變的。近來我知道許多弟子都在散發傳單,我也看了不少,我認為我們在傳單方面應該把江澤民的邪惡本性從實質上揭露,對他和他的幫兇要進行口誅筆伐,讓他們的罪惡無處可藏;對於下面這一幫執行任務的警察及政府的各級工作人員也不能縱容,不能任由他們為虎作倀,助紂為虐,也要把他們作惡的事實,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寫成傳單散發到群眾當中。這些人總是說這是他們的工作,是上邊叫他們這樣幹的,我就問他們一句:「江澤民叫你們吃X,你們吃不吃?!幫著鎮壓的那些人簡直太可惡了!

他的談話代表了一批人,從中也不難看出老百姓的心聲。江澤民及其幫兇走狗對法輪功一年多來的殘酷鎮壓迫害不但沒有打垮法輪功,反而使更多的人清醒地認識到了江澤民們的邪惡和卑劣行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