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百餘大法弟子多在絕食 情況緊急 劉成軍生命垂危

【明慧網2003年10月26日】據明慧大陸記者報導,吉林監獄內關押的100多名大法弟子多數在絕食,抗議對自己和對所有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目前情況緊急。其中已確認長春大法弟子劉成軍生命垂危。

長春大法弟子劉成軍,因2002年3月5日的長春有線電視網插播法輪功真象節目事件被惡警非法抓捕,被判刑19年。經可靠渠道證實,劉成軍在吉林市監獄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惡警怕因其有生命危險而擔罪責,將其送進市中心醫院,並通知家人到醫院看劉成軍。

據了解,目前劉成軍已經被迫害得脫相,吐字說話已經很困難,生命隨時處於危險之中,但迫害仍在繼續。劉成軍的家屬要求監獄放人,但監獄方面不但不放人,還向劉的家屬要錢,說死了也與他們無關。當家屬明確表示「人來的時候是好好的,現在弄成這個樣子,一旦造成死亡,我們決不能不了了之」時,警方態度有所緩和,但卻將家屬支來支去,毫無解決問題的誠意。

詳情待查,望知情者幫助提供更多情況。


中新網2002年4月1日圖片,關押的房間內血跡斑斑,劉成軍顯然已無力保持自然坐姿。

劉成軍曾因進京上訪於1999年9月被非法勞教1年,並於2001年7月正念闖出長春奮進勞教所(見明慧文章2001年8月7日),之後馬上匯入正法洪流講真象救人。2001年10月,劉成軍到天安門打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繞廣場奔跑,被惡警非法抓捕後絕食22天正念返回。2002年3月5日,劉成軍與同修配合,在長春、松原兩地通過有線電視成功插播《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和《自焚還是騙局》真象片,震動了邪惡最高層,在群眾中引起強烈反響,有力震懾了邪惡。

同年3月24日,劉成軍在松原親戚家被綁架,並被邪惡之徒用火燒傷一隻手背,用槍擊中大腿。在被綁架至長春途中,惡警的車翻了並有惡警受傷,這本是惡有惡報,可邪惡之徒不知醒悟反而嫁禍於劉成軍,把他送到臭名昭著的吉林省公安醫院(也叫勞改醫院)迫害(見明慧2002年5月20日文章)。同年9月18日-20日,邪惡之徒又以莫須有的罪名給他非法判刑19年,送往吉林監獄(也叫吉林二監)。在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庭審期間,一大群警察對被非法審判的法輪功學員大肆毒打、電擊,以阻止法輪功學員在庭上為法輪功辯護,當日庭審結束後,劉成軍是被背進監室的(見明慧2002年12月2日文章)。在吉林監獄期間,劉成軍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經常遭到毒打、體罰等各種迫害。

99年以來,在中國大陸,大法和大法弟子都是遭到公然迫害的,而這迫害的殘酷程度和廣泛程度卻被官方宣傳的種種謊言掩蓋著、粉飾著,被不明真象的人們忽視著。大法弟子拋卻個人生活的寧靜,不顧個人安危,全身心地投入講清真象的洪流,是為了減輕迫害,更是為了讓人們從謊言的欺騙中解脫出來,堂堂正正地活著,是為了「真善忍」理念在人類社會受到應該受到的基本尊重與承認。

試想,一個不許人講真話、把「真善忍」和血淋淋的兇殺強行聯繫到一起宣傳的社會,真的能強大、能在國際社會得到應有的承認嗎?這樣的社會能像人們善意祈望的那樣走向光明和穩定嗎?難道我們願意自己和自己的子孫後代生活在充滿謊言和暴力的社會中嗎?難道敢於說真話、堅持說真話、堅持遵循真善忍的人不應該受到大家的維護和道義支持嗎?

望吉林市的大法弟子一同發正念清除迫害劉成軍的邪惡,使他早日走出魔窟。並在每晚七、八、九點發正念時加一念清除迫害吉林監獄被非法關押的全體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間邪惡因素。

附電話:吉林省吉林監獄:
吉林市軍民路100號(郵編:132000)
總機:0432──4881551
教育科:0432──4881511轉教育科
獄政科:0432──2409418
駐監檢察院:0432──4881515
傳真:0432──4881559

吉林市中心醫院,電話:432-245-6181
劉成軍現住在綜合療區,分機號:2558