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往哪兒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日前,有的單位正在召開「緊急會議」,貫徹上邊的「緊急精神」,傳達有關「法輪功」的「緊急」文件。「七.一」前夕,某校的校長、書記一起找該校的「法輪功」修煉者中的黨員,一個個地分別談話,傳達文件,並要求表態:一律退出「法輪功」。校長、書記將一分文件遞給煉功者,說「你們自己看看文件吧!」 煉功人將文件翻閱一遍。

校長: 文件精神看明白了嗎?
煉功人:(黨員、中層幹部)明白。

校長: 你一定要退出「法輪功」組織,表個態吧。
煉功人:「法輪功」沒有組織,鬆散管理誰願煉誰就來,不願煉你就走。沒有登記,沒有花名冊,不考勤,不履行任和手續,你叫我往哪退?找誰辦手續?

校長:上級要求任何單位不給「法輪功」提供場地,我們也只能執行。
煉功人:可以。我們煉功也不講時間、地點、方位,在哪煉都一樣。但我們是本校員工,中午12點到1點的午休時間是屬於我們個人的。在這時間裏我們不去談天談地扯閒話,不去打撲克。在自己的座位上看書、煉功不也自得其樂嗎?

校長:上面說了:「你們是迷信…….。」
煉功人:校長,你是有文化、有知識的人,「迷信」的帽子是可以不負責任地隨便往別人頭上扣的嗎?據我所知真正迷信的人是有的,有些大經理、大廠長、大懂事長……逢年過節,蓋房上樑、紅白喜事甚麼的,就找人占卜問卦、抽籤算命、燒紙放鞭;飯店裏、商店裏隨處可見供財神、求財運、點燈點蠟的;有了病醫院沒法治的,有人就開著轎車風塵僕僕地去鄉村找大仙,跟大仙攀親交朋友。請問這算甚麼?然而學煉「法輪大法」的人卻不是!我是做教育工作的,從事教育工作幾十年,難道會輕易相信甚麼嗎?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未知領域、未知科學正待我們去研究、去探索、去發現,對於現代科學尚未認識的就否定,科學能發展能進步嗎?

校長: 你們不要被壞人利用了。
煉功人: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把宇宙特性作為衡量好壞的標準。我們每個真修者都是在做好人,作更好更好的人,最終達到無私無我徹底覺悟的境界。而壞人滿腦子想的都是私慾、貪婪、惡毒,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的去傷害別人。而大家都知道,誰被誰所利用的前提是:兩者的思想相近,並有共同的目的時,誰利用誰的條件才能成立。而作為堂堂正正、心地無私的修煉人-好人,與壞人相比思想境界之間相差何等之遠,怎麼能被壞人所利用呢?

校長: ……(無言可對)
煉功人:校長,我煉功三年了,三年來我身體的變化,精神面貌的改變,思想境界的昇華和提高,這是校領導親眼目睹的事實。三年來,我沒花國家一分錢的醫療費,沒請過一次病假。有一次你們帶領全校教職員工去到外地洗溫泉,我們煉功人在家把工作全部承擔起來,不叫苦、不喊累、不發牢騷、不計報酬。我們的苦幹給單位贏得了多項榮譽,受到了上級主管部門的表揚,給學校增了光。這一切的一切難道不好嗎?但是,我在沒學「法輪功」以前是做不到的。

校長:我們清楚,你們煉功給學校省了不少醫藥費,你們的工作也是沒有甚麼可挑剔的。
煉功人:那麼,你叫我退出「法輪功」,脫離「法輪功」這是否意味著還讓我回到以前有病的狀態?,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不出滿勤。今天吃藥,明天打針,後天住醫院。工作力不從心,每年醫藥費花了不老少。那種狀態與人與己,給家庭給社會帶來很大負擔,這難道是你們所期望的嗎?

另外,國辦、中辦的「談話要點」通過報紙、廣播、電視等媒體,向全國全世界進行了闢謠:「公安機關就要對練功者進行鎮壓了,」「黨團員、幹部參加練功就要開除黨(團)籍和公職」,「……」,等等是無中生有、蠱惑人心的謠言,並重申:「對各種正常的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人們既有相信並練習某一種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種功法的自由。」而你們三番五次的口頭傳達所謂的上級文件說:黨員不能煉法輪功等,這不正是在傳達謠言並執行謠言嗎?已經見報的國辦、中辦的「談話要點」不去聽,非要聽口頭傳那些不敢寫成文字的甚麼精神,這是聽中央的話嗎?

校長:……。
煉功人:不過,對領導的工作我們還是表示理解。

(大連供稿 1999.7.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