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對待下崗 不給政府添麻煩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六日】 內容提要:XXX是一位下崗職工。他性情耿直,在部份群眾中頗有號召力,在廠子裏是領導的「剋星」,在勞資糾紛中,是工人的領頭人。修煉法輪大法使他明白了許多超常的道理,於是,他變了。他能以平和的心態面對下崗生活,體諒國家和企業的困難,不給政府添麻煩。儘管還有人鼓動他出頭,為大夥「拿主意」,他不僅不幹,還以平和的心態勸其他工人理解企業和政府的困難,自覺維護安定團結的局面。這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

我叫XXX,53歲。是XXX工廠下崗職工。就眼下情況看,要說我在常人中過的日子,那真是夠慘的。老伴1996年下崗了,我也在1997年春節後下崗了。老伴每月75元的副食補貼到10月份沒有了;我每月200元生活費從8月份開始,由於廠子沒錢,也吹了。兒子去年復員,到今天為止,還沒有分配工作。擱以前,就這樣兒,我早就找廠長要錢去了;要不也得找政府給兒子解決工作問題。可我現在沒有這麼做,全家就靠我在路邊擺個車攤兒修車,同時出租幾間房來維持生計。因為我們老兩口都是法輪大法學員,我們倆都聽師父的話,不給政府找麻煩,體諒國家和企業的困難。更重要的是,不能給大法抹黑。就目前而言,我們活的還挺樂呵,雖然吃得一般,可很充實,因為我們要的,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

要說起來呢,我當初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凡跟領導有矛盾的都愛靠近我;在單位裏,膽小怕事的,不敢提意見的,都願意向我說心裏的委屈;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也愛跟我叨嘮叨嘮,因為都指望我有機會幫他們說說話。這為這些,我被大夥推選當了工會小組長。其實也不是我這個人愛多事,但是有一條,凡是我看不過的事,我就要理論理論,不管是對甚麼人。那一年,我們由農轉成工,在同年6月份的一次勞資糾紛中,我就是工人的牽頭人。那時候,我還有一個做人的原則:不求多吃多佔,但是,也不能隨便虧待我;我可以吃虧,但不能受一點氣。在單位裏,論德,大家對我是伸大拇指的;論才,我也是排行前列的,曾為單位解決過一些技術難題,領導對我也要敬三分。不過,我脾氣不好,好發火,特別是在自己覺得受到不公正待遇時,那我就天不怕,地不怕,甚麼事都敢幹了。

有一年,廠領導要分配我去車間幹活,我一聽就火了。心想就憑我的能耐,上車間幹活?沒門!當時我就嚴辭拒絕,他還擺出領導的架子嚇唬我說,不去就回家!他不說這還好,他這麼一說,我「唿」地一下竄過去揪住他的衣服,推開二樓辦公室的窗戶說:「咱倆一塊往下跳,命大,活!命小,死!誰不跳如何如何。」那話反正很難聽。這一下把他嚇壞了,立即給我分了一個好工作,我挺高興,以勝利者的姿態自豪地走出他辦公室。出門還回頭看他一眼,他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臉色蒼白,我一摔門,走了。那時候,我就是這樣一個人。

現在,廠裏好多人對我不太理解,他們認為我過去像個俠客,現在變了,變得太懦弱了。我下崗以來,經常有人打電話,叫我出頭給大夥出出主意、說說話,可我都沒有答應他們的要求,反過來勸他們要體諒廠子的困難,維護安定團結的局面。有一天,我去廠子問甚麼時候發生活費,到那一看,有些人已經在那裏要生活費了,一看我來了,都圍著我,揚言要去公司,再不行去市政府,非鬧出個名堂不可,我說:」不要這樣,廠子不是在想辦法嗎?再說,企業不輕裝,永遠擺脫不了困境。會好的,都回去吧!」說完我就回家了。這是因為,我學了大法以後,明白了真正做人的道理和做人的重要意義,以前我之所以那樣,是因為自己不知道為甚麼活著,腦子裏裝的很多都是假道理。李洪志老師告訴我們:「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的,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通過不斷學法,我越來越清醒,不斷地在實踐中靡煉自己,修煉自己,實修這顆心,因而,我一天天地從本質上發生著變化。

