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功友寫的一封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日】某功友:你好。

給你寫這封信心情很沉重。晚上看中央電視台新聞,又有二十個學員在聚會時被南昌警方逮捕,罪名是「非法聚集」。舉報他們的人,據說是所謂的「原法輪功練習者」。其實這和前幾日對我父母的傳訊是一樣的。當時的情況我還一直沒有和你講。

一天晚上,幾個弟子在某處相聚,談修煉體會,結果被6個人舉報。我們一看就知道,很多大法弟子的行動都在公安以及便衣(或居委會等)嚴密的監視之下(否則不會有6個人同時舉報)。緊接著,政府更加緊密注視法輪功的動靜。那天晚上有人傳假經文,其實就是一個極其陰險的陰謀。當時,一些弟子因此到我父母家聚會,大家就假經文的事情進行了討論。當他們在我父母家串門時,有人敲門,我家人開門後,那人往裏看了一眼,看清了客廳坐了幾個人後說走錯門了。10點多,來我家的人陸續離開。12點剛過,警察敲我父母家門,將我父母帶走。

他們將我的父母從凌晨起關了20多小時,沒有水,不讓吃飯。警察還4、5次毒打我父親。打我父親也就是問他都誰參加了頭天晚上的聚會,問聚會的內容。從警察問話的口氣判斷,他們對人數,和幾男幾女掌握的非常清楚,包括談話的內容似乎都略知一二。

現在北京對於外地人盤查非常地嚴,沒有證件的立即裝上車,據說拉到昌平的某個地方篩砂子,過幾天就裝上悶罐子車遣送回去。現在,政府對於法輪功的政策已經變了口氣,說有的地方在執行政策時太偏重「教育轉化、解脫」而忽略了「依法懲處」。所以政府對於法輪功的打壓實際上在進一步地升級,比如說「三個人以上的法輪功弟子在一起就是非法集會」。今天在南昌被逮捕的20個弟子,政府已經明確地說要「依法嚴懲」。

我心情很沉重也是因為替這20個弟子擔心。現在我父母都被警察嚴密監控,電話也被監聽。但這20個弟子……。

現在有些人在網上發表文章說要「走出來」。其實,我傾向於的「走出來」是心的走出來,跳出人的認識,而不是人「走出來」,不是走到天安門或甚麼地方去。老師在芝加哥講法時,也提到「政府對我們的情況非常了解」(不是原話)。現在大陸的狀態就是政府根本不想聽法輪功弟子在說甚麼,這點從政府領導去新西蘭開APEC會時對法輪功的態度就可以看得出來。其實,政府不是不知道大法弟子是怎麼回事。你想,把「不存在世界末日」抹掉「不」字,肯定也是費了一番功夫,聽了老師講法的全部,找了這麼一句,然後再對這一句進行處理。政府能不知道原話是「不存在世界末日」嗎?至於寫個條子,然後找個病人對著鏡頭背,說練法輪功不好使,做這些節目的人能不知道真實的情況嗎?

現在的警察已經到了善惡不分的地步了。他們把大法弟子和那些賣黃色光盤的、打架把人打壞的、偷東西的人關在一起。那些人被關著的時候可以吃東西、上廁所、打電話,互相說話都很隨便,而且只要交錢警察就放人。可我們大法弟子就沒有任何自由。有弟子在小號裏被審訊時,警察說,政府把你們定為非法組織,那你就是非法組織。其實不止是警察,現在很多人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完全不從良心和道德的角度考慮問題。

我記得《聖經》中有這麼一句,說「不要把珍珠放在豬的面前,恐怕它會糟蹋了珍珠」,師父在今年芝加哥講法時說:「我還是講那句話,不要擔心沒人學法,佛度有緣人。」我有時想,給壞得失去了做人標準的人弘法,都對不起大法。也許我的想法太消極,我覺得政府不聽就不用再跟他們講了,現在應該讓社會上善心還在的人了解我們的真實情況。國內學員還是從自己的周圍環境做起。

我現在看到周圍還有天良沒有泯滅的人,就跟他從科學的不足談起,慢慢過渡到對耶穌被定在十字架上的評論,再談文革時對劉少奇和鄧小平的批判,最後以釋迦牟尼和耶穌為主線談對修煉的認識。其實談到此,一般的好人就已經明白我在說甚麼了。有人就跟我要《轉法輪》。其實,我們永遠也不能指望壞人--壞到不配聽法的人去理解這個法,只能指望好人能和我們站在一起,得到這部萬年不遇的宇宙大法。師父說:「我們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國際機構、善良的人們能給予我們支持和幫助,解決目前在中國發生的危機。」我個人理解,師父沒有說「所有的人們」而說「善良的人們」也包含著這樣的意思。

我還記得師父在新加坡講法時講「但是我想啊,當年我親自傳法的時候,那就是以傳法為最重要。」「那麼現在法已經傳出來了,書在社會上已經在廣泛地流傳,我們學員都有書。也就是說你們都可以學法、修煉,效果和我當年傳法、親自辦班是一樣的,甚麼都落不下。那麼當前就是你們修煉如何有一個安定的環境,使你們如何儘快地提高,這就變成了最重要的。」「既然你們修煉這件事情是第一位的,那麼任何事情都不能夠干擾它。」

所以,我也在想弟子之間如何保證一個修煉的環境。師父告訴我們「我們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反對政府。」既然我們和政府說不通,又絕不能參與政治,絕不能反對政府,所以我覺得現在弟子自己怎麼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符合大法弟子的要求,在方便時向周圍的善心還在的人澄清大法的真實情況,這種方式比較好。

本來大法就是人傳人,心傳心,原來在沒有政府支持的情況下有一億人修煉,那麼現在政府在打壓,我們就更應該注重人傳人,心傳心的弘法途徑。同時,弟子聚會也要注意。因為在現在形勢下,這會不斷激怒政府,而遭更高壓打擊(因為有時我們目的是說明我們如何不想捲入政治,而政府就認定你是在搞對抗),同時,被抓的弟子除了肉體和精神上將遭受折磨外,也失去了自己學法煉功的機會。想起這些,我就為他們和大法感到難過。我不知道這種非人的折磨是不是在法正人間時,弟子應該為大法承受的。我個人認為許多在監獄裏堅持煉功的人,去外面煉功的人和組織聚會的人都可以預見他們可能會面臨的非人折磨,他們已經置個人的生死於度外。可我又看不到這些痛苦、無私的承受喚醒了誰的良知,相反,我看到的是政府反而受到刺激,對法輪功更加憎恨並施行更加暴虐的打壓。我從心底裏向那些弟子對法的至誠和無畏的精神致敬,但我不知這是否就真的是最佳的弘法方式。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點想法,不對的地方請指正。

某弟子
1999年9月2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