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法會發言稿:我修煉法輪大法的體會(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月15日】一年前,我發現自己渴望到一個社區的活動中心。我當時的目的是想去學氣功治病。而我找到的是法輪大法,一種引導我走向高層次的修煉方法。我當時一點也沒有意識到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會如此迅速的發生變化。

幾年前,在我讀高中的後幾年,我開始了我的精神尋覓。那時,我讀了一本書,是關於精神領域的,書中強調偶然和能量的重要性,並建議聽從內心的聲音,跟從生命中遭遇的偶然,就能夠理解生命的意義。一年後,我在圖書館發現了一本關於瑜珈的書。在我翻閱時,我被那些瑜珈修煉者眼中的平靜和空靈所吸引,我那時認為他們一定很懂得人生。

隨著歲月的流逝,我練過冥想打坐,我也養成了翻閱東方的文學和哲學書籍的習慣。有一次,我無意中翻到一本氣功書,我被它迷住了。它談到能量通道和給人治病。由於當時我對學習不太感興趣,於是我決心將來成為一個氣功師給人治病。我向上帝禱告幫助我學氣功。十分神奇,幾星期後,一個女孩來找我,並且告訴我她知道一個氣功班。她問我願不願意和她一起去參加。我非常高興,我說我當然想去。

學習了五套功法後,我們一起讀《中國法輪功》。在閱讀中,我的腦子裏冒出無數的問題。在開頭的幾頁就有這麼多的內容。我把書帶回家,並且在一週內讀完了它。在讀書時,我的思維似乎完全打開了。但是,我幾乎記不住書中的任何內容。我把我的疑惑告訴另一個學員。他說這是正常的,並把他的《轉法輪》借給了我。他還告訴我,一定要儘快讀完這本書。否則,以後就很難再拿起它讀下去了。我採納了他的建議,在隨後的兩週內讀完了這本書。

當我讀完《轉法輪》一遍後,一個學員建議我再讀一遍。我就慢慢的又讀了一遍。我也開始每天煉功。當我第一次看教功錄像帶時,我感覺一股溫暖的能量從電視進入我的身體和頭部。這實在難以置信,外面的東西居然能夠這樣影響我。我初期也注意到另外一件不尋常的事情。那就是,我感覺到我的前額處有一種奇怪的壓迫感。我被告知那是天目。的確,李老師在《轉法輪》中講:"我在講天目的時候,我們每個人的前額都會感覺到發緊,肉往起聚,聚起來往裏鑽。是不是這樣?是這樣的。只要是在這裏真正放下心來學法輪大法的人,人人都會有感覺的……"

我讀書越讀得多,我越驚嘆這本書的神奇。"這不是一本普通的書",我曾經告訴一個同修。書中有如此之多的令人驚奇的東西。當我讀完三遍之後,我對這本書有了一個大致的理解。然而,我還是很困惑。我知道我應該提高心性並去掉執著心,但是我不知道為甚麼。我知道有很多空間和更高的層次,但是,我不知道他們是甚麼。因為我讀書的速度比較慢,對我來說,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很困難。我經常依賴其他的煉功人來指導我修煉。直到99年3月的紐約法會,我才克服了這個困難。聽到李老師和老學員談到讀書的重要性後,我才開始真正從理性上意識到這本書的奇妙。李老師講:"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他還講:"……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

在我修煉初期,我把提高心性等同於不執著於食物。為此,我會整天節制我不去吃某種食物。後來,我意識到這種狀態可能也是一種執著。在《轉法輪》中,李老師說:"甚麼樣的心性都有,他能悟多高就悟多高,誰悟誰得。"我意識到,只要我不執著,吃甚麼都是無所謂的。當我悟到這一點後,一切都開始變化了。那種執著突然消失了,我對心性的理解也提高了。

在我的信心不足時,很多事情增強了我的信心。一天早晨,當我騎車去晨煉地點時,我看見大片的能量從煉功者的身體衝出來。其它時候,當我讀《轉法輪》時,我會看到法輪的旋轉和光芒,看上去就像沙子一樣。然而,我必須指出,在我修煉剛剛開始時,我對天目中看到的東西非常執著。有時,我會無意識的尋找這些東西。此外,我還產生了顯示心。我用了一段很長很痛苦的過程才去掉了這些執著。只有當我不再執著天目中看到的東西以後,我的思想才平衡下來。李老師說:"開著天目修也難,心性更難把握。"

我有兩次我幸遇李老師。第一次,是在1999年3月的紐約法會期間。在午餐休息時,我去公園煉功。當我一到那時,我注意到有一小群人正圍著一個人,是李老師。開始時,我想走上去,但是我猶豫了。就在這時,李老師走過來和我握手。

第二次碰到李老師是在1999年6月的芝加哥法會期間。當我正在做"法輪周天法"時,感覺有人站在我面前。我睜開眼睛,是李老師。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無求而自得"。他糾正了我"法輪周天法"的動作。當他示範時,我感覺我的整個身體都打開了,可以感覺到脈的運轉。我的身體感覺很輕,很美妙。我當時沒有想太多,但是後來我卻對次十分吃驚。這些與李老師的偶遇對我有很大的鼓舞。

在我修煉過程中,最重要的體會就是修煉心性的重要性。李老師不是在《轉法輪》中講了:"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因為我有幸於許多老學員交往,我能夠感到很強的能量場在他們的周圍。忽然,我意識到,他們用比我遠遠多的時間思考如何提高心性。這一定是我和他們之間明顯的差距的原因。當我開始花更多的精力來提高我的心性後,《轉法輪》中的一行話幫了我。李老師說:"……把常人中的慾望,不好的心,做壞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來一點,自身的壞的東西已經去掉一些了。"有時我太關注於一些小事。漸漸地,我意識到,我只要通過向內找提高心性,就可以去掉我以前忽視的小問題。我同時注意到當我的心盡可能很正的時候,有不正的想法不需要費太大勁就可去掉它們。在這些時候,我的內心平靜而慈悲。與此相反,我的心性很糟的時候,我必須承受一些磨難才能提高我的心性。我的情況正如李老師講的:"離道越遠越難往回修。"

我正走在一條路上。我已經有了一個嚮導。我現在是一個修煉者。我得到了許多同修的幫助。剩下的就看我的了。這是我從未面對過的挑戰。我對大法的理解實際上已經無法用語言來描述。我感到了我身心的變化。我只希望我能用我的整個心去真正理解這個大法。(2000年1月1日波士頓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