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圓融」的一點理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上幾天,警察叫去要我們寫認識,看到我們不肯妥協,就給我們講了幾則大法弟子的故事,聽完之後,我深感我們還有不少亟待提高的方面。在他的印象中,我們這個城市的大體情況是輔導員和負責人很狡猾也很頑固,都鼓動別人出去,自己不動,表面上說不煉了,實際上還在家煉,出去的都是一般的煉功人。他還舉了幾個例子,我知道他是以偏概全,但是也說出了我們這個地方的大致情形。他又講有母女倆在天安門煉功被帶回來關了一段時間後,家裏交錢保釋出來時,母女倆還說要煉,父親氣得心臟病發作倒在地上,姑娘去扶,母親卻始終沒有動靜。他認為這是六親不認,學法輪功學的。還說不敢出去煉功也不敢去上訪是層次低。雖然他現在是專門對付法輪功學員的,但是從他的話中,我對照一下自己,確實說出了我們修煉中還需好好悟的一些問題。

師父在「佛性」一文中說:「業力沒有真善忍的標準,它按照它形成這個觀念時的標準來衡量事物,可能成為常人所說的老滑頭,或老於事故的人,這也就是人在修煉的時候產生不同的思想業力在起作用,阻礙著修煉。人要是沒有業力的阻礙,那修起來是很容易的。這個業力是在前幾年一個甚麼狀態下,甚麼道德標準狀態下形成的,那麼,它就用這樣的標準衡量事物。如果這個東西形成多了,那麼,人的一生都會受它左右。形成的觀念認為好和壞,人就認為這個好和壞,就認為應該這麼這麼做,可是他自己沒有了。他自己完全被他自己後天形成的非善良的後天觀念包圍、蓋住了。他自己真正好和壞的衡量標準就沒有了。」

回來之後,我反思一下剛才的表現,還是有那麼一點妥協,說白了就是擔心現在安穩的狀態有所改變,擔心自己多說幾句正義之詞會多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還在心裏為自己掩蓋,想甚麼「他已經對大法有許多了解了,說多了也是無藥可救,不聽就算」,這些埋藏很深的根子上的執著,還是每一次考驗時都會隱隱約約有所暴露。按照常人的觀念,「不吃眼前虧」,能夠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何必自討苦吃呢?其實這也就是「圓滑」的真實體現了!為甚麼別人會說我們狡猾?如果我們都在為了大法甚至可以犧牲生命,可能就是另一種景象了。別人對我們不好的時候,還要去看自己是不是做錯了甚麼,真的有做錯的地方!

大家都在討論如何維護大法,出去上訪,出去煉功好不好的問題,依我看還是一個根子上的問題,根本上是維護人還是維護大法,表現出來就是對許多方面存在不同的認識。例如對「圓融」一詞的理解,如果把「圓滑」當成了「圓融」,那麼在處理家庭社會各種關係之中,就會為逃避矛盾而應付過關,用妥協來換取平靜的修煉環境,這是對「圓融」一詞的褻瀆。師父講:「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因為他是宇宙眾生的,其中包括你。」「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愛護你們人的這一面是叫你們在法中能悟上去。大法圓融著眾生,眾生也在圓融著大法。」「我們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對社會、對人類是有益的,為甚麼就不應該有一個公正的合法環境呢?弟子們你們要記住,大法圓融著你們而你們也是在圓融著大法。」

那麼我們怎麼圓融著大法呢?我個人的體會是:我們是大法中的一分子,本性之中應該有自覺維護大法圓融大法的天性,冒著天膽下來修煉,人間這個大染缸最不好,從這裏修出來才是最珍貴的。「大法可正乾坤」,那麼人世間首先要正的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高境界的言行改變著這個世界是大法弘傳的必然,所以師父才會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地球上還有那麼多的人沒有得法,在大法弟子的帶動下,即使他們不修煉,聞到了佛法,不是被政府所矇蔽而誤解大法而是對大法有正確的認識,那不就在幫助他們擺放他們將來的位置嗎?現在這個歷史時期,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弘法護法是最為迫切的職責。眾生的整體提高,現在是要我們主動去做的,因為師父期望我們成為人類的希望,宇宙的希望,人間的正法是要我們大法弟子在人世間體現出來的。如何圓融大法,「佛性無漏」中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那麼我們在現在的修煉中,在維護大法時,為甚麼改變人間會這麼艱難呢?為甚麼常人還會對我們有那麼多的偏見和誤解甚至對我們如此不公呢?為甚麼我們滿腔真心弘法或者勸說別的大法弟子出去弘法護法就那麼困難呢?是我們的方法不對頭,還是我們執著太多?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的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我們煉功點的所有學員都有這個責任,要普度眾生。甚麼叫普度眾生?叫眾生得法才是真正普度眾生。」我個人認為,我們現在圓融不好,除了站在慈悲於眾生,「助師世間行」為了維護大法情願犧牲一切的角度出發以外,還要站在眾生的角度去考慮。例如許多學員在被抓被打的過程中,還以大善大忍之心向監獄看守所裏的犯人甚至警察展示大法弟子的高風亮節,向他們弘法傳法;還有眾多的大法弟子以自己不惜放棄生命去維護大法的修煉故事啟發鼓舞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人的這一步。歷史上為民請命為正義呼籲甚至獻出生命的正面教訓太多了,有時我們卻因有的修煉者走彎路甚至走向反面,從而擔心自己的安定看書煉功環境遭到破壞,由此而步步退縮,以妥協應付和圓滑來「過關」。相比之下,我們自己修得怎樣就一目了然了。

