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法輪功家庭的禍與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日】我是一名在日留學生,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的丈夫是日本人,也是一名堅定的法輪功修煉者。

下面,我想告訴大家的是我如何開始修煉法輪功,李老師又給我們家庭帶來了哪些神奇以及7月20日以後的一些事情。

1997年,我的母親得了癌症,經過國內多家醫院確診:肺部的癌細胞已經轉移到淋巴,已無法再做手術來挽救了。正在生命垂危的時刻,我母親有幸遇到法輪大法,從此走上修煉的道路,並得到了新生。在我母親的身體以及各個方面的神奇變化中我們全家也相繼走上了修煉的路。

當然開始受了多年〝無神論〝教育的我也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來學的,但看到身邊丈夫的變化和自己的親身體驗,通過不斷讀書學法,就越來越被法輪大法這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

我和我丈夫由於有各自文化背景,使我們的家庭有一種無名的隔閡。比如說:以前自己看問題總是抱著一種觀念,總是以自我為衡量標準,生活習慣的不同就要求對方自己的生活方式來做,並沒有客觀的為對方想一想,這樣就造成許多矛盾,怨天尤人,認為別人對自己不公,積小成大造成了生活上的一個陰影。自從學了〝法輪功〝,讀了《轉法輪》以後,我和愛人都學會了遇事向內去找,處處為對方考慮,這樣漸漸家庭中的不正確狀態被糾正過來,家庭也變的和睦了。

再有一點,我愛人有先天性腎結石,九年前動過大手術,而且還有許許多多的其他症狀,這樣從精神和經濟上給他本人和家庭帶來許多的不便,精神緊張,吃東西要吃好的,醫院也成了他的〝救世主〝了。自從修練法輪功以來,一次醫院也沒去過,因為他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不需要再去看醫生,一年半以來我們家的健康保險一次也沒有用過,也不會再去想將來有病時怎樣,從而精神上也得到了解放。

對於在異國他鄉的我來說,對年邁父母的擔心也變少了,因為通過身邊所發生的一系列變化,我相信《轉法輪》中所闡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轉法輪》第60頁中寫道〝還有一個辦法可以使人改變他的一生,這是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這個人從此以後走上一條修煉的路。〝這部法給我們全家指出了一條光明大道,告訴了我們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使我們真正感到〝幸福〝是甚麼!

然而就在此時發生了中國7月20日事件,以及中央政府把〝法輪功〝定位非法組織的消息,這使我和愛人很不理解也無法接受:這麼好的大法這麼好的修煉人,怎麼能說成是這樣的呢?政府怎麼會這樣呢?這裏面可能有誤會,應該讓政府知道我們的真實情況,了解我們的真實想法,並能糾正錯誤,挽回對大法對政府的不好影響。如果我們不去告訴政府他所做的是錯誤的,那我們就太自私了。所以我們毅然的走向中國駐日本大使館,想通過大使館向中央政府反映〝法輪功〝不是非法組織,抓這些在做好人的人是不對的,並要求釋放這些被逮捕的大法弟子。

我們用自己的生命來捍衛這個大法也是在所不惜的,因為對於母親來說生命就是大法給予的,我們這樣和睦的家庭也是大法給予的,我們還有甚麼不能放不下的呢?像母親一樣的實例,像和我們家庭類似的事例在大法弟子中數不勝數。對於法輪功不正確的評論我們都會去說明,去反映真實情況的,真心希望他們能真正了解法輪大法。因為我們最了解大法給予了我們甚麼,教給了我們甚麼。

由於對國內情況的不解和擔心,日本大法弟子有幾位相繼於回國探親,我也是其中之一,那天回到家,正好是母親從派出所被〝提審〝後回來,審問的內容是〝你練功的動機是甚麼,保證以後不再練了。〝而且不止一次的提審,給家庭和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響。然後單位的領導也三番五次要求開會寫保證書,街道辦事處也同樣。母親雖退休多年,但對於她的病狀單位領導非常了解,在住院期間短短的三個月就花去人民幣1萬多元,自煉法輪功以後再也不去報銷藥費了,得到領導的表揚;然而基於現在的形式我們也看出來:單位領導也是在上面的壓力下在做這些工作,並勸我母親說〝不能說練法輪功練好的……〝派出所也要求這樣說。在國內有的大法弟子家裏被翻的底朝天,有的一天被公安局提審三四次,有的被監禁,連上廁所也有人跟著,達到不讓你煉的目的。

大家想一想,像這些離退休的老人,辛辛苦苦為國家工作了一輩子,正在為自己的老病死不安時,得此大法能夠安心生活和修煉了,這對於政府來說對國民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害〝,這有甚麼錯呢?現在竟然出現了政府要求人撒謊,把這些從死亡線上挽救回來的人推向死亡,這樣的政府可不可怕,那老百姓心裏又會怎麼想呢?

報紙電台翻來覆去的說法輪功不好,編造出一些無中生有的例子,這些只能矇騙那些沒有頭腦的人,矇騙那些〝迷信〝官方報導的人。凡是有頭腦的清醒的人都會辨別是非,孰真孰假,並可能因此而得法。現在世界上有那麼多人在學,那麼多人在做好人,這也不是偶然的。善良的人們醒悟吧!政府快清醒過來吧!不要一錯再錯!真理難知,佛法難聞!希望每一個生命不要走向〝真善忍〝的對立面。順天意而行,方為智者。

一位在日大法修煉者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九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