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科學的不足和「真、善、忍」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日】(一)「悟」

人們在理解超常的現象時僅僅從邏輯上去思考是不夠的。《轉法輪》中談到,過去人體的遙視功能被否定的原因是,通過這種遙視功能看到某人做的事情與這個人當時在做的事情不符合,儘管看到的環境一點也不錯。這是因為功能存在的時空與我們人存在的時空有一個時間差,所以「按照現在科學這麼去推理,去研究,再過一萬年也白搭。」(《轉法輪》第58頁)有的人對這句話理解不了,認為既然有時間差可以讓這個有功能的人看看那個人幹的幾件事情,只要按順序說對了不就行了嗎?也有的人說既然有時間差,看看這個時間差之後做的事情符不符合不就可以嗎?這麼簡單的推理,為甚麼要一萬年呢?

這種推理確實是再簡單不過了,但是我們只要仔細想一想就會發現,提出這個時間差的假設並來驗證它,已經有了一個前提:必須有勇氣承認「這個人看到的環境一點不錯」這一點是千真萬確的。然而這樣證實的是時間差的存在,而不是證實這個功能的正確:為甚麼環境就能看得一點不錯呢?還是從開頭有些人就不願意承認這個功能的存在,只要抓到有一點與所謂的常識不符合,就來否定它。而超常的現象肯定是不能用現有已知的東西所能把握得了的。出現了一種不符合,知道了原因後你可以用這樣的邏輯去對待它,那麼出現了另外的不符合,你會不會仍用這樣「簡單」的推理去對待它呢?還是依此而反對它呢?

從很多法輪大法學員的親身體會中我們可以看到,通過看《轉法輪》,並在平常生活中提高自己的心性和煉功,他們都體驗到了由於自己心性的提高和道德標準的昇華而帶來身體的變化,周圍環境的變化,和自己世界觀的變化。我也感受到了這些雖然很微妙,但卻是實實在在的變化。這些變化和每個人的存在一樣是不容置疑的,那麼從這些事實出發,我們能不能也用一下這種簡單的推理,正確地對待所發現的那些表面上的不符合呢?真正地用心來理解《轉法輪》這本書的內涵呢?

我想這就是「悟」吧,不是用邏輯推理能涵蓋得了的。在我的理解中,我們從《轉法輪》一書中所能理解到的東西,即使是自認為符合邏輯的,認為對的,很可能並不是像想像的那樣,這也許是從書中的同一句話中我們能領會到不同含義的原因之一。假如一個人突然間具有了某種特異功能,那麼這個人應該悟到的是,怎麼運用它去做好事,不能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而運用它,否則對別人就不公平了,而且還要努力地弄清楚它真正的意義所在。這是「悟」到的。而當人用邏輯推理去對待這件事情時,往往容易想到如何利用它來謀取個人的利益,從而做出不好的事。邏輯讓人只是在表面上推來推去,而不去思考背後的內涵。

(二)「真」

科學是對真理的探求,是求真的。而邏輯推理只是求真的一個因素,決不是全部。推理過程中所隱含的、不加思考而認為對的命題太多了,覺察到的和覺察不到的。這些都是觀念。而科學中的重要的發展都含有非邏輯的跳躍,一旦破除了某種觀念,回頭一看,這邏輯也很簡單。

數學家們曾經有過這樣一個信念,只要給定很少幾個無定義的原始概念和一組不證自明的公理之後,僅僅利用邏輯推理,就能夠得到所有其它真的命題,而且不會自相矛盾。然而哥德爾證明的不完全性定理,破除了這種觀念。這個定理是說,任何一個足夠複雜的形式系統如果是自洽的,就不是完全的;而這種自洽性在這個體系之中是不能被證明的。

這個定理證明的核心是指出來,在任何一個包含算術的形式系統中都有這樣一個命題存在,如果承認它是真的,可以推出它的反命題也是真的;如果承認它的反命題是真的,就可以得到這個命題本身是真的。承不承認這個命題都是不自洽的,是矛盾的。由此,我們能更進一步地理解為甚麼「電腦再發達也無法和人腦相比」(《論語》),因為電腦就是一個純粹的形式系統,不可能突破哥德爾定理的約束,而人腦就不同,有「悟」在。

