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電視插播英雄劉成軍(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十五年前的三月五日,吉林省法輪功學員為了揭露江氏集團製造的「天安門自焚」等彌天大謊、告訴世人法輪功的真相,在長春市、松原市兩地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成功的插播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電視片,播放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使近十萬民眾知道了法輪功被誣陷和迫害的真相,在中國大陸及海外引起巨大震動。

當權小丑江澤民對此極度恐慌,歇斯底里地下達「殺無赦」密令。隨後吉林省警察綁架了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另有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重刑。

其中,長春市農安縣法輪功學員劉成軍作為電視插播主力,在經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含冤離世。

在此僅寫出我們了解到的他生平的點滴,傳頌他為了堅持正信、傳播真理、不畏酷刑、無懼生死、一心為他的精神。

一家修煉 身心受益

劉成軍,男,一九七一年出生,長春市糧食職工中專財會專業畢業。後在九台糧庫工作。一米八多的壯小伙,修煉法輪功之前火氣盛,好打仗。

一九九六年四月修煉後,真、善、忍宇宙大法改變了他。社會上,市場的管理人員打他罵他,欺侮他,別人看著心裏都不平了,他都能在最難忍的情況下忍下了;在家裏,他的岳母不知為甚麼常常無緣無故的罵他,有時動手打他,有一次他感到真的忍不住了,頭都要炸了,但就在這實在難忍的時候,他想自己是個大法弟子呀,超出常人境界的修煉人,怎麼能動氣呢?這時,他穩下心來,搬了一個小凳子,坐在了岳母的身邊,非常冷靜的說:「媽,您消消氣,打我、罵我都成,但您別氣壞了身體。」岳母一聽,「噗」的一聲笑了,再也不罵了。

法輪功學員劉成軍
法輪功學員劉成軍

劉成軍的父親劉長太在農安糧庫當主任,大姐劉琳是防疫站的醫生,二姐劉璐在放映公司做財會工作,各自都有一個美滿的小家庭。劉成軍修煉法輪功後,隨後其家人也相繼修煉。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在劉家的得法人身上都得到了真真切切的驗證,每個人都有天翻地覆的變化。從老人到孩子都看到或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都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個個身輕體健,走路生風,紅光滿面,白裏透紅。法輪大法帶來了奇蹟,每天都有說不完的驚喜。那是劉家從未有過的最幸福、最快樂、也是最難忘的一個時期。

迫害發生 進京上訪

九九年七月中共肆無忌憚的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學員,那時劉成軍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不被共產黨的謊言欺騙,他想盡了一切辦法向人們講真相,同時也承受了一般人承受不了的、人難以想像的痛苦。

七月二十日劉成軍到省政府上訪,被十幾個警察圍攻毆打,衣服被撕碎,在長春警察學校被關押曝曬了一整天。

七月二十三日晚,他踏上去北京上訪的列車,但在北京三次被抓,頭兩次都在駐京辦事處跑了出來,再次被抓後被押回農安,在農安拘留所裏被非法關押了十五天。十五天要放人時,拘留所要求他寫保證書,他不寫,單位領導寫了保證,並保證全天二十四小時監護他。

堅持信仰 屢遭酷刑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因他寫了一封給中共中央的信,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劉成軍在家中被抓走,並被關進了長春市鐵北看守所。三十八天後被送長春奮進勞教所教養一年,二零零零年七月之前,一直被關押在六大隊。期間警察不停地洗腦,讓寫保證等等。

二零零零年七月後暴徒們把長春市幾個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全部集中到了長春市奮進勞教所來集中洗腦,之後劉成軍一次次反迫害遭到非人的迫害。

一次,他們被集中在一起出去走隊列,但走的同時逼他們喊口號,劉成軍不喊,惡警管教沈天鴻把不喊的四個人在別人都睡了的時候罰站、關小號,劉成軍被關了七天小號。後惡警怕他在小號裏煉功,讓他回去坐板。每天坐板從早上五點一直坐到下半夜三點,盤著腿,臉朝前,一動都不許動,動一下就是一頓暴打,還要求他們口裏不停地背監規,劉成軍嗓子都啞了、腫了,但警察不許停,強迫不停地念。

二零零零年八月劉成軍等二十八個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在三十五度的熱天,被關在屋裏坐板,門關死,窗子關死,汗水把衣服全濕透了,門窗玻璃上在往下淌水,就像浴室一樣。屋裏臭氣熏天,因為不允許他們洗漱,屋子裏呼吸困難,最後,他們身上生了很多蝨子,爬的四處都是,很多人身上長滿了疥瘡。這個邪惡的辦法是三大隊的隊長李長春想出來的。

