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真的孩子與邪惡的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4日】 15歲的石磊(化名),在人們眼裏還是少不更事的孩子,應該終日與鮮花和歌聲相伴,在學校有明窗淨幾的書桌和朗朗的讀書聲,在家裏有父母的呵護和各式各樣的遊戲。沒有人會把邪惡、恐怖以及流氓手段,與天真無暇的孩子聯繫起來;也沒有人會想到面對邪惡與恐怖,他會那麼坦然地用弱小的身軀去承受著,步伐堅定地走了過來。黑色的恐怖大王只好灰溜溜地夾著尾巴退縮了。

小石磊本是石家莊市某中學初中二年級的學生,出類拔萃,品學兼優。學習了法輪大法後,按照大法的要求,無論在家裏、在學校、還是在社會上,他努力自覺地做到遇事為他人著想,時時處處要求自己思想境界的昇華,老師同學都很喜歡他。但是,1999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落──

江澤民一夥由於瘋狂地惡毒、極端地自私以及道德人品的極端下流,「利用手中的權利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開始全面的邪惡鎮壓,抓人、打人、勞教、判刑、毀書、利用軍、警、特務、外交及所有電台、電視台、報紙,採用流氓手段鋪天蓋地的造謠迫害,大有天塌之勢,其邪惡程度覆蓋了全世界」。(經文《預言參考》)不明真象的人有的被邪惡所裹挾、因恐懼而盲從、因麻木而辨不清善惡真偽,有的甚至無知地助紂為虐、害人害己。

聞知大法即將要被定為X教,在惡浪滾滾舉世一片血腥的殺氣之中,小石磊與自己的母親繞過層層阻攔,跨過重重陷阱,頂住幾乎是全社會的令人幾乎窒息的壓力直奔北京。1999年10月17日,母子二人到達北京,正如千千萬萬大法弟子的遭遇一樣,北京城內中央和政府信訪部門所在地早已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便衣打手和它們雇佣的街痞四處遊蕩逡巡,不准上訪者表達意願。認出你是為法輪功而來的,當場就被塞進警車,繼而便是集中關押,向各地遣送。當天小石磊和他母親在天安門就被不講任何法律與道理、態度極為兇惡的警察所抓捕。

純良無邪的小石磊被押回石家莊市興華街派出所關押到置留室裏,警察們以其經過專門訓練的職業技巧,威逼利誘企圖使孩子心理崩潰,在此曾關押了兩天一夜並多次提審。一會兒甜言蜜語、一會兒兇神惡煞,目的只是讓孩子屈服、說一聲不再煉了。這麼折騰來折騰去,小石磊毫不妥協,拒絕寫保證書。無奈之下它們竟捏造了一個「擾亂社會秩序」罪名,把孩子投入拘留所,目的是讓這位從未見過高牆電網內的陰森與恐怖的孩子實地體驗恐懼,從而讓他徹底崩潰,寫出保證書。但小石磊始終堅修大法心不動,於10天後被放。放出來並不是恐怖威脅的結束,而是警察們更加變本加厲地迫害。它們為使殺機顯得更為濃烈,拿石磊所在學校的書記開刀,可憐無辜的學校領導被當眾戴上手銬,強行推入警車押解到派出所進行訓問,企圖藉此向孩子施壓。小石磊被放後,學校領導迫於壓力不准孩子再到該校就讀。

小石磊因堅修大法被迫失去了九年義務教育的權利,該派出所負有完全責任,他們竟狠毒地將毫不知情的學校書記如此對待,分明是想藉機顯示自己的政績,甚至於徹底剝奪了一個孩子的受教育權,對這個孩子的未來根本漠不關心。從監牢出來,小石磊好不容易能回到溫暖的家庭懷抱,但派出所仍不甘心,還每天沒完沒了地打電話到家裏問他還煉不煉了。我們可以想像那種時而陰陽怪氣、時而幸災樂禍、時而又哄勸欺騙地拉攏、最終氣極敗壞地將電話摔掉的聲音。儘管如此,小石磊每次都堅定地說:「大法好,我要煉!」僵持了五六天後,警察們決定用酷刑直接威逼,把精神折磨與肉體摧殘相結合,看他還能不能承受得住。它們強行把孩子從家中帶到派出所,上來就銬到樓梯的欄杆上,然後就暴叫著逼問你還煉不煉了,每問一聲便踹一腳,還嚇唬他:再要說煉,就用繩子只拴住你的拇指,把你吊在半空中。小石磊不為所動,仍然說大法好,我一煉到底。用各種警械武器武裝到牙齒的警察和練過各種整人招術的幫兇們面對孩子那透明的純善與坦然無能為力。幹警們氣壞了,又要把他送去拘留所拘留,因當時石家莊各拘留所關押上訪學員太多,已滿不收,方才作罷,但仍惡狠狠地揚言要送他去少管所。