我們看到,就是在數學這門科學中也不能這樣單純地從邏輯上求「真」,所以真並不只是邏輯,真還有其它的內涵。所以現在的科學並沒有真的做到了真,到頭來,它就保證不了自身的真。科學還要在實驗事實中去求真。有些事實就會和邏輯發生衝突。在粒子的干涉實驗中,當所有的條件都一樣時(當然只是在我們現在科學所能理解、控制到的範圍之內),在干涉儀中的粒子卻會以一定的幾率有著不同的行為,這從邏輯上就不可思議。在量子力學描述的範圍之內,這種隨機性不是由於知識不全而造成的,也就是說,這種不同的果不是由於存在不同的因造成的。能通過這個來反對量子力學嗎?而現在所有的相關實驗都沒有超出量子力學的預言。費曼曾講過沒有被量子力學搞糊塗的人就沒有學好它。這個被搞糊塗就是從邏輯上把握不了。然而現在科學的這種從實驗中求真實質上也是有侷限的。

(三)「善」

現在的科學在確定它的研究對像時,為了儘量排除人為的任意性,把人放在科學之外僅僅作為一個觀察者,人不在其中。物理學中有一個很基本的思想是對稱性,物理的量,物理的規律都是與觀察者無關的:做一個實驗,如果條件一樣的話,不論誰做都會得到相同的結果。那麼物理學就侷限在這一類的現象與規律之中去研究。為了排除人為的任意性而把觀察者放在外面,這種求真,就不可避免地帶來一種侷限性:可能使得一些客觀現象排除在門外了,例如,我們認為的客觀的物體真的就沒有它生命的一面嗎?

再比如說一個人好壞的程度,善良的程度,也就是心性有多高,並不是哪個人任意說說能算得了數的,「衡量心性有多高,還有一個尺度。」(《轉法輪》第30頁)這個尺度也是客觀存在的。它通過這個人所做的一切事情方方面面都能表現出來,儘管它沒有像溫度那樣很嚴格的科學定義。那麼,這樣的一類現象,也就是與人的心性這個客觀存在相關的現象,是不是也可以成為科學研究的客觀對像呢?

現在科學的應用部份,也就是科技,人們認為是它善的一面,可以解決解決一些問題。然而現在的科學實質上卻是無善惡的,因為科技可以用於好的目的,為好人而用,也可以用於不好的目的,為虎作倀。就算用於好的目的,也會帶來不好的後果,如對環境的破壞等等,會帶來一些不能控制的因素。這種不能控制的因素的存在,恰恰就反映了現在的科學對我們這個物質世界的認識少了點甚麼。當然科學也在一步一步地不斷發展,但我想,它所缺少的不是像做微擾展開那樣,只要加進越來越多的項就可以彌補得了的,少的是一個關於整體、大範圍性質的那麼一種描述。現在的科學「真正地像盲人摸象一樣」(《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

(四)「忍」

現在的科學中一個很基本的概念是無限(大或小)的概念。一個無限大的量加上或減去一個有限的量不會增或減,我想這應是「忍」的一種表現。然而無限的概念本身就蘊含著矛盾。按照能否完成或形成整體,無限可以分成所謂的潛無限(不斷在創造著的永遠完成不了的進程)和實無限(完成了的無限)。而哥德爾的不完全性定理說白了就是:「總存在某種實無限過程所界定的無窮集合,其全部內容恆不能由其所相應的任何潛無限進程列舉或判定。」因為算術邏輯是潛無限的。現在物理學研究的一個很主要的方法就是分析,把物質世界這一整體分為很多很多小的部份,例如物質的組成由分子到原子等等一直往下分,以為研究清楚了各個部份就能知道了整體。然而在由部份拼湊整體圖象的時候發現一個問題,有些關於整體的性質根本就無法從部份得出來。例如氣體都是由分子組成的,每個分子的運動可以由牛頓力學來描述,然而氣體作為一個整體,有趨向平衡的性質,這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而所有描述個體行為的方程都是可逆的。所以也有科學家意識到物理的規律也是分層次的,而這個層次的劃分是按照系統自由度相對無限來劃分。「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轉法輪》第7頁),不同層次也有不同的物理規律。眾所周知,現在的科學能夠告訴我們一些關於這個物質世界知識,我想是因為它有真的一面,有善的一面,也有忍的一面。但是我們在應用現在科學的時候所帶來的問題,也是都能看得到和感受得到的。這是因為它的真沒有做到真正的真,不論是從邏輯上,還是在實驗中;而它的善是善惡同存的善;其中忍的因素──無限也包含著矛盾。那麼我們設想一下真正的科學應該是甚麼樣呢?至少,理想中真正的科學就應該是只能為好人而用的,應該能描述這種與人的心性有關的現象與規律。而核心問題是如何衡量好和壞。

