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科學,一個真正的迷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 在當今人類普遍的思維概念中,「科學」與「迷信」是水火不相容的互斥體。而隨著實證科學從西方傳至東方進而佔據世界上幾乎每一角落後,所謂「迷信」的範疇相應地不斷擴大,不斷被排斥。這一過程的直接結果就是:現代科學不認識、不承認、不允許的,統統是迷信。

現代科學已經像一個專制的君皇,容不得絲毫對它的懷疑和異議。有這樣一個簡單的道理:當某一活體逐漸減弱至停止新陳代謝時,我們即可宣告其生命的終結。同樣,一個已喪失吐故納新的自我補償機制的理論體系也必將壽終正寢--不管它暫時的影響和權威有多大。

我是一個普通法輪大法修煉者,想僅就科學問題談一點粗淺體會和認識,真心希望大家指正批評。

一.科學的路線問題

首先令科學無法迴避的問題━━地球是否存在其他發展方式?現代實證科學認定人類從起源至今只能有一種發展方式或方向,這種先天的侷限具有極大的欺騙性。就像一個造了茅屋的工匠告訴人們:房子只能像我這樣蓋才叫做房子━━這對從未見過其它豪屋廣廈的人而言,無疑是不可動搖的金科玉律。

然而諸多令當今科學家尷尬的事實卻明白無誤地說明:科學的發展,絕不會是僅僅一種方式。實證科學業已認識到大自然給予萬物的生存發展形態只能用「繁雜無盡」來形容,為甚麼偏偏對自身單一得近乎可憐的發展過程視而不見呢?

沒有望遠鏡和計算機的中國古人是怎麼制定出如此精確的天文曆法,而且一直至今天都在指導農業生產?

遠在東漢時期就已被製造、應用(從現代科學角度看,是被實踐多次證明、檢驗)的渾天地動儀,卻令許多受幾十年系統科學灌輸的科學家一籌莫展,因為至今也沒人能弄清其中的原理而無法仿製。

地動儀只是應用技術的一個例子,我們完全可以有理由懷疑:在當時的農業技術、工程技術、軍事技術等構成整個完備的社會生活技術中,還有多少是我們用現代科技都不能探知、理解、複製的呢?

當「金字塔」令機械專家與工程專家目瞪口呆、越王古劍讓化學家、金屬工藝專家汗流浹背時,我們不難看見現代科學軟弱蒼白的強裝笑顏。

現代科學對事物發展的解釋方式頗像拿著箍子選雞蛋的買主,只關心蛋對箍子的適應性而對蛋的屬性與好壞卻不在乎━━這實在不能說是聰明的。

其實《轉法輪》(卷二)早就指出:「在史前有的時候,人類文明維持得時間比較長,有時比較短,有的人類文明維持得相當長。每個時期人類發展科學的路都不一樣。現在人站在現在科學發展的框框中,他認識不到還有另外的科學路線。」

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不同民族在不同的環境中創立了自己的科學,並在社會生活中予以了充份運用和體現。這些特色各異的發展路線早已為考古界認同,而它們創造出的豐富多彩的文明卻是今天的人類無緣親睹的。因為封閉這一切的主因,恰恰源於人類對實證科學的無條件接受與信仰。

2.實證的問題

實證科學的核心在於「實證」,即眾所周知的可證實性和可重複性。但是在「證實」和「重複」的背後,我們發現許多模糊的地方。

①「證實」的定義:實證科學在有意無意中將「證實」定義為感官和代表感官延伸的各種儀器。這無疑大大限制了「證實」的內涵。這種缺陷的進一步發展甚至可以達到機械得驚人的地步:當許多病人感官感到不適但又不能被任何一種醫療檢測手段證實時,醫生只能作出「無病」的結論。經絡穴位的存在已被中國人實踐運用了幾千年,卻因為終被儀器證實才受承認━━科學對儀器的信賴超過了活生生的事實,這是可笑的還是可悲的?

更奇怪的是:面對無法證實的進化物種體系,面對所有過渡時期的物種化石空白,現代科學卻不顧一切地奉進化論為開宗立戶的經典。而無數法輪大法修煉者身體神奇康復並已被世界各地的各種現代設備證實的不爭事實,科學卻極力予以排斥━━這其中的原因是甚麼呢?其實現代科學的迷信化、極端化和封閉化已使它維護的本質發生了變化:科學並不想維護真正的實踐標準,它感興趣的只是世界性的、宗教式的權威。

②在實證科學中,「可重複性」具有種種先決條件限制,牛頓力學是這種特徵的經典寫照。然而人們忽略的問題是:一旦失去這些前提、假設條件,可重複性也就隨之消失。換言之,科學只承認具備有限制的可重複性的事物。當愛因斯坦衝破牛頓的體系時,人們能發現在新的前提下,事物可具有新的可重複性。我們以此類推,宇宙真理在不同的層次上對事物有不同的前提和限制,要想獲得新的飛躍,首先必須打破已存在的限制。

