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者揭「殺無赦」內幕
十九年過去都發生了甚麼?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3月13日晚7時許,我回單位經過2樓時(我們單位在6樓,刑警在2樓),就聽見了審訊聲和打罵聲。我就將門推開一點往裏看,看到幾個隊員正在用刑。劉海波被全身扒得一絲不掛,被銬在老虎凳子上,頭被卡著以跪著姿式,有兩個隊員拿著高壓電棍正在使勁往肛門裏電,旁邊扔著幾根斷了的木方。」這一幕深深印刻在霍介夫的腦海裏,難以忘記。

霍介夫,男,1970年出生於吉林省農村,1993年畢業於吉林公安高等專科學校,曾任長春市公安局寬城分局南廣場派出所警長。

就在霍介夫親眼目睹劉海波遭受酷刑的前一週,也就是2002年3月5日,震驚世界的「3.05案件」發生了──3月5日,長春有線電視網被切入,插播了法輪功真相節目……霍介夫說:「當時正值全國人大會議期間,江澤民很惱火,對省委書記王雲坤進行了批評,要求限期破案。於是此案成了公安部督辦的案件。」

從3月6日至12日:全城抓捕「殺無赦」

「3月6日晚7點,寬城分局召開中層幹部會議。局長周春明傳達市局會議精神,……要求全局幹警行動起來,『團結在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完成這一艱鉅的任務。同時說明『對法輪功學員要從重、超常規處理』,要求全市6000多名幹警行動起來。這樣我們投入了長時間的偵破和防範的運動中去。」霍介夫接到了緊急指令。對於長春插播,江澤民在中南海下達了「殺無赦」的密令,公安部副部長劉京趕往長春限期破案。

當地軍隊、警察與政府官員等紛紛被動用,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後投入各大監獄、集中營秘密酷刑迫害。

霍介夫在證詞中寫道:「3月12日,寬城分局刑警大隊重案2隊抓住了提供住處的參與人劉海波、侯豔傑夫婦。劉海波是長春綠園區春城醫院的放射線科醫生。」「刑警大隊對劉海波、侯豔傑夫婦進行了長時間的毆打和折磨。」

3月13日晚,霍介夫在寬城分局2樓,目睹了劉海波被酷刑逼供的一幕。

「經偵科的魏國寧也正好在裏邊。我們就問在場的艾力民隊長,為甚麼要這樣做。他說必須讓他開口,上邊有要求,沒事。他同時讓我們出去,魏出來對我說,這太殘忍了,會出事的。我說找他們隊長孫立東,叫他們別打了。魏說少管這種閒事。我便自己去找孫,沒找到。我回到辦公室坐立不安,後悔沒能阻止。」

「在樓上待了十多分鐘,我又去三樓找孫立東。在三樓樓梯,我就聽見孫在二樓喊,『另一個屋裏別打了!』有人出來問怎麼回事,他說:『這屋死了。』我在二樓看見劉海波從老虎凳上放下來了,躺在地上,孫過來讓給他穿上衣服,人已斷氣了。幾個人匆忙給他穿也穿不上。這時老魏也下來,正好趕上。孫見我們讓我們趕緊離開。他告訴艾力民別聲張,他彙報上級去了。」

那麼,長春有線電視插播事件的緣由到底是甚麼?為何劉海波僅因給插播者提供住處就慘遭虐殺?江澤民為甚麼怒火中燒,下達「殺無赦」的密令?

從「天安門自焚」說起

在2002年3月5日長春插播的前一年,2001年1月23日,北京發生了舉世震驚的「天安門自焚」事件。長春插播的內容,主要是「天安門自焚」真相,法輪功原來是被冤枉的,長春市民被驚醒了──而這一點,恰恰激怒了處心積慮,欲置法輪功於絕地的江澤民。

自1992年,李洪志先生在長春正式傳出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原則,有五套柔和而緩慢的功法,因為祛病健身、提升道德水平卓著,到1999年之際,已有近一億人學煉法輪功。社會道德水平回升,人心歸正,《羊城晚報》、《醫藥保健報》紛紛報導了法輪功受到廣大民眾的歡迎。

在國內,政界、學界紛紛關注法輪功,並有相當數量的精英人士走入修煉。1998年,以喬石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詳細調查和研究,得出一個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此舉令江澤民大為忌憚。在1989年靠鎮壓六四上台的江澤民無德無能,難以服眾,對於喬石等元老級人物一直心存芥蒂。

事實上,早在1996年,中共及江澤民政府已派公安深入調查法輪功,然而在長時間摸底、驗證之後,卻未找出任何問題。

1999年夏,江澤民因法輪功廣受民眾歡迎,學煉人數上億,心生嫉意,在其他常委不贊成迫害法輪功的情況下,江澤民卻一意孤行,於1999年7月20日,發起了對於法輪功的迫害。

