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親身體會:法輪大法就是好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五日】

〔邢台學員7月15日來信〕

近日來,看到聽到、公安部門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跟蹤、登記、造冊、監視、竊聽電話、傳汛、收書,以要黨籍,公職還是煉法輪功的選擇來威脅。外地,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高壓噴水,放一氧化碳,高音喇叭以干擾,毆打等等不法行為。使我感到迷惑不解,到底他們犯了甚麼罪,幹了甚麼壞事,有甚麼不好,具體實事從無有人談過。我想,只有知情者的親身體驗,才能證實吧。

我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我想把我煉功以來身心的變化告訴大家,為法輪功討個公道。

一、身體上的變化:

我是1996年11月開始修煉法輪佛法的,當時身體多病,高血壓、心臟病、腦血栓、眩暈症、血液循環極慢引起很多病症。全身黑紫無力,甚至從血管上長出來黃豆大血包高高鼓在外邊,少微一不小心,流血不止。經多方治療均無效果, 甚至醫生都不知道是甚麼病。我不能上班,只好提前病退了,終日以床為伴、藥為食。病魔的摧殘、死神的威脅使我整日昏昏沉沉、痛苦欲絕。幸運的是:96年我得了法經過修煉,在短短的時間裏,心不慌、頭不眩精神了。感到自己甚麼病都沒有了,能幹家務活了,不需要專人照顧了。半年後,全身皮膚由黑變白血泡消失了。兩胳膊各腿不像以前那樣,成天象裝了兩桶水一樣沉了。身體的變化,使我感到大法救了我。法輪大法確實能醫治醫院都治不了的疑難病症。只要真學大法就能在不吃藥不打針、不做任何醫治的情況下使人人都達到無病的狀態。當然了,常人有病吃藥打針是正常的心理,是符合常人的狀態。而我們是煉功人心是法輪大法。就是不用吃藥打針就能進入無病狀態,這是眾人周知,實在的現象是常人想達到都達不到的,所以證實法輪功是超常的科學更高的科學。這樣好的功法,誰能不相信,誰能說他是迷信,唯心的呢?只不過是現在人們還沒有認識到而矣。醫學下還沒有發展到這一步。是更高的科學,是值得我們走進一步研究節、發展節。但有的人就是閉著眼睛反對他、誹謗他、打擊他,這不是愚昧是甚麼?

二、通過學法,能提高有的思想覺悟做高尚的人,做好人中的好人。

正如李老師所說:「你要重視心性修煉,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煉,把常人中的慾望,不好的心,做壞事的想法去掉」(《轉法輪》第25 頁)又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轉法輪》第326頁)按照李老師的教導,都在逐漸的改變自己的世界觀力爭做好人中的好人。自覺的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多出力、比貢獻、不記名、不求報、在工作中、生活中不計較個人得失,當麻煩、矛盾、困難來時,首先找自己的原因,找自己不對的地方。在出現任何情況時,首先考慮的是: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即使是個人利益受到傷害、侵佔時也要與人為善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人人都能做到忍讓,大家想一想如果人人都這樣做,社會能不安定團結嗎?精神文明不就昇華了嗎?這樣有甚麼不好嗎?他們能是動亂的基因嗎?可想而知。對他們採取各種行動有必要嗎? 以下我談一談我煉功以來思想改變後在生活中的幾件小事證實一下,大法是叫我們做好人、對社會、對國家對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由於自己修有不太精進,比其他學員差的很遠。他們才是好人中的好人。

第一件小事,在家煉大法時間不長,逐漸的把個人利益放的淡一些。不執著於錢財,所以把手中存的四佰多元藥費條撕掉了,當時我是這樣想的,我不能再給廠裏找麻煩了。在煉功前,因病每年要報上萬元錢藥費,廠裏資金特別緊張每次報藥費都得從生產資金中擠出來,給生產帶來一定的影響,現在煉功了病也好了,身體也好了,但自己退休了,不能給廠裏做貢獻了,少報這點藥費又算得了甚麼呢?這是我應該做的,所以就撕掉了。後來遇到廠裏的會計,她告訴我:「錢給你準備好了,你快來報吧,不報錢就保不住了。」我當時告訴她:「我不報了,為廠作點小貢獻吧。」她不解其意的驚呆了。

第二件事。我廠一名退休職工找我說:「咱們集中起來,找廠長講理,為甚麼不執行上級文件,不給我們退休人員長工資,找廠長不行,咱們找市長」等話。當時我想,我是個煉功人不能因為個人利益給廠裏找麻煩。廠長他們也不容易呀!兩千多人的廠子,為了提高廠子的經濟效益,為了職工的工資福利成天在外東奔西跑。找產品、找銷路、找利潤、我不能去打擾他,增加他的精神負擔。廠裏現在又很難幹,老虧損。不能因為個人的一些工資去分散他們的精力。再者,退休了不能給廠出力了,生活上能過得去就可以了。所以我就碗言拒絕了,後來,聽一位勞資科長說:「廠裏開年終總結大會的時候,表揚你,不給廠裏找麻煩好職工。

第三件事。有一次,我去學習,走到半路上,有幾個學生投石頭,一塊大石頭 投到我臉上,立刻鮮血直流,頓時臉上身上,手上地上都是血,當時我想,他不是故 意投我,是沒有看見我,所以我就捂著臉往回走,可是旁邊的人不解地說:「就這樣 完了,他這麼大的孩子了,還在街上投石頭,也不看人,把你投成這樣,血流了一地,找他家長,找他老師、讓他給錢上醫院。」我趕緊勸他們:「你們不要怪他了,他也不願意投我,是不小心。」那孩子一看我不怪他,也不害怕了,跟到我家,老頭一看我滿臉身上都是血,急忙問:「怎麼弄的」, 那孩子說是他投的。我老頭就喊他:「你這麼大的孩子,還投石頭玩,看你把他傷成甚麼樣了,你說怎麼辦」。我一邊洗臉一邊笑著說:「這點傷算甚麼,好辦好辦。叫他走不就完了」。就這樣結束了,至今我臉上留著一個坑。

以上是我學煉大法以後,在平凡生活中的幾件小事。這也算不了甚麼,但是我想如果人人都能自束其心,社會能不穩定嗎?這樣的人多了,對國家、對社會、對人民 不是更有益嗎?師父已經給我們指明了人生的道路,願我們所有的人都能在大法的修 煉中勇猛精進,早日圓滿。

邢台法輪大法學員
1999年 7月 15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