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電視插播者孫長軍陷囹圄近十年 亟待營救(2)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網大陸通訊員、明慧網記者聯合報導)二零零二年震驚海內外的長春有線電視插播已過去近十年了,中共的殘酷迫害已使法輪功真相插播參與者中的五人離開人世。當年只有二十六歲的孫長軍被關押在吉林監獄已九年多,殘酷的迫害曾使他生命垂危。

近十年的監獄迫害,長春電視插播者孫長軍經中共老虎凳、高壓電棍電擊、打折肋骨、嚴管等殘酷迫害,遭受肺結核、胸膜炎結核、腹膜炎結核、胸積水、腹積水等折磨,中共「六一零」和警方拒絕其保釋。孫長軍現在身體狀況暫時稍有好轉,亟待各界營救出獄。

(接前文《長春電視插播者孫長軍陷囹圄近十年 亟待營救(1)》

「自焚」實為騙局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大年除夕日,天安門廣場上遊人不多。據新華社報導,下午2點41分,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東北側,王進東首先點燃火燄,「4名警察立即取出滅火器」,「不到一分鐘,迅速撲滅了火燄」。幾分鐘後4名女子在紀念碑的正北側點火,一分半鐘後,火燄被熄滅,整個事件不到7分鐘。其中一人當場死亡,四人燒傷。中共喉舌媒體聲稱這些人是所謂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圓滿升天」在天安門廣場自焚。

事件發生後,引發外界許多質疑。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法理明確禁止殺生和自殺,那真正的法輪功學員,怎麼會去自焚呢?天安門廣場的警察在過去通常並不背著滅火器巡邏,如何能立即取出那麼多的滅火器呢?而且還馬上拿出了很多平時並不常見的滅火毯。

通過對中央電視台的「自焚」錄像進行慢鏡頭播放和分析,發現破綻百出。比如劉春玲是燒死還是被打死?通過慢鏡頭觀看警察用滅火器給劉春玲滅火的鏡頭,人們發現,在滅火的時候,有物體擊打劉春玲的頭部,造成劉春玲雙手揚起,突然倒地,還從劉春玲身上快速彈起了一個條形物。如果把那一時刻鏡頭止住,可以看見揮動的手臂接近劉春玲的頭部,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仍然保持著一秒鐘前用力的姿勢。劉春玲是被燒死的還是在現場被擊打致死的呢?

自焚騙局發生不久,《華盛頓郵報》的記者曾到劉春玲所在的河南開封採訪,鄰居們說從來沒人見到劉春玲練過法輪功。文章作者還了解到,劉春玲是從外地到河南的,有個老母親和12歲的女兒,無依無靠,在酒吧打工為生,而且常常打母親、女兒。這些都不像一個真正的法輪功學員的作為。

中央電視台的自焚節目畫面中還有「王進東」的現場大特寫,能聽見他在清晰地呼喊口號,還有警察拿著滅火毯悠閒地等著王進東表演完畢,才把滅火毯蓋在王的頭上。自焚本應是突發事件,這些特寫鏡頭和口號錄音的存在本身就非常可疑。而這些特寫鏡頭中還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破綻,錄像中王進東渾身衣服被燒得七零八落,可是他兩腿中間盛著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無損。

放下生死 堅持真理

謊言被揭穿、世人的覺醒是中共極權統治者最害怕的。面對長春插播的成功和廣泛影響,江澤民一夥恐懼萬分,密令「殺無赦」。隨後黑雲壓城,中共非法抓捕了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並廣泛使用殘忍酷刑。在大抓捕中,很快就有至少七人被毒打和折磨致死,其中已核實姓名的有劉海波,男,醫生,三十四歲;李淑芹,女,五十四歲;李容,女,三十五歲,畢業於吉林大學;侯明凱,男,三十五歲;劉義,男,三十四歲。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中共開庭非法審判參加真相插播的法輪功學員。開庭時,一進大廳,十五位因插播真相而被抓捕的法輪大法弟子,不停地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惡警們害怕至極,手忙腳亂。開始是兩個警察看一個,後來增加到三個警察看一個,一隻胳膊一個警察;當時就有個警察暈過去了,這樣就由十分鐘更換一批警察,改為三、五分鐘更換一批,整個法庭上忙亂成一片。惡警們幾十根高壓電棍輪番電擊法輪功學員身體的敏感部位,可大法弟子們面對著瘋狂的迫害,仍然堅定的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現場聽到、看到此情此景的很多人禁不住淚流滿面。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參與插播的十一名男法輪功學員都被送到吉林監獄(即吉林省第二監獄,位於吉林市軍民路100號,屬省級監獄),四名女法輪功學員被送吉林省女子監獄,即黑嘴子女子監獄。吉林監獄以超出人身體極限的各種邪惡方式殘酷折磨他們。在九年的迫害中,十一名男法輪功學員中先後有四人離開人世,他們是劉成軍,零三年三十二歲;魏修山,零四年;雷明,零六年三十歲;梁振興,二零一零年四十六歲。雲慶彬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目前關押在吉林監獄八監區轉化班。