直至2000年,政治局委員們對鎮壓並不以為然,除山東、遼寧等少數省份外,許多省市對鎮壓不感興趣。來自體制內的消極抵制與民眾的普遍反感,使得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無法維持下去。

2001年1月23日,正是大年除夕日,全國百姓正在家中團聚,敘談,吃餃子,看電視。突然,電視上出現了令人觸目驚心的畫面,在天安門廣場上,有5個人往身上澆汽油並點燃了自己。熊熊的火燄與拿著滅火器滅火的警察,還有燒得面目皆非的小女孩,這一切將人們的心都揪了起來……

「天安門自焚」事件,成為江澤民集團殘酷打壓法輪功最重要的「推手」。在江澤民的親自命令下,全國大小媒體掀起新一輪批判高潮。從2001年1月31日開始的四天內,新華社和中新社的網絡版分別就有107篇和64篇批判及聲討法輪功的文章,超過十四個省市自治區的「各界群眾」紛紛出來譴責法輪功。

在其後的一個月之內,中共指令2000多家報紙、1000多家雜誌、數百家電台與電視台,一起全力開動,把全國人民拋入仇恨法輪功的疾風暴雨之中。悲慘和荒謬的鏡頭一經播出,把民眾的憤怒情緒挑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很多人把自己以前看到的法輪功的神奇和法輪功學員做的好事全都置之腦後。

在這種「集束謊言炸彈」的轟炸之下,人們開始相信謊言。中央電視台高頻率播放各界人士的隨機訪談,並反覆重播,令家喻戶曉,人人皆知,使億萬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紮上根。

突破封鎖的先驅者

2002年3月5日晚7點19分,長春市驚愕了、沸騰了。

長春有線電視八個頻道同步播出了《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真相節目,震驚的人們紛紛電話告訴親友同事,讓他們打開電視看真相。

40分鐘過去、50分鐘過去,數十萬的人們如夢方醒──燃起人們仇恨的那一場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竟然是一場「偽火」,那個叫王進東的自焚者,似乎已經被燒得口鼻歪斜,可夾在雙腿間裝著汽油的塑料瓶竟在高溫之下毫不變形;另一個自焚者劉春玲在滾滾濃煙的掩蔽下,受到來自警察的致命一擊;最小的自焚者劉思影在氣管切開手術三天後就能開口講話,大聲唱歌……打破常識的編劇拙劣不堪,漏洞百出,中共編造的自焚謊言不脛而走。

美國《標準週刊》(The Weekly Standard)針對「長春插播」發表了重磅長篇報導:《進入細微的電波──幾位不為人知的中國烈士如何幫助全世界的自由事業》,文中這樣記錄了當時的長春:法輪功的節目在八個頻道播放了50分鐘,積聚了超過10萬的觀眾。全世界傳遍他們的名字,他們是:梁振興、劉成軍、劉海波、周潤君、侯明凱、雷明……

電視插播真相的消息很快便傳到了中南海,對於「天安門自焚」僅僅在事發一年之後,便被如此大幅度、大力度的拆穿,江澤民怒火中燒,失去理智,直接下達密令「殺無赦」,長春全城戒嚴大搜捕,短短幾天內,長春地區有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抓捕,而參與電視插播的法輪功學員中,多人被活活打死。

中共懼怕國際輿論關注發生在長春的大抓捕事件,試圖合謀掩蓋真相。霍介夫說:「3月16日下午l時30分,分局召開刑警和部份科室科長會議。周春明說法輪功學員劉海波死於心臟病,要求各單位抽調警力看太平間,抽女警看已被送進醫院的侯豔傑。我這時不知從哪裏來的勇氣說,我們科不行,劉是打死的,這樣的工作我幹不了。我被中止開會。」

霍介夫堅持自己的意見,並指出取締法輪功就缺乏法律依據,他最終被停止工作,並被中共以「支持法輪功」的名義拘留15天,後來被免職開除;2002年6月底他逃離了大陸來到海外。中共酷刑殘害劉海波,讓霍介夫內心無法平靜,在海外稍微安定之後,於2004年1月7日,在明慧網以實名提供證詞,揭開了劉海波被虐殺真相。

十九年過去都發生了甚麼?

「天安門自焚」事件過去二十年,長春插播過去十九年,這十九年中都發生了甚麼呢?

