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弟子心堅定 警察見到也動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12日】 寶寶今年已經20歲了,但還是純真的像個孩子,5年前就聞到了大法,但沒想修煉,直到今年4.25的時候她才突然覺得應該實修了,人家一聽說她是2000年得法的弟子,都說不容易。

隨著師父新經文的發表,她也加入了向世人講明大法真象的行列。一天,她剛剛要來了一些傳單,就迫不及待的拿出去發,她手裏拿著傳單,問街上的行人:「你想了解法輪大法的真象嗎?」,這至真至誠的話語不帶有絲毫的怕心和強加於人的觀念。說話間走到一條街上,街對面正是中央某領導的一處住所,旁邊的治安崗亭裏有警察24小時值班。一個警察過來盤問,翻了她的包,把傳單和師父的經文沒收了,然後對她說:「看你年紀還小,我今天不抓你,趕緊回家吧。」

寶寶呆呆的坐在馬路邊,想起師父的經文被警察沒收,她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她打電話給哥哥說:「我把身份證和電話本放在公用電話上面,然後去把經文要回來,如果我沒回來,你就把我的東西拿走。」哥哥也是大法弟子,馬上趕來陪她一起去要經文。

他們回到治安崗亭時發現沒有人,寶寶到屋裏一看,傳單不見了,經文就放在桌子上,她拿著經文跑出屋,不是拔腿就跑,而是高興的喊:「我找到了,經文就在桌子上。」警察在屋子旁邊睡覺,被叫聲吵醒,衝過來又把經文奪走了:「我不抓你就不錯了,你還趕回來拿東西。」於是寶寶開始向警察洪法。

警察說:「我見過的法輪功多了,都挺能說的,而且一套一套的,許多人是高學歷的,高級幹部,警察、軍人,甚麼樣的都有,你們又說這些……」

寶寶說:「那您有沒有想一想這麼多的人,她們都是有知識有頭腦的,怎麼可能輕易的相信甚麼,而且他們大多數都是非常優秀的,都是好人。我是小學老師,我哥哥是大學老師,原來在單位裏也都挺好的。」

警察的態度有所緩和:「嚯,又是老師,得,坐這兒,坐這兒。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而且人緣還都不錯。」

「可是您看看國家是怎麼對待我們這群好人的。我媽媽因為去北京被判勞教,她去北京也只想善意的向國家講一講自己修煉大法受益的體會,因為她原來被附體折磨幾十年,是法輪大法救了她;我大姨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被送進精神病院,受盡折磨;哥哥和我都被單位無理開除;大姨夫和我爸雖然不修煉也都因為妻離子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我不明白我們做錯了甚麼。」

「誰也沒說法輪功就不好,要不然怎麼能有那麼多人煉呢。但是六四的時候學生的心願也很好,槍聲一響照樣全都臥倒,你們就不能機智一點,我站在這個位置上,有些話就不太好說了,你們明白吧,這個事不是那麼容易平反的。你們師父在新經文裏不是也說不要主動被邪惡抓走嗎?」

「您也看過我們的經文。」

「那當然,我都看了二三十遍了,都能背下來。」

「那您可能也知道,師父的經文就是法,剛才您把經文收走了,我心裏特別難受,所以才回來要,就怕您把他毀了。」

「是啊,傳單我處理了,可是你們老師的經文我放在桌上沒敢動啊。」

「您這麼做對自己是非常好的。」

「你們也得理解我,你看看這是甚麼地方,這是XXX的住所,這條街車都不許停車,看到生人還得問一問,你發傳單發到眼皮底下來了,我能不管嗎。我這是心腸軟的,否則只要犯點壞打個電話,我們的110馬上就到,現在發傳單的一抓住就是勞教,你這麼年紀輕輕的,難道就不……」

「大法比我的生命還要珍貴,我之所以這麼做就是讓世人對大法有個正確認識。法給了我們一切,我們不能讓大法和師父在人間遭受不白之冤,我今天敢回來就做好了回不去的準備,我要和大法同在。」

警察看了寶寶半天,說:「你小小年紀還挺堅定的,好,我看你們都挺不錯的,經文我交給你哥哥,以後別到這兒來發了,你也勸勸你妹妹,平反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臨走的時候警察說:「咱們就算交了個朋友,今天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

寶寶捧著經文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裏輕鬆而又暢快。比起千千萬萬頂住壓力、捨生護法的功友,她的磨難小小不言,但她體會到了大法是多麼的珍貴。自己今天的行為不僅捍衛了大法,提高了心性,而且警察叔叔也會因為這一功德給自己開創一個美好的未來。她想起一位功友的話:「在洪法中護法,在護法中提高」,然後使勁地點了點頭。

純真的思想,堅定的正念,可愛的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