後來歹徒們又以軍訓為名,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們進行摧殘迫害。有一天,訓練走正步,累得都已經抬不起腿了,還要馬上停下來做一百五十個站起下蹲,做完後連站立都已經費勁了,又馬上站軍姿,一條腿站立另一條腿抬起挺直,可站了十分鐘都抽筋了,站不住就挨打,二十八個人都挨了打,劉成軍的腿也抽筋了,站不住,遭到一頓電棍,飛腳踢在臉上、身上。後找勞教所幹警鐘文革反應被打、摧殘迫害,惡警不但不懲罰打人兇手反而要罰他面壁。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電棍電擊

惡警不但在肉體上摧殘他們,還在精神上摧殘他們,強迫他們念謾罵法輪大法與師父的書,他們嚴管班沒有人念,其他犯人就念,逼他們聽;因有一人不聽,就被電的根本看不出是本人模樣。還不允許他們嚴管班接見親人。從二零零零年八月到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這麼長的時間不讓他們接見親人,冬天穿的衣服都是別人給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七日,從嚴管班中又分出十一個人成立了一個班,成了嚴管中的嚴管。在坐板時,有個法輪功學員輕動了一下,值班的上來就把他的牙打出血了,十一個人同時制止、譴責他,他上來就把劉成軍從坐板的鋪上拉了下來,並揚言要打他,所長李健輝來了,不但不制止打人,還把劉成軍關進小號。每當有幹部或領導或犯人來時,劉成軍就說關小號的經過,是反映打人的經過卻被關了小號。自此,再也沒有讓他回到大隊。

在小號的第十天,所裏開所謂的批判大會,對堅定的加期,絕食的加期。劉成軍和紹維辛因大喊:「我不參加!」警察拿著電棍向他們兩個衝過來,嘴裏嚷著「幹甚麼,幹甚麼?」冰涼的手銬打在他的臉上,無數的拳頭電棍和飛腳,雨點般地落下,他們被反挎著雙手,連打帶踢,連拖帶拉地被拖出了會場。在會場外,把他打倒,用腳踩著他的脖子,幾條電棍同時在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又捅又電,捅出了長長的血口子,直到後來他身體被折磨得不自主地一抽一抽的,他們才停手,鞋也被打飛了,衣服也被打開了。還有一個叫王輝的也走了出來,他們三人被關進了小號,每人一號,都被腳尖離地吊了起來。

散會後,管理科的兩個科長與五個幹事,還有集訓隊隊長曹岩,把他的衣服脫光,(下身因有疥沒脫),劉成軍又被暴徒用電棍長時間的摧殘,惡警呲著牙,裂著嘴,如同惡鬼一般。把他打倒後,用五、六個電棍同時電他,還不停罵著:「看你還煉不煉!」劉成軍當時聲音顫抖著說:「這麼好的法,我怎能不煉!」「我叫你煉!我叫你煉!」他們就像瘋了一樣,劉成軍說:「你們一點人性都沒有,我與你無冤無仇,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後來就說不出話來了。這次被電後,心臟時時一陣陣「突突」「突突」,另兩個法輪功學員也同樣被電得沒了人樣。

第二天早晨劉成軍與王輝,在小號中打坐、煉功,惡警又把他們狠狠地電了一次,拖回來後在小號裏吊起來吊了兩天一宿,不給吃不給喝。劉成軍在小號裏呆了二十多天,之後被調到四隊,因在小號裏被打時手指挫傷,不敢拿東西。集訓隊的大隊長曹岩曾把他的頭夾在腋下,讓勞教犯人楊聖軍等瘋狂擊打,打得臉都變了形,滿臉滿地是血。

劉成軍因不放棄信仰被一次次加期,從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到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六日,歷盡二十二個月的迫害後,在一次接見日闖過了七道鐵門終於從長春奮進勞教所走了出來。勞教所怕擔責任,在他跑後,長春奮進勞教所周所長與管理科韓科長開車把《解除教養通知書》送到了他父母手中,並告訴他家人不要說是他自己跑出來的,並跟當地公安局說:「你們的擔子重了!」後當地公安局四處抓他。

再次進京 慘遭折磨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劉成軍再次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車,他到了天安門,便展開了橫幅,繞著天安門廣場一邊跑一邊高喊:「法輪大法好!」這時警車開了過來,惡警們連拉帶推,把他推上了警車,拉到拘留所。一進拘留所,他就對周圍的刑事犯說:「我是好人,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你們誰也不許動我!」在他強大的正念下,那些犯人真的誰也沒敢動他。他在裏面背法、煉功,由於拒報姓名、地址,他被惡警們送到了臭名昭著的北京公安醫院。在那裏他開始了絕食、絕水,他被惡警扒光衣服,扔到廁所的水泥地上,然後往身上澆涼水,又被惡警用電棍電擊,然後把他抬到床上,兩手兩腳被用帶鐵環的鐵鏈子鎖在床的四個角上,強行對他進行輸液。被扎的手經常滾針,扎不進去。邪惡之徒用各種酷刑折磨他,他抗拒暴力灌食、輸液,每天都與邪惡做著生死的抗爭。

