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兩次去天安門證實大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27日】 我11月份兩次去天安門證實法,體會頗深:只要有正念,沒有過不好的關;我們的路是師父安排的,不是邪惡之徒說了算的。

一、11月1日上午,我們很多外地學員交流,自發聯絡有100人左右準備到廣場打橫幅證實大法,約好的幾個人走散了,我和一位功友在廣場上停留等人,被便衣盯梢並叫住我倆問是否帶身份證,見沒有就強行帶到廣安街派出所小屋,當時有六名學員。一女弟子被警察用膠棍打得實在熬不過,說出了地址姓名後被帶走。打人的警察說:「我今天就是給你們消業。」接著把我按在椅子上打了我四棍,我悟到老師利用這個機會給我消業,就覺得打在足球上,也不疼,接著讓我們靠牆根站著到晚上八點半。然後把我們三人送到昌平收容所,車進去轉了一圈後又開出來,可能人滿不收,到郊外讓下車。我們三人覺得沒達到證實大法的目的,所以決定連夜走回北京市裏,當時是晚上十點多鐘,無處住宿,路過一個煤場有7、8個人,我們進去說真相,效果很好。順利回到北京。這是第一次經歷。

二、回到北京後我們重新做條幅、發資料、學法、交流向內找。在11月10日晚交流後,我們6、7個弟子攜帶真相資料、橫幅、氫氣球、噴字用的工具等,從昌平縣連夜出發,穿村越巷,一路上邊發資料、邊噴標語,90里路走了38小時多。中間遇過警車,我們跑開了,但5個氫氣球爆了3個,很可惜。天亮後我們又乘了一段車,10:30分到金水橋,在金水橋兩側同時放了2個氣球,每個氣球帶上2個條幅「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很多路人都在駐足往上看。緊接著很多學員在金水橋附近打開了小橫幅,便衣衝過來抓人搶小橫幅時,我們5個人打開了一條大橫幅,上書「法輪大法鎮邪滅亂」。警察又衝過來搶時,打小橫幅的學員本來有機會走,但是所有的學員都跑過來用自己的身體護住大橫幅,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不讓警察搶走橫幅,期間一女弟子帶頭一直喊著「法輪大法好」這聲音是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從心底發出,儘管嘶啞但非常震撼人心,我們都流著淚跟著她一起喊,圍觀的群眾大都很受感動。後來有一惡警察用警棍狠打她的頭,直到她發不出聲音,大批武警站成四排趕過來搶走了橫幅,把我們拖上警車送到廣安街派出所,整個過程持續了半個多小時。期間還有一件可笑的事,搶橫幅時一穿灰衣服的便衣,用警棍狠打一穿格衣服男子的手,被打的人大叫:「我是警察」。

廣安街派出所裏關了約有200多學員,都是當天打橫幅的,大家向我們鼓掌、合十。人很多只能站著,有學員在大聲讀書,有時也齊聲背《洪吟》。警察一走過來,大家就齊喊「窒息邪惡、鏟除邪惡」。晚上我們有20多人被送密雲縣拘留所,絕食絕水5天後,被送到密雲縣火車站釋放。期間我被提審四次,主要問地址、姓名,我堅決不配合,而且我悟到只要有正念,心在法上,別摻人的東西,放下生死,都能過好關,也很少挨打,這兒關的50多人有第一天放的,第二到第五天最後全部放了。也有個別北京的學員被當地認出帶走,也有個別自己說出姓名,大部份釋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