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媒體報導還能相信嗎?

——評大陸媒體的法輪功報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日】 最近大陸各官方新聞媒體可忙壞了,上面的任務布置下來,要「揭批」法輪功,要批的越「徹底」越好、越「狠」越好,要配合好這場「政治鬥爭」。於是各新聞媒體對無數通過修煉法輪功達到祛病健身、道德水平提高的客觀事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反而絞盡腦汁,斷章取義、東拼西湊、嫁禍於人,把本來不是由於法輪功導致的「致傷、致殘、致瘋」案例歸罪於法輪功。更令人震驚的是,現在有些媒體,甚至是堂堂的國家電視台和《人民日報》,已經發展到完全不顧新聞工作者的基本職業道德,顛倒黑白、無中生有、憑空捏造事實,公然讓人站出來作偽證。下面僅舉幾例說明之。

《人民日報》1999年7月29日第一版報導,現年80歲的潘玉芳聲稱1952年在為李洪志老師接生時就已用上了「催產素」。然而,催產素應用於臨床,是1953 年以後的事。不知她用的是哪家藥廠生產的「催產素」? 根據《哥倫比亞百科全書》(The Columbia Encyclopedia, Fifth Edition, Copyright 1993,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記載,科學家們於1953年發現了催產素的分子結構,同年,科學家們在實驗室成功地合成了催產素。《人民日報》為了詆毀李洪志老師,竟然讓80歲的老人去對47~48年前的事情「記憶猶新」,簡直是荒唐。文章最後評論指出:「由此可見,《人民日報》所有關於李洪志老師的報導都是值得懷疑的,請讀者自辨,不要輕信。」

《人民日報》還公開宣稱說,「李洪志叫病人不要吃藥」。而事實上,李老師在所有的講法中都沒有講過不讓人吃藥,只是講了一個修煉和吃藥的關係問題(李洪志老師所有的講法都有錄音、錄像或書籍,但凡遭剪輯改編者便不足為證)。相反在講法中,他曾經一再說過,醫院能治病、吃藥能治病,常人得病了就得吃藥,就得去醫院的。

媒體還報導說,李洪志宣揚「世界末日」。事實上,李老師在多次講法時,針對有人在這方面的提問均明確回答說,沒有世界末日,人類大劫難根本不存在。到了大陸新聞媒體那邊,斷章取義地把「沒有」、「不存在」等詞剪輯掉了,改為宣揚「世界末日」。

李老師以前說過地球曾經爆炸過,是舉例說明地球可能發生的大災變,如地外小行星撞擊地球而引起的爆炸,使地球的物種消失等。在漫長的宇宙歷史中,地球遇到外來天體撞擊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這是科學界一直在研究的課題之一。太陽系內有大約14億顆彗星,還有闖入太陽系的小行星。雖然其中相當一部份會被質量較大的木星捕獲後繞木星軌道運行。但是誰能保證所有這些天體都不會撞擊地球呢?特別是當太陽系各行星處於某種特殊排列形式時,對於那些位於拉格朗日不穩定點上的彗星。目前科學界的共識是,只要地外撞擊體的直徑處於0.6千米~5.0千米之間,就有可能使全球陷於「撞擊冬天」的困境,長達數月甚至數年的黑暗而寒冷的冬天將籠罩全球,導致顆粒無收,生態系統破壞,全球性的飢荒,直接撞擊造成的生物滅絕,臭氧層的破壞,酸雨的出現,植物的中毒,人類將處於滅絕的邊緣。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天文學家休梅克估計,在目前的近地空間,直徑為10米左右的近地小行星和近地慧核約有20萬顆,這些小天體平均每1000年與地球撞擊一次;直徑大於1千米的近地小行星和近地慧核數目高達2000顆,平均每10萬年和地球撞擊一次。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地質學家弗蘭克﹒凱特在98年11月18日的《Nature》雜誌上撰文指出,他已經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島上的奇克蘇盧布鄖坑中,找到了一塊埋在白堊紀結束、第三紀開始時(第三紀與恐龍滅絕的時間大體一致)的地層中的鄖星碎片化石,此化石中含有外星物質鉻,被認為是6500萬年前鄖星撞擊地球的證據。據科學家們計算,當時一顆鄖星墜落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島上,巨大的撞擊導致爆炸,並把鄖星向西拋出去5400英里,落在太平洋中部的洋底,由此導致恐龍的滅絕。可見,地球爆炸是屬於現代科學研究的學術問題之一,李老師根本就沒有宣揚甚麼地球要爆炸,只是論述學術問題而已,而大陸新聞媒體中稱「李洪志宣揚地球要爆炸了」,如此斷章取義,實在貽笑大方,不負責任。