前年的一天,我出去辦事。那天天氣不好,下著小雨,過馬路時,前面一個女的硬說我碰著她了,我趕緊道歉,可她不但不買賬,反而和她丈夫對我破口大罵,指指劃劃,就像要吃了我似的。任憑他們怎麼罵,我不理他們就得了。旁邊有一個賣西瓜的小伙子看不公了,就衝我說:「瞧你這塊兒,捏也捏死他了,就那麼孬!」旁邊圍觀的人也指責他們倆,可能是良心發現吧,那女的說:「走!不理他了」。就這樣,都走了。我一邊走,一邊想這事,是夠可樂的。要是以前,我早一拳把那小子「擱菜」了。今天罵我我都不理他,心裏也沒氣,為甚麼呢?因為老師的法身就在我身邊。想起老師的話:「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說實在的,我不但沒生他們的氣,我心裏頭還真感謝他們呢。

有一次,我正在修車攤上和某派出所治安員談孩子工作的事,正好有一個人來修輕騎,聽到我說的話,就說:「我也是當兵轉業回來的,那還托人花錢呢!有的人,人還在部隊呢,工作、住房都安排好了。開通一點!托托人、花點錢、走走門路。」我最恨這些東西,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那又能怎樣?咱一無錢,二無權,順其自然吧!」所以,在修煉的路上,不是一帆風順的,老有溝溝坎坎考驗你。

在我修車的時候,有一天,來了一個小伙子,20多歲,一米八幾的個,要給山地車配零件、裝脫泥板,而且要電鍍的。我按要求做完了,下午取車時,他說貴,不給錢。我說:「事先咱已經說好了,怎又說貴了呢?」他瞪起雙眼,衝我大嚷:「就是貴!」並且說三道四的,滿嘴髒話,我忍住氣,只說:「那你把本錢給我,或者你按這樣的買一份還我也行。」他說:「不行!沒功夫。」以後的話我再也無心去聽了,心口像刀子絞的一樣疼,再也忍不住了,拿起榔頭衝過去,照他腦袋就砸,他面目猙獰地還在說呢。我愛人、母親和圍觀的人都攔住我,嚇得那小子拔腿就跑了,跑得真快,車也不要了。

過幾天,又有一個小伙子來修車,修完後說不行,這不好,那不好,我說哪不好指出來,再修不就得了。他說:「不行!你幹甚麼的?!」瞪著眼睛衝我叫,唾沫星子噴我一臉。當時我正拿螺絲刀給一位顧客自行車擰螺絲呢,順口說了一句,沒事別找事!錢不要了,你走吧。他不但不走,張嘴就罵我,還認為我好欺辱呢。頓時,我火冒三丈,好小子,還敢罵我,回手揪住那小子衣服就要紮。別人一拉我,那小子掙脫就跑了。當時把我氣得夠嗆,衝拉我的人就嚷。我愛人說了一句話:「你還是修煉人哪?」一句話,使我冷靜下來了。我坐在那裏,心裏真恨自己,李老師早就告訴我們:「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還說:「做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通過這兩件事,幾天我都自責自己,這是幹甚麼呢?這是修煉嗎?人家兩次給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機會,你都錯過了。說實話,那幾天我心裏真不是滋味,這也證明,我在修煉的這條路上,還不夠精進。以後,我要嚴格要求自己,嚴格按法的要求去做,再不這樣了。說也怪了,我等了好長時間,也沒有這樣的人來了,凡是來修車的人,好像態度都比我好,弄得我倒不自在了。我從今以後,橫下這條心,永遠按法的要求去做,永遠記住老師的話:「佛法修煉你要勇猛精進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