(五)「實修」

我們中華民族古老的科學如五行學說,中醫,氣功,所面對的直接就是人在其中的現象,「因為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針對著人體、生命、宇宙,直接奔這個東西去研究了」(《轉法輪》第260頁),而各種古老的宗教中都要教人如何去做一個好人。但是以前所有這些學說也好,宗教也好,並沒有給出一個衡量好和壞明確的標準。而《轉法輪》論述了宇宙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萬古以來第一次講出了「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轉法輪》第13頁)所以我認為,法輪大法「講出的是道理,是法理,是以理服人。」(新西蘭法會講法99.5),是真正的科學。

現在的科學要證明一件事情,必須得有可重複性,這是與它所侷限的研究對像有關的,要求與觀察者無關的。但事實上也有人認為到我們從課本中學到的東西,有多少是親自做過實驗驗證過呢?那麼對於科學知識的相信很大程度是建立在邏輯上的,但邏輯不是絕對可靠的。相反,法輪大法講實修,雖然沒有表面上的可重複性,因為與觀察者有關,但是每個修煉者必須在常人中實修,提高自己的心性才能增加對這個世界的理解,說白了就是必須親自做這個實驗。那麼這種在實修中自身切切實實的體驗和那種抱著各種觀念推來推去蒼白的邏輯相比哪個更接近真理呢?

我聽到過這樣一件事情,有一個人被撞壞了,肇事者當時就跑了,一幫人圍著看,後來一個年輕婦女做好事,把這個人送到醫院,替交了醫藥費。後來這個人好了,不但不還錢感謝人家,還說就是她撞的。理由是:現在哪有這麼好的人哪?這種邏輯聽起來是很可笑的。可是在不理解我們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人中,很多人不就是這樣推理的嗎?哪有那麼多好人呢,這樣做一定有甚麼不好的目的。我們法輪大法的修煉者確實是在做著好人,努力地儘量做到先他後我,無私無我,同化於宇宙的特性「真、善、忍」,這次沒有做好,下次再努力去做好,提高了心性後就能對這個世界有更深一層的理解。法輪大法就是這樣要求我們的,何「邪」之有呢?以上談到的都只是我個人的理解,這種理解決不是絕對的,因為一方面在科學中我還只是一個學生,另一方面我還是一個在修煉中的人,還在繼續讀著《轉法輪》,周圍還不斷有事情發生,但是,我想我真正明白了甚麼才能是真正的真理,甚麼是真正的好與壞。我的建議是,讀《轉法輪》的時候抱著這樣一種態度,就是願意對一切不加思考而認為對的事情加以考察的態度從頭到尾地讀。最好能再親自做一做這個實驗,實修實修,你是能夠體悟到一些真正的東西,真正地理解到一些為甚麼,而所花的時間和精力絕對都是值得的。真的是這樣。

願天下所有有緣人都「乘正法船」(《洪吟》)!

真乎玄乎修乎
惚兮恍兮悟兮

(一九九九年六月)

附1:關於特異現象
http://xxx.itp.ac.cn/abs/quant-ph/9906014

附2:關於邏輯和哥德爾定理

「數學的科學的可能性本身好像是一種不可解決的矛盾,如果這種科學之為演繹不過是表面的,則它所有的這種嚴密而無疑的正確性何由而來呢?反之,若說它的一切命題都可用形式邏輯的規則相互引出,則數學豈不變成一種龐大的重複語麼?三段論不能告人以真正新穎的事物,且如所有必來自同一律,則所有亦必能歸入其中,然則充滿許多書中的定理的陳述將不過是A即A的各種彎轉的說法而已,這樣說人們會同意嗎?」《科學與假設》龐加萊,pg.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