例如中央電視台所謂揭露「四﹒二五」真相的節目,其製片人移花接木、肆意杜撰,不擇手段地編造謊言,採用如此「大膽」的新聞「創作手法」令世人瞠目。比如,紀烈武的講話中每次提到「李洪志」的地方,錄像明顯都不連續,口型與字幕不符,聲音也有些異常間斷。錄像片中配上播音員帶有傾向性的配音,再加上故意渲染的開會場所,很容易使人忽略這一點。其實,紀烈武是打電話和李昌聯繫,字幕打出的是與「李洪志」聯繫。按普通話發音,「昌」的口型是嘴角向臉部兩邊咧開,而如果發「洪」的音,則應該嘴角向中間收。更重要的是,作為老弟子,出於尊敬,都不會直呼李洪志老師的名字。紀烈武只會說「李老師」或「師父」,那麼口型就更不對了。很明顯,技術人員把紀烈武的發言中提到與李昌聯繫的地方作了技術處理,妄圖嫁禍於人。如此「創作」新聞的方法讓人很難讓人點頭稱是。

又如,在多次出現於鏡頭的加有紅線批注的原法輪功研究會骨幹「自白書」中,我們多次清清楚楚地看到「朱鎔基」、「總理」、 「會面」等言詞,而電視上卻口口聲聲地說法輪功學員「沒有見到中央領導人」。 其實,朱總理親自出來和廣大法輪功學員見面並和學員交談,乃為很多學員親眼所見。當日下午朱總理又親自與五位代表面談,傾聽大家的意見。連這活生生的事實,中央電視台也敢否認。

再如天津警察抓、打學員一事,事實真相是:天津的一家雜誌《青少年科技博覽》刊登了一篇何祚庥寫的嚴重失實、詆毀誹謗法輪功的文章,天津學員善意地去反映情況、澄清事實,要求停止這種新聞侵權行為,但始終沒有結果。他們在雜誌社院內等待交涉結果時,都在安安靜靜讀書,沒有影響交通和秩序。到4月23日晚上,天津公安局突然出動了300多名防暴警察,粗暴地連踢帶打、揪著頭髮拖,強行驅趕學員,當時3千多人挨了打,加上後來共有45人被逮捕,於25日才被放出來。國際媒體已廣泛報導這一事實。而對這樣鐵的事實,中央電視台竟然讓天津市公安局某處處長公然在記者話筒前作偽證,大言不慚地說「天津沒有抓人,一個人也沒有抓」。這不是明擺著「瞪著眼睛說瞎話」嘛?

中央電視台另外一個偽證的「傑作」是:氣功高潮時,中國氣功研究會曾經委託中科院高能物理所高級工程師楊雨霖等領導的課題組為中國氣功研究會管轄下的氣功師做鑑定工作。這是中國氣功研究會所管轄下的氣功師、中科院高能物理所、中國航天醫學工程研究所等單位有關人士都知道的鐵的事實。中央電視台竟然讓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長公然出面作「偽證」,否認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曾經為任何氣功做過鑑定工作的事實。這又是天大的笑話。真是甚麼的事實都敢抵賴。這樣的「新聞」還有甚麼「可信度」可言嗎?

連國家電視台都如此荒謬地編造事實,地方電視台更是有恃無恐,囂張捏造。據內部消息,某市有線電視台的工作人員曾於7月25日左右來到位於該市的某醫院,找到一個病人,將一張紙條遞給病人,讓他背下來。紙條上寫的是因煉法輪功而身體不好的話。病人說,我對法輪功不了解,電視台的人說,沒關係,只要按照條子上的話說就行。後因病人背得太生硬,就讓他按條子的意思,用自己的話說,並將其錄像以供公開播放。

還有很多怪誕希奇的消息:《北京青年報》8月19日第3版宣稱,「據中華醫學會公布,經醫務部門公布調查,練『法輪功』精神出偏者人數逐年上升,1996年佔練功者人數的10.2%;而1999年上半年上升到42.1%」。請問,是甚麼醫務部門在甚麼地方對甚麼練功者群體作的調查?如果按照早先大陸官方自己估計的一億法輪功練功者估算,該有幾千萬法輪功學員被變成了精神病患者吧?如果這是真的,即便把大陸所有的精神病醫院都裝滿了,恐怕還裝不下呢。這麼荒唐的謊言居然還堂而皇之地刊登出來,實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以上種種事實表明,大陸新聞媒體為了詆毀攻擊法輪功真是不擇手段、費盡心機,連新聞工作者的基本職業道德都不顧,編造謊言,愚弄人民。他們可以把黑的硬說成是白的,把白的硬說成是黑的,而且所有媒體口誅筆伐、眾口一詞,根本不容許法輪功有任何申辯,「說你有罪沒商量」,不禁令人回憶起「文化大革命」的狂瀾。最近在網上讀到一普通中國百姓寫的感想《從批「劉」批「鄧」到批法輪功》,筆者也深有同感。當年批判「大叛徒大內奸大工賊」劉少奇、「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鄧小平,也是報紙、廣播、電視齊上陣,各社會團體紛紛表態,全國人民憤怒「聲討、控訴」,眾口一詞,「鐵證如山」,然而最後那些「鐵證如山」的「叛徒」、「工賊」、「走資派」的證據都不知道到哪裏去了,是偽造、是編造、是捏造、是誣陷,也無人敢問了。歷史是如此驚人地相似,為了批倒一個人,為了政治需要,甚麼新聞的「客觀性、真實性」,甚麼「實事求是」,那是政治上的「幼稚」。

嗚呼,大陸的新聞媒體的道德準則!人要信了這樣的新聞媒體會有甚麼結果呢?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