多日後,因強行灌食,他的面部、鼻腔、口腔、咽喉都嚴重受傷,全身更是傷痕累累。邪惡之徒從瘋狂到佩服最後變成了哀求,問他怎麼才能吃飯,只要吃飯就放他回去。他要求給他找《轉法輪》看。大家知道,法輪功在當時正受到中共的極端迫害,《轉法輪》作為法輪功的核心著作,正被惡徒們收繳並進行銷毀。可是在他以生命抗爭的要求下,惡徒幾經周折給他找來一本《轉法輪》。

經過二十幾天的絕食、絕水,再加上惡警對他的摧殘,他的身體已極度虛弱,第二天,他被無條件釋放了。出來時,他來時的衣服、新鞋已不知去向,他找了一件死囚犯的衣服,找到一雙不跟腳的皮鞋穿上,踏上返鄉的路。

插播真相 中槍陷獄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為了揭穿江氏謊言,傳播法輪功真相,吉林省法輪功學員利用有線電視網絡成功的插播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電視片,使數萬民眾知道了法輪功被誣陷和迫害的真相,在海內外引起了巨大的震動。

劉成軍作為真相插播的主要參與者,惡人瘋狂追捕他。由公安部督辦、吉林省公安廳廳長指揮,長春市公安局、松原市公安局等聯合組成一群惡警,於三月二十三日晚,動用二十餘輛警車包圍了前郭縣深井子鄉七棵樹村山後屯,一群惡警像土匪一樣闖入劉成軍的姨父柳長發家。讓柳家做飯,還把劉成軍的表弟帶到派出所毒打了一個多小時,威脅要把他八十四歲的姥姥抓來,這樣逼著問出了劉成軍的下落。

七輛車包圍了劉成軍藏身的窩棚,縱火點燃,劉成軍的手被燒傷,不得不從窩棚後面跑出。在眾目睽睽之下,惡警用碗口粗的大棒對他暴打,當時惡警大叫:「開槍,朝頭上打,打死了不要緊!」一個叫李伯武的松原惡警拔槍朝劉成軍的腿上連開兩槍將他腿打殘。叫囂著:「這回我看你往哪跑!」然後把劉成軍塞進小車後備箱,又抓了柳長發夫婦揚長而去。

柳家三口被關押到前郭縣看守所十一天。劉成軍表弟等被打成胸內傷,姨父柳長發被打得大腿肌肉離骨。

三月二十四日被送進吉林省公安醫院後,劉成軍被雙手抻開銬在床的兩側。四月某日,劉成軍突然被警察打開了手銬,一群電視台的人要給劉成軍攝像,一個女記者想獲取他的聲音,以便用移花接木的一貫手法製造假新聞。該記者讓劉成軍向她講真相,被劉成軍識破、拒絕。事後,公安醫院的獄政科長給他戴上了腳鐐。

'中新網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的圖片顯示:關押的房間內血跡斑斑,劉成軍顯然已無力保持自然坐'
中新網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的圖片顯示:關押的房間內血跡斑斑,劉成軍顯然已無力保持自然坐

劉成軍被綁架回長春後,全身大面積燒傷、又遭受老虎凳等多種酷刑折磨,腹膜被撕裂,導致小腸疝氣,並曾被綁在固定床上五十多天。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市中級法院「公開審判」前,插播團隊的倖存者們被拉到法院的單獨房間,被電擊得在地上翻滾,警察邊電邊吼:「到庭上能不能不喊、不吱聲。」據知情者透露,陳豔梅、劉成軍等被毒打電擊了很長時間。法庭上,兩個法警控制著一名法輪功學員,為了不讓他們講出真相,法警使勁掐他們的脖子,就是這樣梁振興、劉成軍等人還當庭揭露當局的謊言,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警累得直換人。當日庭審結束後,劉成軍已被迫害得難以行走,是被背回監室。後劉成軍被非法重判十九年,劫持到吉林省第二監獄一大隊。

獄中罹難 正信永存

入監的當天,在監獄長李強,副監獄長劉長江的授意下,六名重刑犯(李剛、郭樹鐵、賈玉彪、劉X海等人)對劉成軍進行了殘酷的迫害。

這些罪犯將劉成軍拖到水房,用很厚的床板猛擊劉成軍,他的臀部被打得腫得很高很高,血滲透了短褲,連短褲都脫不下來了,木板被打折了幾根。罪犯賈玉彪還用劉成軍的腰帶抽打他的臉、眼睛,把腰帶上的一個大紐扣都打碎了,當時劉成軍眼睛充血。

