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1月28日大陸綜合消息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28日】 大陸一些勞教所的電腦24小時看明慧網

據悉,大陸很多政府官員和警察每日都在看明慧網,近來一些勞教所的電腦更是24小時都在看明慧,有些警察也在學上網。歡迎廣大大陸學員和社會各界善良正義之士提供更多翔實的事實材料,以便更好地揭露鎮壓,抑制邪惡,窒息邪惡。



據公安內部消息,大陸公安部門給各地監獄、勞教所、拘留所下文件,大意是目前法輪功人員自傷、自殘、自殺現象較多,如發生此現象,請填寫一張表格上報。表格只有簡單幾項欄目,並有一欄標題為傷殘、死亡自然原因等等,文件隻字未提對那些公安人員造成法輪功人員死亡和傷殘責任的追究和處理。

據消息人士稱,該文件把那些由於公安人員殘酷虐待和嚴刑拷打致死、致殘的事實全部推到法輪功修煉者自身上,實質是縱容和默許部份公安人員在中國犯下恐怖罪行。這些所謂統計事實的背後很可能有不可告人的更大陰謀。



善良的人們在覺醒

11月初,我拿了幾百份資料去某小區發放,可是我剛一到那裏就被保安(校保衛處)發現,將我扭送到市公安局。公安局將我送到某看守所刑事拘留。到了看守所裏,我便絕食抗議。管教和預審紛紛勸我吃飯,對我說:「我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你們沒有違法,只不過信仰不同而已,請你吃點東西,不能餓壞了身體呀!……我們會儘快將你無罪釋放的。」管教對號裏的其他人說:「他是煉法輪功的,是好人。你們誰也不許欺負他,誰欺負他我就銬誰。」在第七天的時候真就將我無罪釋放了。

幾天以後,又有幾名學員在散發大法資料時被保安扭送到市公安局,民警在審問記錄後直接釋放。



南方某市大橋上掛上了大法橫幅

十一月初,南方某市的幾個大法弟子自己製作了9面大條幅,內容是「法輪大法好」等。分別掛到該市的幾座大橋上,全部安全返回。這幾座大橋人車流量十分大。幾個小時後警察摘掉的時候,已經有很多行人看到了正法的條幅。

有兩個學員在上橋的時候看到橋上有一個警察。但是當他們從容地走到橋上的時候,警察自己卻下了橋,於是他們很順利地掛了條幅。

十一月中旬,該市的幾個大法弟子在市區派發說明法輪功真象的材料,在極其危險的情況下大部份發完材料後安全返回,有三名大法弟子被便衣非法拘捕。目前尚未被放出,其中兩名男弟子可能將被非法勞教。



來自重慶的消息:11月26日,在重慶市中心新世紀百貨大樓和沙坪壩樓上飄下來揭露公安內幕對法輪功製造假證據的材料。


在公共場所洪法注意自動攝像機

最近,青島市三位大法弟子在立交橋上掛大法橫幅時被抓,原因是警察在遠處安裝了攝像機。估計在其它省市的主要公共或重要場所也有類似的措施。希望大法弟子注意積累經驗,機智靈活地保存實力,以便讓更多人知道大法真相。



北京學員張東被捕 懷孕7個月的妻子承受巨大壓力

北京學員張東被非法拘留,現關押在崇文看守所。本月初一個週六晚上十幾個警察帶著攝像機闖進張東家進行搜查,結果並沒發現甚麼證據。張東拒絕在傳喚單上簽字,說自己沒有違法。在張東被傳喚到崇文派出所的第二天,他的家人得到派出所打來的電話,要他們下午去接張東回家。張東的父母高興地做了一整桌的菜等張東回來吃。沒想傍晚去派出所接人時,卻被告知,已將張東送去了崇文門看守所,說他們不敢擅自放張東回去。

張東的妻子已懷孕7個月,張東的被非法拘留,給懷孕7月的她帶來了極大的生活負擔,她期望公安把即將出生的孩子的父親放回來。

北京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兩個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協和醫大基礎醫學研究所碩士研究生王嵐因在天津火車站被搜出包裏帶有法輪功有關的材料,被鐵路公安拘留。隨後不久,與王嵐同在一個科研室的工作人員劉霄突然失蹤(時間估計是上月末),家人幾天後才得知被關押在北京公安14處。劉霄的妻子原在武警某醫院工作,由於修煉法輪功被強迫離開醫院,她現在家抱著他們一歲多的孩子等著公安放劉霄回來。同一個科室的副教授但凌也被公安問訊,為躲避迫害被迫出走。



鐵路警察不明真相?

長春農安某地幾個大法弟子在去北京證實大法途中,被長春站鐵路警察扣押,警察無故搜身,搜去了橫幅,沒收車票,並扣留數日,多數人被當地公安領回拘捕。



黑龍江省通河縣幹部謀私利無故關押大法弟子

黑龍江省通河縣紅星村某村幹部為達到個人謀取權利的目的,在競選期間,為顯示其政績,把曾經上訪的18名法輪功學員投入看守所,至今還在關押中,被釋放學員被迫交出高額罰款。

這種利用法輪功向上邀功請賞的做法令村民感到憤慨!