在派出所,小石磊被銬在樓梯欄杆上,竟銬了長達六天之久。他們還一會兒這麼威逼,一會兒又那麼利誘。由於銬得太緊太久,冰冷的手銬隨著人的活動一點一點地深深切入肉裏,有的地方變成了深深的黑紫色;有的地方又腫起老高,像吹脹的氣球;有的地方化了膿,膿水和血水融在一起滲流出來,不小心沾得哪裏都是。疼嗎?當然!但堅強的石磊一聲不吭,默然承受著。

派出所無能為力,興華街辦事處書記的韓勝利(此人據說整法輪功有一套)便來了,將孩子帶到辦事處,親自做轉化工作。還是威逼利誘那一套,強迫寫保證書。十幾個小時後,書記照樣失敗而歸,其中還有一個自稱檢察院的女人威脅孩子再不轉化就送他去少管所。後來,見其無絲毫轉變,他們就又把石磊所在學校的書記叫來,讓他保釋孩子回家。回家後,學校把寫保證不煉功做為小石磊繼續上學的條件,小石磊拒寫。孩子的爺爺、爸爸、姑姑都找學校領導說好話,但都不管用。學校正式做出了趕孩子走的決定,小石磊失學了。

1999年11月底,辦事處的書記韓勝利把孩子叫到辦事處談話,問孩子想不想見他的母親。母親自從和他一起被抓,回到石家莊後就沒再見過面,不知被關在哪裏。與此同時,被非法關押在單位的母親也被押到辦事處,問她想不想見兒子。原來這竟是它們用卑鄙手段炮製的一個陰謀。

他的母親被興華街辦事處戴主任叫到辦公室談話,期間反覆問你想不想見你兒子。後又被叫到另一屋與韓勝利談話,談話間,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欄目的一女記者悄悄進來安放了錄音話筒,過了一會兒又一男記者進來安放了攝像機。這位母親問這是幹甚麼,韓勝利支支吾吾說:「想拍攝你和你兒子見面的一個鏡頭。」這位母親說,我不同意你們拍甚麼鏡頭,請記者把攝像機和話筒拿走。但記者不動。這時,石磊被那位女記者和其它工作人員圍著走了進來。當時他母親大聲對他說:「咱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煉者,我們不能對不起師父,不能給大法抹黑。咱們一起請記者們拿走。」小石磊立即義正辭嚴地請兩位記者把東西拿走,記者只好拿走了攝像機和話筒。韓勝利見「好事」做不成,惱羞成怒,頓時氣得暴跳如雷,又是拍桌子又是罵人,接著吹鬍子瞪眼地厲聲訓斥,命令把孩子從這裏帶走,讓他們母子見面的話再也不提。

但是它們還是拍下了孩子的鏡頭,那是他們把孩子哄騙到另一個房間,趁其不注意偷拍到了孩子的一個背影。僅憑這一個鏡頭,卻被中央電視台如獲至寶地拿到1999年12月的《焦點訪談》欄目中使用播出,並且一本正經地告訴全世界的觀眾,這個孩子經過甚麼人的甚麼工作已被轉化了,和甚麼決裂了云云。竟然用這個採取見不得人的卑鄙手段而偷拍下來的鏡頭製造騙人的謊言,從而惡毒中傷大法。

當然,污衊者自當遭報,而高尚者守志不改。恐怖大王無論如何恐怖都是改變不了真修弟子的心的。目前小石磊依然在大法修煉中勇猛精進,並在今年2月份轉到另一所中學完成自己的學業。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江澤民及其追隨者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一樁樁,一件件,都被秋毫無差地悄然記載著,它們早已註定將自己的生命銷毀在層層無邊的苦痛之中;奉勸那些盲從者們,在這萬劫難逢、艱難即逝的嚴肅歷史時刻,請立即放下手中的屠刀,勇敢堅定地站在正義的一邊,盡可能地為普天下善良無辜、飽受磨難的大法弟子們傾助自己的一臂之力!這才是你們此時的唯一出路,也將會是令你們永難忘懷的明智的生死抉擇。

石家莊市興華街派出所所長王建華電話:0311-3016048;
興華街辦事處書記韓勝利電話:0311-701124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