在長春插播之後,半年的時間裏,慘無人道的一次次刑訊逼供,酷刑折磨,2002年長春市中級法院於9月18日對15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判刑。判刑期限分別為:周潤君20年、劉偉明20年、劉成軍19年、梁振興19年、張聞18年、雷明17年、孫長軍17年、李德海17年、趙健15年、雲慶彬14年、劉東14年、魏修山12年、莊顯坤11年、陳豔梅11年、李曉傑4年 。劉成軍、雷明、梁振興、侯明凱等法輪功學員已被迫害致死。

時間,總是默默地記憶著一切。

以下是曾經參與江澤民親自發出的「對法輪功學員要從重、超常規處理」的部份長春各級公檢法人員,在2002年3月5日「插播」事件之後,十九年來的狀況:

1、孫立東

1952年11月生,原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長,1999年起充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帶手下綁架法輪功學員近百人,是將「3.05」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劉海波迫害致死的元凶之一。2004年初,孫立東猝死在辦公室內, 其手下的刑警都說其抓法輪功學員遭報應了。在他死後被中共樹為長春市2004年「十大新聞人物」中唯一代表司法界的「新聞人物」。

雖然,中共用包裝手法來宣傳,然而孫立東的暴死在長春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男女老幼都紛紛議論,很多曾經參與過迫害的警察家屬要求他們轉換工作,害怕連累自己和孩子,也有些參與者也膽戰心驚,不願再為江澤民充當打手了。

2、劉元俊

54歲,原長春市紀檢書記、政法委書記。主管長春市公檢法及610辦公室。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法輪功,特別是在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電視插播真相後,劉元俊死心塌地追隨江氏「殺無赦」指示,非法抓捕近五千人,造成了大量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重刑,勞教等。2006年4月中旬,劉元俊突然發病,於2006年5月4日死於肝癌。

3、張暉

46歲,長春市中級法院刑事一庭庭長。本人死於腦溢血。在非法審判長春「3.05」電視插播案件中任審判長。2006年3月2日突發腦溢血死亡。

4、孫萬勝

原長春市中級法院院長,為了個人私慾,賣力跟隨江氏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是非法審判長春「3.05」電視插播案件的直接責任人,長春市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孫萬勝親自審批的。此人因受賄被雙規,遭到報應。

5、田中林

66歲,原長春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在長春電視插播事件及以前的多次迫害中,曾多次到行刑現場直接布置迫害。面對渾身血淋淋的被綁在老虎凳上的法輪功學員,親自對兇手下指示。2011年,田中林被檢察機關逮捕,被判處十一年。

5、宋利菲

長春市中級法院原黨組書記、院長,長春市中級法院誣判劉成軍等十五名插播電視的法輪功學員,分別處四~二十年有期徒刑。而當時在職吉林省政法委副書記的宋利菲,脫不了幹繫。2018年6月21日,宋利菲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審查。

7、劉培柱

吉林省公安廳原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廳長。長春「3.05」插播事件,發生在劉培柱任職長春市公安局副局長期間,作為公安局2號人物的劉培柱,積極執行江澤民對長春「3.05」插播事件「殺無赦」的邪惡指令。對「3.05」插播事件的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2020年1月22日,劉培柱落馬,並被「雙開」。

無獨有偶,當年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參與者們也都以不同的形式償還他們犯下的罪惡:親自導演「自焚偽案」的原央視新聞評論部副主任陳虻,於2008年47歲時同時患上胃癌和肝癌,歷經9個月的折磨後離開了人世;而昧良心播報「自焚偽案」、煽動仇恨的央視喉舌羅京,則在2009年患上淋巴癌,死前口腔嚴重潰瘍,舌頭潰爛,不能說話,年僅48歲;而在2005年「自焚偽案」四週年之際在《焦點訪談》上重炒自焚騙局的央視女主播方靜,於2015年患癌死在了台灣,年僅44歲……正所謂:「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歷史總是在不經意間,為人類留下洞察過去與未來的契機。2020年1月23日,時值「天安門自焚偽案」(2001年1月23日)19週年之際,武漢宣布封城,全人類都知道瘟疫來了。時間如此巧合,是不是上天的提醒和警示呢?在過去一年中,瘟疫的傳播路徑清晰地顯示,武漢肺炎直奔中共與親共者而來,因而也被稱作「中共病毒」。

結語

「真理就是具備這樣的力量:你越是想要攻擊它,你的攻擊就越是充實了和證明了它。」(伽利略)

十九年過去了,劉成軍、劉海波等插播勇士雖然離我們而去,然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同樣不畏生死,在街頭巷尾,在高樓社區,在鄉村小鎮,向可貴的中國人傳遞著真相,告訴世人珍惜自己,不要被謊言矇蔽。

新冠肺炎還在加速肆虐,無論是天象的預警,還是古今中外預言的警示,都直指更大規模的瘟疫即將來襲。當有法輪功學員告訴您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一定不要大意,在2020年武漢肺炎期間,就是這九個字,讓若干武漢市民化險為夷,擺脫了險境。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望您一定珍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