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輪功學員在收容所、看守所及勞教所的親身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6日】 自從99年7月22日法輪功被定為非法組織到10月27日被定為邪教以來,中國政府幾乎利用所有的電台、電視台、報紙失真報導。一顆做人的良心驅使我幾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法輪功確實是教人心向善的高德大法,他真正地使一億多人道德回升,給社會帶來了巨大的好處。

當時在北京上訪期間,警察對每個過路行人詢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如果說「是」馬上抓住帶走,我就是其中之一,被送到北京昌平收容所,無理脫衣搜身,有的弟子帶千餘元的人民幣也被搜去,說是給保存,但走時也不還給本人。

幾天後,收容所裏的大法弟子被遣送到戶口所在地被拘留,理由是我們堅持修煉法輪功。在拘留所裏只幾天時間就抓進大法弟子五百多人(男200多人、女300多人),其中有大學教授、有大學生、有年僅16歲的高中學生,還有雙目失明的殘疾人、孕婦、流產僅7天的產婦、70多歲的老人。每個破舊的大監室裏關押90多人,大小便池在室內一角,與鋪面平齊、沒有遮擋,晚上睡覺時一直排到便池邊緣處。雖然擁擠,但室內秩序井然、乾淨整潔。管教看在眼裏,不僅感歎:「法輪功」確實是一群好人。所以管教也逐漸改變了開始時的生硬態度。我們一直在呼籲中國政府給我們一個煉功環境、出版大法書籍、撤消對李老師的通緝令、釋放無辜被押的大法弟子,後來相繼絕食,因此我和其他幾個弟子被進一步「升級」,先後押送到戒毒所、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1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裏放兩張板鋪,中間一條過道,房角處是廁所。房間裏共擠住著25人左右,最多達30人。吃的是近似「涮鍋水」的南瓜湯,啃的是經常有不熟、老鼠屎和其它雜物的窩頭,天天「坐板」,不許下地亂走。最難熬的是晚上睡覺,簡直與上刑一樣,叫「砸刀魚」,即除牢頭外,其它人一顛一倒一個挨一個側臥緊擠在一起,一張雙人床大小的板鋪上最多要「砸」12人,少則10人,大家共蓋一至二雙公用被。每晚八點半必須躺下,不睡不行,也不許亂翻身,大概兩小時翻一次身,早上六點才起床。剛進看守所時其他刑事犯人髒話不離口,大法弟子進去後,處處以法為師,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吃飯時,寧可自己挨餓也不與她們搶撈湯盆裏僅有的幾塊南瓜,睡覺時寧可自己腰酸腿痛也儘量不動讓她們多睡一會,並向她們宣傳大法,講做人的道理。刑事犯人親眼目睹了「法輪功」的大善大忍,她們說要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相信這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的人。我們的所作所為教育感化了她們,她們越來越文明,不再爭搶食物、不再浪費糧食、不再說髒話。有一個殺人犯哭著對我說:「可惜我沒早些時間得法,否則我就不會犯這麼大的罪了。」在看守所裏不許我們學法煉功,否則就被戴上沉重的手銬腳鐐,更有甚者把手銬腳鐐鏈在一起,直不起腰,有的幾個人被鏈在一起,吃飯、睡覺、大小便均不准撤掉,被打罵更是家常便飯。最令人難以忍受的是缺水。每天早晚各來半小時水,這時牢頭指定一人接滿大大小小的幾個塑料桶,供全號人一天喝、洗衣、沖廁所用。有時停水2--3天,甭說洗臉,連喝的水都沒有,更沒有沖廁所用的,因此只好用紙一層層墊在便池裏,這裏十冬臘月也得整日整夜開窗,與豬圈無異。由於衛生條件不好,凡在這裏呆過的人,幾乎每人都染上疥瘡,少則一個月,最多的半年才好。每當夜色降臨,如萬箭穿身,奇癢難忍。看守所真是人間地獄!

關押期間,每個「法輪功」都被提審幾次。由於我們每次在提審筆錄時都表示繼續修煉法輪功,我們沒有罪,因此又被送去勞動教養,有的一年,有的一年半,有的兩年。

進入勞教所後,環境更加惡劣。管教要求我們從早到晚超負荷勞動,早晨3--4點起床,有時都不准洗漱,否則就被打被罵,晚上一直勞動到半夜12點,每頓飯只給3~5分鐘,簡直是往肚裏倒飯,根本沒有嚼的時間。難捱的飢餓加上超負荷勞動致使有的學員昏迷過去。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用疲勞戰術避免我們學法煉功,幹活時也不准說話,否則就打罵。據管教講:國家原定發放300左右「法輪功」的口糧,結果抓進了600多人,因此起初幾個月內,糧食成了勞教所的主要困難。

在勞教所裏學法煉功更是難上加難。如發現有學法煉功者,馬上就會遭到毒打,經常有功友被打得鼻口出血。時間長了,管教們更是變本加厲了,因為「上級」對她們壓力也更大了:「工作不力的,要停職查看」,企圖逼我們離開大法。就這樣把好人當成壞人打。站在百姓的角度看,這樣的政府不可怕嗎?被勞動教養的弟子在不斷增加,勞教所把一切可利用的房間都安排住上了大法弟子,有的隊甚至兩個人一張床。

勞教所裏幾乎所有的大法弟子均被上過刑,有的被打得鼻青臉腫、鼻樑骨折;有的被平躺著固定在沒有床墊被褥的鐵床上,名曰「死人床」,幾天不放下;有的被電得暈倒、嘔吐、面色青紫,腫得像大饅頭,過一夜後身體還有那股烤焦味;更有甚者用刑到大小便失禁;有的蹲小號,站不起、躺不下,大小便、吃住均在小號裏,大小便也不給及時處理。更為殘忍的是有的人被逼得精神失常。

上述這一切就是為了逼我們大法弟子與大法分離,為了逼我們說大法不好、說師父不好。更有甚者後來在家屬接待的窗口上貼著罵李老師、罵法輪大法的標語,凡來勞教所裏來探望親人的家屬,一律先念標語,不念者一律不許接見。有的家屬也是法輪功弟子,坐好幾百里的火車來了(這裏關押的法輪功弟子全省各地都有),就因為這一句標語不念而不得不含淚而去!

但是強權暴行壓不倒正義和善良。雖然我們肉體倍受凌辱,但堅修大法的心不變;雖然我們人身失去自由,但確信正義終將戰勝邪惡的心不變!為了宇宙大法的弘揚,使更多的生命擺脫生老病死的疾苦,我們吃點苦不怒不恨;為了千載難逢的機緣,使曾經打罵過我們人員能懸崖勒馬、棄惡從善,我們無怨無悔。

一個曾被關押於收容所、看守所、勞教所的法輪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