打完後,讓劉成軍坐在用來壓行李的方木板的木把上。木把是很窄(大約三、四公分寬)的小木條,腫得很高很高的臀部坐在這麼窄的木條上,滋味可想而知。當時目擊者(刑事犯)佩服的說,「劉成軍真是一條硬漢,被打時一聲不吭。」

在吉林監獄裏,因為堅持信仰、不放棄修煉,劉成軍遭受了血腥的酷刑折磨。每天一大早,約四、五點鐘,別人還沒起床,就叫劉成軍起來坐板,六個犯人把他拉到鋪下,按著他,把木板立起來狠命的打他後背、腰眼、臀部。後面的肉都被打開了,嘴裏還罵著:「你怎麼不叫,你××的裝有剛。」劉成軍渾身冒汗,疼得死去活來。他們打累了,找了一塊木板,把板子立了起來,強迫劉成軍坐在上面,他們從後面踢他的後腰,劉成軍臀部血肉模糊,鮮血把內衣內褲都浸透了。血和衣服粘在了一起。如此折磨,目的是迫使劉成軍寫與法輪功決裂的所謂「四書」。

為了闖出牢獄的非法關押,抵制黑牢裏的野蠻迫害,二零零三年十月下旬,劉成軍和吉林監獄內被關押的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一起絕食抗議,幾個惡人舉起一塊木板就打,把木板都打折了(是床木板都是三至五公分厚,落葉松木板非常硬),把劉成軍打得幾天起不了床。

劉成軍在小號內繼續絕食反迫害,後被拉到獄內醫院裏強行灌食,期間五大隊獄警張建華央求劉成軍說:劉成軍,你不絕食了,就送你回監室。

絕食十天,滴水未進,劉成軍已被迫害得脫相,吐字說話已經很困難,生命隨時處於危險之中,醫院下了病危通知。但劉成軍仍被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強行轉往吉林省公安醫院、醫大一院、醫大三院。公安醫院醫生確診劉成軍為尿毒症,也下了病危通知。吉林監獄被迫於十一月四日為劉成軍辦理了保外就醫的手續,但吉林監獄和農安縣「六一零」辦公室互相推諉、草菅人命,拖延不予救治。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長春中日聯誼醫院,其父母最後看到了劉成軍。他已高燒三十九度多,腋下、頭下都枕著冰塊,七竅流血,身上全是血,腿上的脈管像拉開了,滿地都是血,完全處於昏迷狀態,瞳孔放大,由氧氣維持生命。由於警方蓄意阻隔親人相見,當其餘親屬趕到時,劉成軍已停止了呼吸。時間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四點。經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劉成軍這位硬漢子在長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離開了人世。

當天,吉林監獄糾集大批警察,不顧家屬反對,未經屍檢,於中午十一點強行將遺體火化。

看到兒子慘死,劉成軍的父親劉長太和老伴當時就不行了,老伴哭昏了過去,劉長太嗓子當時起了一個雞蛋黃大小的血泡,呼吸困難,差點堵死過去。在不斷的打擊和折磨下,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劉長太老人含冤而逝。劉成軍被非法抓捕後,八歲的兒子劉默涵被法輪功學員帶到山上躲避追捕,在一個小窩棚裏過了四個多月有上頓沒下頓、擔驚受怕的非人生活。使幼小的孩子心靈受到無法磨滅的創傷。

劉成軍在遭受嚴酷迫害中依然總是想著別人,家人在吉林市中心醫院見到他時,已是全身到處傷痕,整個人骨瘦如柴,眼窩深陷,心、腎都重度衰竭,說話很吃力,幾乎發不出聲音。家裏人見到他,他指指那個看護他的犯人,說:「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們要善待他,救度他。」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被感動了,淚水奪眶而出,那個護犯眼裏也噙滿了淚水,說:「沒甚麼,我應該的。」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劉成軍被轉到長春中日聯誼醫院。在這聖誕節前夕的平安夜,奄奄一息的劉成軍要了紙筆,寫下了人生最後的五個字:「法輪大法好」。

劉成軍被迫害致死的四年後,二零零七年九月五日,在澳洲紐省的議會大廈,某人權基金會的頒獎典禮上,將「丹心汗青獎」,授予打破新聞封鎖的「三﹒零五」長春插播團隊的代表──劉成軍。

這一獎取名於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該人權基金會說:劉成軍的選擇在對抗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的背景下,是可歌可泣的義舉。他將作為二十世紀中華民族的人權衛士,流芳百世。

插播義舉十五年後的今天,無數無數的法輪功學員仍然在生死無懼的踐行著先驅們的初衷。那就是破除謊言,傳播真相。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遠離中共這個真正的邪教組織,三退(即退出中共黨、團、隊員)保平安。可貴的中國同胞們啊!你們可看到了?可聽到了?可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