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遼寧省各市包括瀋陽、大連的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二日】1999年7月20日零點起,中國政府在全國範圍內大肆逮捕各地法輪功負責人,因而引發了法輪功學員紛紛到當地省、市政府"信訪辦"和平上訪,要求釋放無辜被捕的學員。早有準備的公安部門,立即出動武裝警察,手持警棍和特製的棍子(用硬橡膠合成的,打人特別痛),對付手無寸鐵的善良的法輪大法弟子,不管是七、八十歲的老人,還是懷孕的婦女。下面是在中國大陸發生在那幾天裏的一些真實畫面:

武警在刺耳的警車警笛合鳴下,用擴音器向學員大聲叫囂:"你們知道嗎?我們不抓好人,只抓那些和外國反動勢力勾結,反對政府,要推翻政府的人,他們違反了國家法律。"──時至今日,他們也沒有任何證據來證明他們的荒誕藉口。

警察驅趕學員儘快散開,學員們知道警察在造謠,仍要求放人,堅持不肯離去。於是警察便衝入人群,揮舞警棍和特製的棍子,往學員身上、頭上狂毆亂打,用腳踢、用拳頭揍,人群一面面被打倒,有人被打致骨折,有人頭上鮮血直流,有人臉上、脖子上被手指甲劃出一道道深深的血痕,很多人被打得遍體鱗傷。──警察們只顧著享受著打人的愜意,忘記了他們對付的是一群善良的人,甚至也忘記了他們自己還是不是人了?!

70、80歲的老人也不能倖免,不但被毒打,打倒在地爬不起來時,警察還用腳往身上踢、踩,他們身上、臉上的血水和泥土混合在了一起。一位阿婆被四個警察抓住四肢,褲子都被扯掉了,遠遠地拖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下。──人民群眾養育的人民警察,竟以這種方式對待自己的父老親人。

許多婦女被狠狠地揪著頭髮往外拖,頭髮被一把把揪下來。一名警察兩手各抓住一名婦女的頭髮,將二個人的頭往一起使勁撞。尤其是一位懷孕八個月的婦女,被警察用穿著大皮鞋的腳狠狠地往肚子上踢,如果是普通人,一定被踢壞。還有一位婦女被警察抓住頭往旁邊4米高,厚厚的商場櫥窗玻璃上撞,整塊玻璃被撞碎了,散落下來,警察的雙手鮮血淋淋,可學員的頭上沒破沒紅沒腫,甚至碎玻璃都沒有掉到她和其他學員身上。

面對上述種種暴行,我們法輪大法學員體現出大慈大悲、大善大忍之心,能夠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只是對警察勸善。

連續幾天出動,警察怕人手不夠,還動用了專門對付犯人的獄警,甚至下崗工人、民工也被找來穿上警服,充當幫兇,鎮壓法輪大法學員。

把被抓的學員扔到大汽車上,拉到正放暑假的學校,強迫每人留下姓名、單位、住址、電話,簽上字,直到晚十點多才放人,一天內無吃無喝,也不讓上廁所。

街道上,行駛中的巴士突然被警車攔截,警察衝上車,二話不說,就開始翻乘客的提包,行李,一發現有帶法輪功的書,立即帶走。

鄉村情況更慘,村幹部、公安打人更加兇;如果知道大法弟子誰進城,就去抄家,連法輪功的書籍,圖片帶家裏的錢、財物都全部拿走。

整個中國處於白色恐怖包圍之中,一片肅殺。街道上警車晝夜喧囂,尤其是夜深人靜之時,警笛那一陣陣尖銳的鳴叫,讓人一次次從睡夢中驚醒。來自單位同事、鄰居的是一雙雙警惕的眼睛。人人明哲保身,真理、正義、良知如果還有的,也只能深埋心底。老百姓說:"這次整法輪功,其實就是第二次搞文化大革命。"

今個夏天,某中央領導曾三次前往大連,親自督戰,不隨他的意時就大發雷霆。──無怪得遼寧那裏對法輪功的鎮壓如此凶殘。



內地監獄實錄

被抓進去的法輪大法弟子,被分為三檔:一檔是站長,要戴手銬腳鐐;二檔是分站長、一些所謂的重要成員;三檔是普通學員。一、二檔學員被單間隔離,當作政治犯對待。初抓進去時七天七夜不許睡覺,白天幹活,夜裏提審,搞疲勞戰術。提審時警察大聲吼叫,搞精神轟炸,力迫學員就範。他們認為的重犯,被強行改名,家屬去找,被告知沒有此人。提審時叫新名,學員必須大聲喊"到!",否則就是一頓毒打。

新抓進去的人,半個月沒有衣服換,不讓家屬送衣物。

每餐只有三兩三的標準,吃的是發霉、發餿的面蒸的饅頭,爛菜葉子沖洗一下,加點鹽煮成菜湯,一碗湯裏也見不到一個油花,根本吃不飽。

普通學員與犯人一起住大通鋪,原本一個人的鋪位,讓二個人睡,一晚上兩個人只能輪換著睡覺。每人每天只准去二次廁所。

白天要幹很重的活,有的婦女被強迫每人每天織一件毛線衣,完不成任務,不許吃飯、睡覺,不會織的逼你現學。還要隨時被提審。

儘管處境如此殘酷,大部份學員們始終牢記自己是修煉人,心中有大法在,堅定不移地面對考驗,他們甚至不忘向周圍的犯人弘法,感化他們重新做人。

另外:明慧編輯:目前國內各地學員中除在謠傳有師父的新經文外,還有外地學員到其它地方去,講師父在何時何處(如7月份在舊金山)講法,他們親自聽見講了些甚麼等等,希望您們能夠儘快在網上闢謠,證實一下師父從芝加哥講法之後再未在任何地方講過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