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0日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日】 【8月20日消息】

由於當局不擇手段鎮壓法輪功,每個學員都面對判刑、開除工職、下崗、停發工資等等問題,這個關確實不小。人一旦動搖了信念是最可怕、最可悲的,令人萬分痛心!

現在出現了這樣一個局面:任何功都準煉,就是不准煉法輪功。任何人都可以上訪,就是法輪功不准上訪。若要上訪,來一個抓一個。在壓力面前,我們才知道了「法難得」這三個字的份量。「正法傳,難上加難。萬魔攔,險中有險。」(李洪志老師《洪吟》,「難中不亂」)。正因為難,才顯出珍貴。真修弟子知道如何珍惜他。首先我們堅信自己的所做所為沒有錯,就能堅定大法不動搖。

我在公安局受審時,在單位辦學習班教育轉化時,本著善念,心態平和,堅持訴說自己煉功幾年受益的情況,真實感人,他們也覺得的確是如此。放下常人心就能不怕了。在這最艱難的日子裏,好幾個功友都對我說:明明白白感受到師父法身就在身邊,關心著真修弟子。請轉告師父請師父放心,真修弟子絕不做猶大。「真善忍」永遠是真理,做好人永遠沒錯!忍苦精進,迎接正法來到人間!


近幾天與幾個功友交流了一下,又聽到他們談別的功友的情況,很多顆堅定不移的心令人感動,昨天還有個功友來說,她和另一個功友都已做好了坐牢的準備。

在這無情的大浪中,有許多原先並不太成熟的修煉人反而成熟堅定起來,我的一個好朋友和我的妹妹還有我們點上的一個功友都是我看到的實例,她們以前看起來修煉的並不太精進,對常人中的東西放不下,但是這次卻表現得那麼堅定,而且一下子成熟起來了,出脫成了真正的修煉者。

我的妹妹在外地打工,剛剛去兩個來月,第一次離家,遇上這樣的難,而當時我們家的電話號碼本也被抄走了,沒法與她聯繫,很是有些說不清的滋味。後來得到她的消息,我看到她真是進步了,很為她高興。



【學員家書摘抄】

……在我第一次打電話回去,發現你們兩個都不知去向時,我真的是急壞了,後來拼命告訴自己別衝動,都是考驗。雖然我明知這是一次最大的考驗,可依然被考驗住了,最近我學法的情況很差,一看書腦子裏總是亂亂的,我清楚地知道這些都是業力,不是真正的我。我越苦惱就越要下決心消掉它們,堅定下來。我從某處看到老師的《我的一點聲明》和老師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改生日的事是事實,但是是因為文革中政府搞錯了,老師又改成對的了。總算知道了一些老師的消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現在電視上一放法輪功我都不忍心看,盡是一些學員痛哭流涕地說自己上當受騙了,而且似乎真的傷透了心的樣子。修煉怎麼這麼難,難道真修弟子也會離法而去嗎?

我在這裏的情況不是太好,由於自己並沒有做到忍,有時還逆反心理,關不是過得太好。面對各方面的壓力、嘲笑,沒有想到依然要向內找,總怪別人多管閒事。好在現在想到了,為時未晚。

看到別人把《轉法輪》都讀了上百遍了,而我才讀了最多二十遍,我知道我還得加強學法。有一天我做夢,說是考物理,L阿姨說上次勉強得了個60分,這次若再不努力連60分也得不著。真可怕呀。我可得努力啦,你們也得多多鼓勵我!

共渡難關,一起圓滿!



【8月20日消息】看大陸公安機關如何執法犯法、嚴重侵犯人權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

請看大陸公安機關如何「執法」:

1、株連九族

有學員被傳訊,因本人當時在外地,便把父母等一家人(其中包括非法輪功學員)統統抓起來,以逼迫當事人回去。

有學員所有親戚,只要沾一點「親」,統統「過堂」提審,交代問題。

有學員被要挾說,若不表態,就要將其兄弟「下崗」。

2、警察趁機撈錢

學員被關審訊期間,每天交一百多元錢(不知是算罰款,還是算住監獄的食宿費)。放出來時,交幾千元到上萬元,作為押金,名曰「取保候審」。

3、警察獄中揚威

在北京上訪時,警察騙外地學員說:「來來來,信訪局領導在等著你們呢。」隨即把學員引上汽車,運至體育館關起來。學員說:「不是來見信訪局領導嗎?」無人理睬,若多說幾句,則招來一陣拳腳。多數被打者為男學員,但也有女學員和小孩不被放過,一個外地男孩前胸被打破。

在監獄裏有人問「為甚麼要抓我?」,當場照頭一拳,胸部兩拳,把人打倒。

在監獄被關數天,沒有換洗衣服。南方夏天溫度高至攝氏40多度,而且可以想像,監獄是不可能有電扇的。

所用的房間是通常用來關最嚴重的政治犯的。也有的和吸毒者、賣淫者、經濟犯關在一起。

每天強迫看污衊、誹謗法輪功的電視,強迫寫檢查、保證書。有人被要求寫痛恨李老師的話,不寫則關農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