團河勞教所近況

團河勞教所裏近來又有一些大面積、殘酷打人的事。有些人還在強迫學員在寫保證。主要手段是「熬鷹」(不讓睡覺)。

北京團河勞教所為完成「轉化」大法弟子的任務,對現在仍然堅定的大法弟子沒有任何藉口採用電棍電擊,逼其轉變。如學員胡長安,前些日子被幹警用4根大電棍電擊;學員胡前鋒被中隊長(姓姜)用兩根大電棍直接電擊頭部。但兩位學員都沒有屈服。

另外,二中隊學員陳剛從11月5日開始、每天夜裏2點才讓睡覺,現在仍然沒有停止。學員殷沛辰本應10月26日解除勞教(到期),但因沒有「轉化」思想而被以對抗欺騙政府為名,延長勞教半年。



九江市公安大肆搜查大法資料

江西九江市公安近期對學員進行大肆搜查,到學員家中如發現有大法書,扣留15天,如抄到有上網資料,對學員進行審問資料來源並關押,關押的學員無法統計,請功友注意安全。



杭州兩學員被勞教

10月1日從杭州到北京和平請願的學員王義(音)、黃佳英(音)被判勞教2年半,關押在莫干山勞教所。



河北省涿州市懿和莊鄉大法學員遭受迫害

2000年10月1日,大法學員藏翠清,陳凌梅因到北京天安門廣場煉功被抓到鄉政府辦公室。鄉政府整夜用高音喇叭干擾她們,不讓她們睡覺;把人的雙手銬起來。三四天後,涿州市來人說市裏開過會,要按市裏意思處理。她們被吊起來,雙腳不能著地,然後被銬打。把人打暈過去後,再用冷水潑醒,潑醒後再打,打得渾身沒一塊好地方。銬打人用的是電線、鉛線擰成的手指粗的繩子。

另外,弟子張淑文,張墨,王剛三人被從家裏叫到鄉政府。張墨被打了一天一夜,問他還煉不煉,並讓他66歲的母親張淑文在旁邊看。後來張淑文也被吊起來打,並被強行注射針劑。王剛也遭受同樣的刑罰。這三個弟子被折磨得死去活來。現在人都跑出來了,不敢回家,只能在外流浪要飯。



十多名重慶大法弟子因真相資料被抓

11月4日上午11點左右,重慶大法弟子袁玉剛、小黎及另外3名女功友一起被抓。住處的東西全部被抄走(詳情不清)。至今前後抓走了十幾個與講清真相的資料有關的功友。



高邑縣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情況

真是不敢相信,在一個人權、法制建全的文明古國,竟有此事發生,耳聞目睹身邊幾位我縣煉法輪功人員的真實情況,不得不使我相信這是實事,僅舉幾例供大家了解:

1、魏晨(化名),女,高邑縣幹部,陸小溪(化名),女,農民。二人於2000年4月9日去北京找信訪局反映法輪功情況,因不到上班時間,魏、陸二人在人民大會堂門口不遠處行走,正在值勤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問魏是煉法輪功的嗎?並讓魏罵人,魏說:「我不會罵人」。因無法證實魏、陸二人是煉法輪功的,那名解放軍罵:「李洪志老師......」,趙說:「解放軍同志罵人是不道德的。」於是解放軍隨將二人推上車帶入天安門派出所,以後又關押在讚皇縣監獄一個月,監獄的伙食每天不到一元錢,每天讓她們交六元錢,二人各罰款四百元,交押金二千元。接回路費五十元(無任何手續)。

魏晨現被開除黨籍,行政開除公職,留察一年,工作關係開到人才勞動力市場,無生活費。

陳翠(化名),女,高邑縣糧食局幹部,4月21日晚,被無辜叫到公安局,因不承認法輪功是邪教,當晚以擾亂社會秩序罪,被關押在讚皇縣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後被罰款二百元,交押金二千元(無手續)放回。陳在9月30日接通知黨內除名,行政記大過,調出黨政機關,在人才勞動力市場待業,無生活費。

黃功原(化名),男,高邑縣幹部,2000年4月21日晚被無辜傳到公安局,因不承認法輪功是X教,被公安局以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名關押在讚皇縣看守所,23日由單位保出,一天二夜交飯費一百元,罰款二百元,押金二千元(無任何手續)。9月30日接通知,黨內除名,調出法院,在人才勞動力市場待業,無生活費。黃在單位工作中任勞任怨,在辦案中不吃、不喝、不拿、不要,為老百姓做主,敢於說公道話,這樣的國家幹部不用,可想而知,我們國家再這樣下去會是個甚麼樣的社會。

王慧麗(化名),女,高邑縣農民,2000年4月20日到天安門打橫幅,內容是「法正人間」,被抓,關在讚皇縣監獄三個月,因超期關押,王絕食六天抗議,被強行灌食後放回,罰款二百元,路費五十元(無手續)。

劉意明(化名),男,高邑縣人,2000年4月21日晚,因不承認法輪功是邪教,被拘留十五天,罰款二百元,10月14日與兩功友進京上訪,被公安局帶回,縣公安局打手往手上唾沫打臉,李清章還惡毒地說:你們讓我的官當不成,我先把你們都殺了。銬在樹上長達三十個小時。

另一學員的臉現在還腫著,牙上有血跡。三人現在還在被非法關押在付村派出所。

牛燕平(化名)等三名弟子4月20日到天安門打橫幅,內容是:「法輪功千古奇冤」,在天安門前被抓,押入讚皇縣監獄,被關押三個月。兩學員各被罰款四百元,路費五十元,押金二千元,另一學員因交不起款,摩托車被扣壓(無手續)。

另有三名弟子於2000年4月21日晚無故被傳到縣公安局,因不承認法輪功是邪教,被拘留十五天,罰款二百元,押金二千元(無任何手續)。

在一個泱泱法制大國裏,一個合法的公民連說句真話的權力也沒有,真是損盡了國格、人格。善良的人們,請睜開眼看看到底是誰在斂財,是誰在違犯國家的法律,誰是正義,誰是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