法輪大法在祛病健身效果上和整體一致的高境界行為中顯示出的驚人的可重複性也有前提━━那就是重心性修煉。只是這種前提完全不同於實證科學將前提都總結為地理、氣溫、壓力等外來因素。僅此一點,我們便已可窺見科學的狹隘和片面:它只重表面而不重實質。其實道理很簡單:不同性質的可重複性具有不同的前提。

煉功人的祛病和普通人通過治療祛病具有本質的差異,當然應該有不同的前提:常人吃藥,煉功人修心性。然而由於科學不能證實「心性」與「道德」在人身上的物質體現,它只能以推動對表面物質無度的追求甚至崇拜的方式來掩蓋自身無法彌補的缺陷,因此在人類越來越看重物質利益的同時,也就越來越遠離道德的標準,越來越埋沒真正的智慧。

3.科學觀察事物的基點問題

中國古人講「天時,地利,人和」,他們觀察事物的基點在於把天、人、地作為一個有機的統一整體中的個體,尋找其中千絲萬縷的聯繫。實踐證明這種由模糊到精確的高度概納性的思維是造就五千年燦爛文化的最大原因。

現代科學的出發點就是割裂整體的,它從一個大的局部入手,將其分為許多小的局部,隨歷史的演進又分成更多更細的分支和局部━━從表面上看它很精確,而實質上這種鑽了胡同又鑽胡同的胡同的方式最終帶來了更可怕的模糊。它使人只見障葉不見泰山,只知歧途而不認大道。人在用科學不斷割裂自己與宇宙整體的聯繫,實質上就等於在不斷封閉自己認識真象的通道,科學越發達,分支越細,人越被牢固地拘在日漸縮小的碎塊中,直至絲毫動彈不得。

《轉法輪》曾述及:「中國古代的科學和我們現代從西方學的科學不一樣,它走的是另外一條路,能帶來另外一種狀態。所以不能用我們現在這種認識方法去認識中國古代的科技,因為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針對著人體、生命、宇宙,直接奔這個東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

東西方基點的根本差異造成了在東方人眼中土和石、金和鐵是一回事,而西方科學人士想破腦袋也無法予以理解。

實際上,實證科學是利用了人類對物質享受的追求的貪慾而建立了自己的思想統治。它總用感官或儀器來解釋一切,從不讓人去了解看不見的原因。當我們陶醉於今天科技似乎輝煌的成就時,卻不知它在悄然中已破壞了人類生存的環境,並切斷了通向真理的唯一通道━━道德。科學像一個矇騙小孩的陌生人,用一點點糖塊帶來的甜頭使兒童心甘情願忘掉了回家的重要而隨其走上歧危之路。

4.科學的檢測手段問題

從誕生那一天起到現在,科學檢測世界的工具就沒有發生過本質的變化,只不過是精細、準確程度上的差異而已。而這種差異並沒有將其有限性擴大多少。浩曠宇宙中奧妙無窮,我們不妨想一想:人類用地球上的物質構成的工具衡量得了宇宙嗎?我們已知地球物質的種類和數量只是一個小得可憐的數字。就以科學的角度而言,是否有人類不知道的物質、元素呢?有否這些物質構成的工具?用這些工具是否可探知完全不同於我們已知的宇宙的顯像?這些答案都是肯定的。在舍利子的物質屬性上,在肉身不腐的高僧面前,甚至在流感病毒強大的變異功能現象中,科學都充份顯示出了由於先天不足所帶來的虛弱、無力、無奈。在人類已知的多少層物質微觀中,科學的儀器僅能剛接觸分子這一層;在對光的本質模糊不清的前提下,人類僅能知道可見光及幾種射線;在理論上已可證實多維空間存在的現實中,人類仍無法打開三維空間而堅持自己是宇宙中唯一的高級生命。科學賴以生存的手段━━就那麼值得信任嗎?

從另一面上講,科學在不斷改進自己的工具的同時,卻恰恰忘了人體自身是最完美的、最好的了解宇宙的工具。中國道家修煉認為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因為這個小宇宙和外面的大宇宙遙相對應,息息相通。所以只要修煉者了解自身,也就能了解宇宙。這與實證科學舍本逐末、捨近求遠的思路有本質的高下之分。

法輪大法在科學盛行的當今弘傳出世,無疑給了人類一次極好的重新認識自己、重新認識宇宙的機會。為甚麼如此眾多的中外專家學者、高知高才都在堅定修煉?僅此一點便足證明實證科學給予他們的迷惑與失望有多強烈。

其實,現代迷失的人們崇尚科學的出發點僅限於科學給人帶來的短暫舒適,他們對科學本身是否「科學」並不真正關心,這只不過是自私本性的又一種表露。而科學恰恰利用這一點將人變異成了馴化的奴隸。

當人類的思想在科學的宗教式條文中變得日漸單薄,當人類異化到只知出門等於乘汽車、吃飯等於漢堡包、娛樂等於毫無理智的扭動、工作等於按電腦鍵盤,而家庭生活的全部內容就是遙控板操作組合的時候,就是人類社會嘗到迷信科學的苦果的開始。

科學,一個真正的迷信?

重慶一醫務工作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二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