二零零二年八月末,孫長軍被惡警綁架,在老虎凳上折磨了兩天。九月開庭時,力爭為大法辯護,被高壓電棍電的多處焦糊;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關入吉林監獄,當晚被打折一根肋骨;零三年末,因堅持信仰被嚴管迫害七十天,身體消瘦四十斤;零五年,肺結核雙肺空洞一次噴出半痰盂的血,獄方不給保外。零七至零九年,病情進一步惡化:肺結核、胸膜炎結核、腹膜炎結核、胸積水、腹積水、骨瘦如柴,肚大如鼓。因孫長軍堅持信仰,不寫「五書」,吉林監獄拒絕其保外釋放。據了解,孫長軍現在的身體狀況稍有好轉,但並未脫離危險。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追憶

當年參與真相插播的有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已有五人被迫害致死。同修們回憶他們的音容笑貌,感到至今記憶猶新。

劉成軍身材魁梧,聲音如銅鐘,他精進修煉的心很強。據同修回憶,大家一起學法讀書時,他的語速平緩,特別好聽。劉成軍為講真相,打印資料、發傳單,多次被關押勞教所,在邪惡迫害下他從不折腰。劉成軍也有另一面。一次,他把兒子默涵帶到和其他同修們共用的住處,兒子當時只有五、六歲。晚上成軍輕輕撫摸著兒子的頭使他入睡,成軍眼裏含著淚,充滿著父親的慈愛。

劉成軍因插播法輪功真相電視節目遭嚴酷迫害,年僅三十二歲
劉成軍因插播法輪功真相電視節目遭嚴酷迫害,年僅三十二歲

在中共邪黨殘酷迫害下,面對家人的牽掛,一個大法弟子為了更多人的未來著想,要堅持真理,不向邪惡妥協,要承受一般人想像不到的壓力。劉成軍在遭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長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離開人世。

梁振興在遭受了近十年、四個中共監獄的殘酷迫害後,於二零一零年五月離世
梁振興在遭受了近十年、四個中共監獄的殘酷迫害後,於二零一零年五月離世

梁振興說話和藹,總是笑呵呵的。為了讓人們多了解真相,整日忙碌。梁振興於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在公主嶺監獄獄警的監管下,在公主嶺中心醫院離世。

雷明與孫長軍同歲,成熟,幹練。在選擇電視插播地點時,有一處離電視台很近,又是在電線桿上,不好做,但那條線路只有那裏最好,不做的話,一半的長春市人就落下了。雷明不畏艱險,主動去做那條線路。插播過程中,惡人尋線,在路上把張聞、雷明堵住了,雷明把張聞推開,自己迎上了惡徒,雷明被綁架了。在遭受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後,雷明於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含冤離世。

雷明,時年三十歲,因插播講真相,被迫害致殘、致死
雷明,時年三十歲,因插播講真相,被迫害致殘、致死

參與插播的樺甸法輪功學員魏修山,遭吉林監獄七監區折磨,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

三十五歲的侯明凱,於二零零二年八月在長春被抓,兩天內即被惡警打死。據證人指證,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吉林市六一零和國保大隊抓到了侯明凱,一起被抓的還有另外三名法輪功學員。當晚,關押侯明凱的屋裏最少集中了十多個惡警,傳出打人的聲音。侯明凱很堅強,沒喊一聲。有的惡警打累了就到別屋裏休息,還說這人經打,甚麼酷刑也沒有使他屈服。後來很多屋的警察都被叫去集中到那間屋子裏,期間不斷傳出打人聲和惡警的叫罵聲,不到半小時就聽惡警們說:「侯明凱完了,不行了。」那時是八月二十一日凌晨三、四點鐘。

侯明凱的身份證複印件
侯明凱的身份證複印件

結語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對一億正直善良的修煉者進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滅絕人性的迫害,被法律界人士稱為「二戰後最大的人權災難」,也成為神州大地遭受的最大一場民族浩劫。

面對空前殘酷的迫害,億萬法輪功學員依然堅守信仰,堅信世界需要「真、善、忍」,他們用堅忍、理性承受著痛苦,甚至付出血和生命的代價傳播真相,維護中國民眾的知情權,希望為更多的中國人贏得美好的未來。

呼籲海內外善良的人們緊急行動起來,了解真相,和法輪功學員們一起,營救孫長軍,營救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出獄,幫助中國人找回信仰「真善忍」、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的權利。

(全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