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七歲兒童的苦難經歷及證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10日】我叫陳正,93年10月出生,在我六歲和七歲的時光中,是我最痛苦和最難忘的,直到現在。我在此真誠的向全世界的好人呼喚:「請支持、幫助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因為我們的處境都是很危險的,特別是獄中的學員,他們的處境更危險!」

現在我把我所見真實情況向世人告知:99年7月22日後公安一直騷擾我們的生活,8月初,在我同意的情況下,媽媽帶我去北京。8月19日在天安門廣場打坐,公安把我們帶到天安門派出所,在派出所有一位同修阿姨不講姓名,她不想連累家人及單位,警察就把她一人帶入房間關上門打,後來同修制止,警察就把制止的同修也帶進屋裏打,只聽見「叭叭叭」的打耳光的聲音,他們沒有怨恨,善意對警察講:「這樣對你們不好,我們都是善良的人。」警察講假話,大聲叫道:誰親眼看到我們打人啦?!當時想起幼兒園的老師說警察叔叔是好人,是保護我們的,這時我才知道幼兒園老師不知真相而被矇騙了。我見的警察是壞人,比壞人還壞,他們公開罵人、打人,一點禮貌都沒有。我當時告訴媽媽警察叔叔是魔。在裏面他們不讓大法弟子大小便,不給飯吃。從早上9點關到晚上10點才開始讓各省辦事處的人領人帶走。

後來那位不講姓名的阿姨又被他們打得昏過去了。我聽到他們在外面講摸摸她的鼻子看還有沒有氣,那人說還有氣。他們就把阿姨抬到獄中,當時阿姨甚麼都不知道了,一動不動地在地上躺著。我嚇得直哭,過了很久阿姨才醒過來。慢慢從地上坐起來,臉上青青的,是警察打的。阿姨對我笑笑叫我別怕。在那裏,我感覺像地獄一樣,那些警察無所不幹。他們見阿姨醒了,又拉去打,叫阿姨講姓名,阿姨還不講,他們又打阿姨,我聽到那「叭叭叭」的打人聲,心中好擔心阿姨,又好害怕。後來他們又把阿姨打昏了,警察過來叫媽媽捂著我的眼睛不讓我看阿姨,他們看我嚇成那樣,所以不讓我看,他們又把阿姨抬到獄中,阿姨一直昏迷著……後來駐京辦事處的人把我和媽媽接走了。後來阿姨不知怎樣了,可我們心中一直掛著……。

回到家我一想起警察就反感、害怕他們,從那以後我不再相信警察了,他們讓我看到了他們的邪惡,他們不遵守紀律,不講禮貌。

今年三月份媽媽問我能否去北京證實大法,我想起警察的邪惡就說不去,因當時我真的不想再見到他們,叫媽媽自己去。

20多天後媽媽回來了,講句真話就吃了20多天的牢獄之苦。媽媽消瘦了,但精神很好,看到媽媽的勇敢和正氣,我請媽媽放暑假帶我去北京護法。

今年7月我們又來到北京,見到好多大法弟子,他們放下一切美好生活,為了中國政府好,為了老百姓好,他們來善意請願,「不怨不恨,不記不報」。

7月15日我與媽媽在天安門拉「真、善、忍」橫幅,警察來了由於人太多,沒有抓我和媽媽。7月20日,我要求媽媽再帶我去天安門請願,20日早晨9點多,我與媽媽拉開「法正乾坤」橫幅,高呼「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警察惡狠狠地把我們帶上車,在車上,媽媽善意對警察洪法,警察就把我的手反背著扒我的手,另一隻手拽我的耳朵,我痛得大哭,他仍不放手,要媽媽停口才放我,大法弟子們見狀大聲正氣說:「不准傷害小孩!不准打小孩!小孩無罪!」警察就關上車門,拉上窗簾,使勁打媽媽,把媽媽打的臉腫了,又打頭,打耳朵。大法弟子們都叫他們停手,大法弟子們把我和媽媽保護起來往車後座推。我見一位男學員頭被打破了,流血了,警察又使勁用腳踢女同修的肚子。打了好一會才停下來開車送我們去天安門派出所,到那已有很多大法弟子在那裏,都不講姓名,我們也不講姓名。警察又威脅我,叫我講是從哪裏來的,想教唆我罵大法罵師父。我沒搭理他們,他們沒辦法,就說:「你說一句不煉法輪功,就放你和媽媽回家」。我甚麼也不說,也不搭理他們。他們又對我旁邊的小哥哥功友說:「你是哪所小學的,講一下你學校的地址。」小哥哥好有智慧,他告訴他們:「我在中國小學上學。」警察氣得哭笑不得,最後他們沒招了,一大車一大車運走了大法弟子。

後來他們就開始把小弟子們分別帶到屋裏盤問、恐嚇、威脅。那位9歲的小哥哥一直不講,最後他們對小哥哥大打出手,把臉都打青了。小哥哥哭得好大聲,後來就講了地址。警察對我們小弟子又吼又叫,簡直不像人樣啦!他們不給我們上廁所,不給飯吃,到晚上10點多大法弟子陸陸續續被送到各個派出所。在那裏我見到有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爺爺、奶奶,他們非常善良,處處做好人,做好事,走時周圍的垃圾也要撿乾淨。我問媽媽:為甚麼政府這樣對待我們,我們沒做甚麼壞事,為甚麼……

晚上我肚子餓得實在不行,同時感到在那裏好可怕,警察的臉上沒有笑容,沒有善意的語言,只有打罵聲……。我很難受,哭了起來,他們見實在問不出我們的姓名也煩我的哭聲,就把我和媽媽放了。到街上,沒有證件住不了店,我和媽媽就去了一位同修老奶奶家住。第二天還未起床,警察查房,知道我們是大法弟子就把我們和奶奶帶到派出所關起來了。在那裏又熱又髒,警察說放我們有條件,就說一句不煉法輪功。我們不答應,他們就不停地打我媽媽的頭。過了一天我開始流鼻血,他們報告給上司,上司就到獄中逼著媽媽講不煉法輪功,媽媽堅決不同意。他們誘惑:說一句不煉就放了你們,那麼回家關上門煉沒人知道就行啦。我們不搭理他們。他們又叫我罵師父,我實在忍不住說了他們一句:你們警察就是王八蛋!後來媽媽批評了我,說師父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心中很難過,我們沒犯法,又把我們關起來,在那裏關3夜2天才放了我們。

回到家,當地警察又騷擾我們,並說只要說煉就要關我們,我們只好離家出走,一家人各奔東西,但是我們記著師父講的「以苦為樂」,無論在哪裏我們心中都裝著大法,裝著「真善忍」。

還有,我是99年4月開始修煉的,修煉以後身體健康,很多人誇我好乖,我就告訴別人我是學法輪大法後變好的。

師父好!大法好!大法弟子好!

小弟子:陳正(陳正母親幫助整理) 2000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