曾經遇到一個學員講從看守所出來之後他父親反對他非常厲害,他自己又找不到自己的緣故,交流後他認識到了沒圓融好的原因:是現在沒有多從一個常人一個父親的角度替他父親著想一下,「可憐天下父母心」,父母都希望兒女好,當他們在誤以為我們不好大法不好的時候,我們怎麼辦?自己堅定,隨時都可能出去這是不能為親情所動的,但是如果我們能夠由淺入深,先從常人能夠理解的角度去引導,使其對我們堅持修煉和去北京上訪逐步理解和接受,那不更好嗎?過去父母送兒上戰場是因為他們都知道甚麼是好甚麼是正義,現在敗壞的人的觀念也是最容易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而迷失本性。但是人人都有佛性在,如果大面積的人都為大法抱不平,都知道大法好,那不正是我們所希望的嗎?我認識的一個學員他去北京三次,也關了一段時間,鄉里盯得緊,他每次帶網上資料回家,雖然他父親不煉功,卻主動去送資料,還出去叫學員上他們家交流。如果我們護法甚至修煉都還不能被家人或者周圍人所理解,那就還差在我們自己這裏了!向內找,恰到好處的去弘法!「愛護你們人的這一面是叫你們在法中能悟上去。」是因為我們都有人的一面,都處於不同層次當中,所以我們都有可以和別人溝通的因素和必要,因為在沒有脫離社會之前,都在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修煉,大法在糾正一切,我們的修煉帶動周圍環境的改變正是法正人間的體現,我們修出來了多少?總是一種在別人之上的心態,那又是無形之中助長自己的執著而脫離修煉環境的歡喜心。

在修煉者內部,不同的認識差異太大了,出去的想大家都出去護法,所想所講都是師父如何希望我們出去,在家是甚麼甚麼障礙,沒出去的和不想出去的就說師父如何講圓融講符合常人社會狀態。我是主張甚麼時候都可以都應該出去的,所以上幾個月都和別人就這個問題多次爭執,之後才對自己這種狀態有所醒悟:每一大法弟子在考驗面前的表現都是大法的整體安排,形式上的對錯是次要的,為甚麼我們總是認為自己說的有道理,是不是也在斷章取義大法呢?難道不能從別人不同的表現之中去反過來看自己的不足嗎?為甚麼不能包容一切?師父面對各個國家各種狀態各種層次的學員都能由淺入深,都能祥和地讓每一位大法弟子理解和接受,我們為甚麼不能?師父曾經講過「經律論」中的「論」的弊端,也講過禪宗頓漸之爭,還告誡過我們不能搞成「部、派、門、宗等類似行為」。師父講:「他們中還有來找法對他們自己認為好的一面,卻放不下導致他們自己不能全部認識法的另外一面。」「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對於不同層次的修煉者,法對他也存在著不同層次的要求。」…………

每一大法弟子包括常人都是大法中的一員,我們「得法已在先」,就應該在任何環境任何壓力任何人面前都表現為一個堂堂正正的法輪大法弟子的形像,讓常人都從我們身上看到大法的威德,讓自己的修煉故事去感化別人去鼓勵大家共同精進。如今大家都可以把自己當作輔導員去主動弘法護法,師父說:「因為你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直接影響到學員。自己修得好,會把那一地區的法弘揚得好,學員們會修得更好,否則會敗壞法。因為你們是大法在常人這一層中的精英,我不能只叫你們工作而不叫你們圓滿。」如果大家都能做到的話,我相信法正人間之時就不遠了!「道法」也告訴我們,對現狀的無可奈何,對外在的干擾對內部弟子的破壞對自身的不足,我們不是在維護大法之中去修自己而是放任或者遷就,那就只能面對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而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如果能讓曾經反對過我們的人都能理解和支持大法,如果我們大法弟子都能相互促進共同精進,在任何魔難之中都能紮紮實實地達到標準,堅持到最後,那不就是在圓融大法在不同層次的行為嗎?

師父要求是:「修得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哪!」願每一位大法的有緣人早日得法修圓滿!

大陸大法弟子 2000.1.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